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65|回复: 11

想你了,香兰......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3-26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农场章文 于 2019-3-26 17:35 编辑

[url=]黑龙江省香兰监狱[/url] [color=rgba(0, 0, 0, 0.298)]2018-08-09
写在前面的话
       49年了,那一声汽笛,依然会使我们泪眼濛濛,心潮起伏;
       49年了,我们记忆的窗口,依然是滚滚的麦浪,皑皑的白雪;
       49年了,牵肠挂肚的,依然是我情同手足的弟兄,是我热情淳朴的东北父老乡亲……
是怎样的一种信念啊,会让天南地北,习性各异的人聚集在
一起,叙述同一种心境,感怀同一种命运?
微信图片_20190326173233.jpg
知青在宿舍学习交流
       那里有我们的青春,有我们的血汗,有我们努力的足迹,有我们最美好的初恋。
      日子过得非常清苦,却有那么多难忘的回忆。最累的时候,前面有人接垄都让我们感动;生病的时候,一碗挂面都让我们感怀;想家的时候,互相的问候贴心的交流都让我们更加亲近;每一位战友的不幸离去,都会让我们痛彻心扉!
        都说人生六十过后,一切都看淡了,可那段岁月却越来越清晰,感谢那片魂牵梦绕的黑土地,铸就了我们的坚韧、宽容、大气;感谢东北的父老乡亲,教会我们忠诚、谦让;感谢我所有的黑龙江的战友,生命中有你们的帮助呵护和陪伴,是我生命中最最温暖的记忆!
想你

想你了,香兰
春雨绵绵的江南
思念的风铃
响在我魂牵梦绕的香兰
那里的天
飘着雪花片片
谜一股的原野
如梦如诗如烟……
向往  不舍  渴望抚爱
那些流泪的梦呓
在一片温馨中融开
我的第二故乡啊
一段未了的情怀……
        以上这首小诗和文字摘自曾在黑龙江省香兰农场下乡的杭州知青黄亚男出版的文学作品《好想回去看看你》,下面让我们跟随这些文字走进那段尘封的历史......
知青黄亚男的故事
       黄亚男在家里排行老二,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妹妹,哥哥就是知名作家黄亚洲。1969年4月14日,闸口火车站的那一声汽笛声,带走了1000多名杭州知青,其中也包括17岁的黄亚男。三天三夜后,火车把她带到了黑龙江省汤原县香兰农场(当时对外称黑龙江省五七农业大学)四分场二连。
微信图片_20190326173151.jpg
黄亚男全家照
“秋收会战”刀疤今犹在
       当年的知青来到香兰农场后,都要到基层连队从事农业劳动,他们大多都不会干农活,哭鼻子、抹眼泪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是一边学一边干,年轻人争强好胜的性格也最终让知青们对各种农活熟练了起来。当时的东北夏天泥里水里蚊虫咬,冬天冰天雪地“大烟泡”,对知青们的身心成长确实是一种磨练。印象最深的就是“秋收大会战”。“早上3点半,晚上看不见,地头两顿饭”,早上天蒙蒙亮起床出工,中午地头吃饭,经常坐在麦垛上咬着馒头就睡着了,晚上天黑才收工。每天都浑身酸痛,骨头像散架了一样。
微信图片_20190326172252.jpg
初到东北的黄亚男
        雪地里割大豆,土冻得像石块,镰刀下去会弹回来。手套一会儿就磨烂了,手指头上缠满胶带。待到收工时胶带也全磨掉了,10个指头血淋淋。第二天再缠胶带继续干。一次干活过猛,她竟不小心割断了左手腕上的动脉,顿时血流如注,最后也只是去医务室包扎缝合了一下。 她笑着说这些,我却注意到她的手腕上、指骨上、小腿上那些明显的刀疤印。
乐观地跟天地万物“斗”
       东北的冬天有7个月长,零下二三十摄氏度是常态。当地的妇女都不出门,可女知青却得“像个男人一样奋斗”。特别是生产大忙季节,背农药箱,拉除草机,每样农活差不多都是靠人力来完成。春播时水里还有冰碴,风一吹腿上全裂成一道道血口子。她怕腿冻坏,每天背着65℃的高粱酒,下水前先灌一通,“浑身火辣辣地再跳下去就不觉得冷了。”最累时到收工都挪不开腿了,女孩子甚至私下说,谁帮我干,我就嫁给他。
微信图片_20190326172351.jpg
宿舍前种“扎根树”
       在香兰农场的六年时间里,无论是春种、夏锄、秋收还是冬积肥,她从未请过一天病假,“舍不得睡个懒觉”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正如她的名字“亚男”一样,那一段农场的生活劳动俨然把她变成了一个“东北小伙”。跟天地斗,跟困难斗,还跟各种陋习斗,甚至在野外孤身一人跟狼对视,这些苦乐参半的故事里有太多无法言说的艰辛,然而她却始终微笑着面对。
一首诗让她进了大学
        凭着拼命三郎的干劲,不到5年时间,她已由普通队员升到连队指导员,和连长一起“管”上百号人。1975年,领导找到她,说她和连长只有一人可参加高考。黄亚男说了想上大学的愿望,没料到竟梦想成真。35年后她才知道名额是连长“让”给她的,连长说“应该让她去,一个女同志在农村比我们更难”,她心存感激。
微信图片_20190326173210.jpg
报考大学准考证
       “如何对待上山下乡?一个实际问题带着大问号,撞入脑海,触及灵魂。是心虚的逃避?是骄傲的回答?实践是最有说服力的检查……”考试中她写了这样一首诗,随后的面试考核更让她终身难忘。来自全国各地几十位招生负责人轮番提问,场面不亚于现在的记者招待会。”她坚持选择了牡丹江师范学院并被录取。
       毕业后,她留校任教,很快把一个高考政治全部不合格的班级,扭转为全部合格。1981年,她获准回杭,在浙江省第四建筑公司工作(现浙江建工集团)。回忆起那12年,她的诗里依旧乐观“现在我健康的肠胃,经常向当年的五谷杂粮致意”,她说从北大荒收获了坚韧,豁达,自信和善良,那是一辈子的精神财富。
微信图片_20190326172455.jpg
白搪瓷盆情结
当年的搪瓷盆
       这只大号搪瓷盆是我在黑龙江香兰农场务农时评为劳动模范的奖品,那时的产品质量很好,盆重搪瓷厚,称为双料货。因为比一般的脸盆大,装水、洗衣服特别的实用,利用率很高,几年下来碰碰撞撞都没受到什么伤害,光亮如新。
       离开农场上大学去,别的都留下了,带走了盆和我用的那把镰刀。牡师院五年,这只盆一直陪伴着我,洗衣洗被子。红油漆写的字早已斑驳了,可盆子依然白白净净的。
微信图片_20190326173220.jpg
当年下乡知青使用过的学习生活用品
       81年初调回杭州时,爸爸来信告诉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人回来就可以了,我丢下了一切可以丢下的东西,唯独一堆书和那只大号白搪瓷盆,从黑龙江一直托运到杭州。
        结婚后,有了很多漂亮的搪瓷盆,可这只白盆依然陪伴着我,期间又搬了好几回家,还是没舍得扔。
       今年在杭州过年,绍兴市的婆婆和亲人先后赶到,很是热闹,按惯例,大年夜要请祖宗的,婆婆一眼就看中了这只盆子,祭祀完了,盆被熏得漆黑,婆婆说,太破了,扔了吧。
       我默默地擦起了脸盆,用钢丝球、清洁液,用对北大荒的真情与思念,轻轻地擦、轻轻地擦……
微信图片_20190326172532.jpg
曾在香兰农场下乡的知青合影
       好想重返那块黑土地,去看一看,曾经并肩而坐的小河畔;曾经一起跨越的大壕沟,那座记忆中的小桥,是否还残留着当年的脚印?那一丛丛的野百合,是否依然会勾起美丽的回忆?
也许没人会寻找
我们成长的轨道
解读十年的坎坷
我用尽全部的诗稿
填补失落的青春
我报以一生的微笑
为你的繁荣祝福
为你的幸福祈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9-3-26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帆 于 2019-3-26 17:20 编辑

