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10|回复: 5

《五十年后, 重走知青路》——(一)

[复制链接]
志成 发表于 2018-9-22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志成 于 2018-9-22 16:36 编辑

《五十年后,重走知青路》——(一)

       多少回,
       在梦里,
       追寻你,
       我曾经生活过的屯子啊  ?
       那难忘的记忆,
       已深深扎根在我的心底……!

    前几年就打算到我下乡插队,原肇东县向阳公社曙光大队(大鞠家)看一看 ,因种种原因没有成行。今年十月十三日是我下乡插队整整五十周年,无论如何我也要回去一趟 ,但因我腰间盘病复发,一拖再拖直到九月份有所好转,才与我妹夫商议找个日子我们回去一趟。我与大妹夫都是五零年生人,只不过我比他大四个月。他也是当年下乡插队的知青,巧得很他下乡插队也是原肇东县向阳公社,和我是一个公社而他在向阳公社中心大队(石家围子),我们俩相距走“毛毛道”也就十几里地的路程。于是我们就定在九月八日这一天。
    九月八日,天公作美,几天来的秋雨连绵不断,而这一天是晴空万里。大外甥开着私家车,在我的向导指挥下,出了城沿肇昌公里一路向西,过了二十七公里我叫大外甥把车停下。在我深深的记忆中,当年就是在二十七公里处下道走乡村土路一直往北走,大约走了十几里路往右一拐就是(大鞠家)了。这条路也是我五十年前,一辆解放牌大卡车拉着我们和行李下乡插队走的这条路。以后每次回家都是坐生产队里的马车也走这条路的,而今天好像有些“懵”。于是就问公路旁的一家食杂店的老板,老板说他是外地的也说不清下边的路是否到(大鞠家)。公里上车来车往也没有看到有人在路上啊?可巧一个开着农用小三轮车的农妇从这条路上来,我向她打听她说:“对 !是这条路,但可不好走了,也没别的路哇?就得走这条路“。大外甥讥笑我,“你不说你能找到吗?现在咋还不相信自己了呢”?是啊,这咋还忘了呢?
   挑了车头顺着这条路往北走,这条路是真难走哇!坑坑洼洼,坑里全是水,大外甥只能是沿着老车辙走,车上溅满了泥。在我的记忆中虽然是乡村土路,但是很平坦,就是车辆一过后面卷起全是尘土,俗称“扬灰道”而今天是水泥路”,五十年后还是这个样啊?车子走出有五六里路太难走了,大外甥把车停下想用手机看看导航图,可惜信号不好,找个人连打听问道都没有,真想把车掉头往回开。这时,后面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因为道不好走后面驮一个人只得下来走,他们是到大鞠家喝喜酒的。一问他们说你们已走一半了,只得往前走。他们一个人坐上我们的车上,为我们当”向导“。
   车子在摇摇晃晃颠簸中终算到了。眼前看到的(大鞠家)这条“中央大街”已完全变了模样。以前是土路,一到雨天泥泞不堪,现在一条笔直的村村通水泥板路贯穿屯子的东西,两边的房子都盖起了砖瓦房,过去的泥土房基本“绝迹”。要交代的是曙光大队(大鞠家)一共五个小队都在一个屯子里,所以(大鞠家)东西有三,四里长,这也是我们戏称“中央大街”的“理由”。我们把车子停在路边,看着曾经熟悉现在非常陌生眼前这景象,不知上那儿找我当年的“知青点”。而此时正好迎面来了一位六十左右的农妇,我向她介绍我并说明来意,她非常确切的说,“知青点”有个姓向的,我就是四队的咱们一个队。原来这位农妇叫高淑清,今年六十五岁是四队的社员。这当儿围来几个人,一提起也都是四队的,我谈起了过去的事儿,虽然有的不到六十岁,但他们“知青点”的印象还是很深的。我向他们讲起我刚下来,为了好好表现第二天早上三点多就上工了,正赶上“打场”,我记得是一个小个的人教我怎样“翻场”,人很热情也很开朗,姓什么?我在“翻着”脑海里的记忆,姓杨,姓高?而在场的农民兄弟说可能是杨庆贵吧?有位眼尖的往远处一指,那不就是他吗?他来了。说话间他已快走到我的跟前,一抬手指着我说:“你叫向成志” ! 五十年了,这突如其来叫出我的名字,我真的不知说啥好。其实,我下乡插队两年多,在生产队,在“知青点”也不过是四,五个月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生产队“派外出工”和在县城里“搞副业”。我没种过地,没铲过地,没收过地,只是刚下去时“打过不到一个月的场”和在春天时候与生产队的电工用机井浇过十几天的地。五十年过去了我这样一个“无名鼠辈“在农村呆的时间并不长,他能准确的叫出我的名字,真是让我从内心感动。交谈中他说他今年已七十二岁了,但这位农民兄弟看上去不像。我的话茬当然说起“打场”的那些事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你的那顶“狗皮帽子”,他更正说:“那是狐狸皮的”。为什么我对帽子印象最深刻呢?因为那个年代比现在冷的多,冬天零下三十多度非常正常,一早起来三点多钟就干活,也正是一天最冷的“狗呲牙”,所以有一顶即暖和又轻便的帽子尤为重要。我们唠得正浓时从东边又走过来一位农民兄弟,他见我第一句话:“当年你带我在你们县城的工人医院看过病”,这突然的问话让我 有些找不到“北”,我向他抱歉,这事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握住他的手我眼里“泛”出激动的泪花,多么朴实的农民兄弟啊!我只作了那一点点小事,他记我五十年而且还在记着。只可惜当时是光顾着说话还是激动的过了头,我根本就没问他的名字。而一向腼腆的大妹夫也与农民兄弟交谈起来。大妹妹没有下过乡,但她也好奇的问这问那,看到一处农家院的院子里盛开的花朵,爱美之心拍起照了来。看准时机大外甥抓拍了很多我与农民兄弟交谈中的珍贵镜头!
   非常巧合我们停车的位置就是“知青点”后边的村“中央大街”,而相邻东边就是我们的第四生产队。热心的农民兄弟带着我寻找“知青点”的“遗址”,现如今“知青点”的房舍早已没了踪迹,这里已是一农民的菜地,我只能在这块菜地上拍了一张照片,这是我五十年后在没有“知青点”房舍“遗址”处留下的一张永恒的纪念照。接着他们带我看四队的旧址,如今还能看到摇摇欲坠的几间“残垣断壁”社房子 ,在秋风中“呜咽”着诉说昨天的故事。在一处“知青点”到四队中间的“大坑”边我们停了下来,这个“大坑”是我从“知青点”到四队上工的必须经过的地方,也是我此行五十年后看到唯独没有变化的一处地方。(这个“大坑”是当年农民扒炕抹墙取土地)我们在“大坑”边讲述“知青点”里的男男女女,讲述生产队里的张三李四,讲述这屯子五十年来的变化。我也向他们“坦白”我曾经与“男知青”晚间去偷生产队瓜地里的瓜的“偷盗行为”,听完后大家哈哈一乐。而我向他们提起生产队里的电工,他们说他叫张左礼现已搬出这个屯子了,很是遗憾。而后,我向他们讲述:有一年刚过完年,我和五队知青小孙回“知青点”,但知青们都没有回来就我俩,是一位五队的农民兄弟把我们领到他家吃的饭,吃的是又黑又酸的酸菜馅的大蒸饺,那时的白面少,肉也就那么一丁点,纯粹的一个“酸菜娄”,可这顿饭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多也最香的一顿饭,返城后照着包了几次都没吃出“那个味儿”,时至今日也没有找到当年吃过的“那儿个味”!我也不知道他叫啥?姓啥?知青小孙也联系不上,真想当面好好谢谢他。我在记忆中他家在我们“知青”点西边住,确切的位置我也不知道?因为不是我们一个生产队的,我又提供不了姓啥,非常遗憾,只得作罢!
   时候不早了,我们还要返回向阳公社中心大队(石家围子)去寻找我大妹夫下乡插队的”知青点”。我拱手向他们告辞,有机会我一定再来  !祝福你们——再见!
              ——(待续)

《追寻》

曾几何时?
你在我的梦里
你在我的脑海里
挥之不去!

五十年后
我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
而这片曾经熟悉的土地
是那样让我陌生
又那样让我情急

我努力追寻着
五十年前的记忆
眼前的变化
怎么也见不到当年的痕迹

幸运的是
我们遇到几位农民兄弟
我说出我的来历
他们竟然说出我的名字
而他们的名字我没有记起

当握手的那一刻
一股热流涌进了心底
五十年后的老手啊!
还是那样真诚有力

你带我们去看“知青点”的旧址
可惜,房舍早已没了踪迹
现如今
已是别人家的菜园地

我曾经劳动的生产队
只剩下一处残垣断壁
在秋风中摇摇欲坠
似在向我们诉说昨天的过去

我们在“青年点”的大坑旁
讲述着一个个沉寂的故事
说起“知青”的男男女女
小周,小丁还有“瘸拐李”

时间一分分走过
又唤起了我们很多回忆
要分别了,我们不得不说再见!
来日不方长
是否?还有“后会有期”……!

          (写于9月8日晚)

          ——摄影/大微:配文/志成




与农民兄弟交谈










和生产四队的高淑清在一起

与农民兄弟合影留念

生产四队的杨庆贵在一起。是他五十年后立刻叫出我的名字。

就是他拉着我的手说:“当年你带我到你们县里的工《工人医院》看过病,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他记住了五十年,还在记着!



我们三个在一起


当年解放牌大卡车送我们到曙光大队知青点走的这条路,而如今基本弃之不用变成了今天的“水泥路”。

曙光大队(大鞠家)如今的“中央大街”。

一向腼腆大大妹夫与农民兄弟交谈



我在生产四队的旧址留影留念,这处残垣断壁的社房子在秋风中“瑟瑟发抖,摇摇欲坠”,似在向我们诉说昨天的故事。

原来的“知青点”的房舍早已没了踪影,现如今是一农户的菜地

我在“知青点”的“遗址”处留影

在知青点旁边的大坑边讲述过去的故事。



在一农户前留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9-22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年后我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完成了一个心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8-9-22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园林 发表于 2018-9-22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是知青重返第二故乡热,欣赏美拍。仲秋节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9-23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路不远,时间久,当时是小伙,如今花甲人。面目全非寻旧梦,贵在一片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鹏影视 发表于 2018-9-24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年前的日子历历在目,不忘当初,情深意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0-17 19:58 , Processed in 1.09375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