如她的名字“亚男”一样
凭着拼命三郎的干劲
解读了十年的坎坷
是用那澎湃的诗情
填补着失落的青春凝结起不屈的精神

报以一生的微笑
去感谢五谷杂粮
健康的我们挽手
一起跨越大壕沟 豪放


为你的繁荣祝福
为你的未来祈祷

那一丛丛的野百合
开满了美丽的回忆
呵,香兰,宽宏的昨天
是我们心中留存的永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3-26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帆 发表于 2019-3-26 16:56
如她的名字“亚男”一样
凭着拼命三郎的干劲
解读了十年的坎坷

谢谢罗帆老师用诗句精心解读全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园林 发表于 2019-3-26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战友故事情节曲折,回味无穷,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3-26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园林 发表于 2019-3-26 17:18
知青战友故事情节曲折,回味无穷,拜读了。

谢谢园林姐的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19-3-26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祝安康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3-27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19-3-26 22:12
拜读。祝安康吉祥!

谢谢大雁的回复。 祝健康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9-3-27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章文。这个名字太熟悉了,一个有思想有作为的知青典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3-27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再林 发表于 2019-3-27 17:50
谢谢章文。这个名字太熟悉了,一个有思想有作为的知青典范。

谢谢再林兄的超人记忆力个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6-9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这些都是最美好的回忆,实际上我对香兰农场也知道一点点,因为我家在木材厂,离农学院非常近,当年我上电视大学时老师都是农学院的,他们经常讲一些往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9-6-26 01:42 , Processed in 1.1562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