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43|回复: 7

第一次回访库尔滨轶事

[复制链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9-2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范学新 于 2018-9-2 10:03 编辑

      第一次回访库尔滨轶事

   今天是6.18,是毛主席亲自批示建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0周年,也是我们下乡50周年,是一个难以忘怀、值得纪念的喜庆日子。我回想起16年前首次回访库尔滨的往事,记载下来,以作纪念。
   1994年10月29日,我在逊克农场调研期间,时隔16年之后第一次回到了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原兵团一师四团所在地库尔滨,拜见我的老领导韩明武副政委以及66.3转业的父老乡亲。
   我在四团十年间,在库尔滨老团部工作过七年,当过工程连战士、机关食堂司务长、军务股参谋、组织股干事,在这里成的家,可以说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成家立业”的最关键、难忘时刻,有过许多刻骨铭心的故事,叫“魂牵梦绕”实不为过。
   回库尔滨,我第一个想见的人是韩明武副政委。他是当年率领66.3官兵从沈阳军区转业到库尔滨的大校,身材魁梧,为人忠厚,处处显露出军人的独特气质。在团部工作期间,我大多数时间都在他手下,得到他的言传身教,亲切关怀,受益匪浅。他退休后,先到哈尔滨的姑爷家居住,后来又回到老地方。但此时的他已经因患糖尿病而截肢,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我登门拜见老领导,并用我的车请他出席聚餐。他开戒喝了近一两酒,那里盛的都是满满的深情。这一次居然成了诀别,两年后他就默默无闻永远地离开了。
   那一次,还是闫祥任四分场场长,他召集所有我熟悉的老战友在原来团部“工字房”会议室开了个见面会,坐了满满一屋子人。我自然要讲几句,感谢第二故乡父老乡亲的关怀培养,表表我力所能及回报家乡的决心。但在那一刻,我望着一张张熟悉而久违的面孔,刻满岁月沧桑的脸庞,后勤处副处长王玉权、修配厂场长张万林、一连连长孙殿才、电影放映队长刘宝林、九连连长闫祥、加工厂指导员董连河、17连副连长宋泽礼、卫生队大夫胡忠礼……,脑海里涌现出当年一起工作生活的过往和友谊,已经热血沸腾,眼泪湿润了双眼,所有的话提到嗓子眼却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心动语迟,不能自已。过了好半天,我才缓过劲来,勉强讲了下去,却怎么也无法平复下来,恢复正常的状态。这种状态,在我的记忆里是唯一的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语言在这里显得如此苍白,心底的感情是很难用言语表达的。
   来到第二故乡,感受最大的是这里随着管理体制的变化,落后了,破败了。中心大路依旧是当年的砂石路,我们亲手栽种两侧的大杨树被砍伐光了,原来整齐划一的住房弄得里出外进、杂乱无章,原来的标志性建筑——修配厂、俱乐部、老团部“工字房”等都变样了,基本荒废了,尽失往日的风采。整个团部地区显得冷冷清清,毫无生机。这种场景令我困惑心痛,这大概就是改革的代价?
                    (写于2018年6月18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9-2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在这里成的家,可以说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成家立业”的最关键、难忘时刻,有过许多刻骨铭心的故事,叫“魂牵梦绕”实不为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团部冷冷清清,毫无生机?我们农场场部建了很多楼房,大变样.只是我们的分场和你们团部一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9-2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9-2 11:05
你在这里成的家,可以说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成家立业”的最关键、难忘时刻,有过许多刻骨铭心的故事,叫“魂 ...

谢谢关注!我们团部的情况比较特殊。原来是一师四团,后缩编为独立二营,兵团撤销后又变为东山农场,接着与逊克农场合并变成四分场,现在则为逊克农场第四管理区。体制的不断变化,规格一降再降,成为被遗忘的角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9-3 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9-2 11:59
谢谢关注!我们团部的情况比较特殊。原来是一师四团,后缩编为独立二营,兵团撤销后又变为东山农场,接着 ...

所有的总厂都今非昔比了,分厂还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9-3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9-2 11:59
谢谢关注!我们团部的情况比较特殊。原来是一师四团,后缩编为独立二营,兵团撤销后又变为东山农场,接着 ...

原来如此,分场都要取消,往场部合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8-9-3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兄,是兵团农垦一段历史的鉴证者,弥足珍贵。郑加真是老一辈,我见过,不知近况。盼读你的新作!握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9-3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9-3 07:27
所有的总厂都今非昔比了,分厂还不行。

垦区实行的是“撤队建区”改革,原来的生产队全部撤销变为作业点,分场原则上全部撤销变为管理区,人口向农场场部集中。现在这项改革已基本完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9-3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帆 发表于 2018-9-3 09:06
范兄,是兵团农垦一段历史的鉴证者,弥足珍贵。郑加真是老一辈,我见过,不知近况。盼读你的新作!握手……

谢谢老弟的美誉佳评!郑加真现在年龄大了,不知近况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9-19 14:46 , Processed in 1.21875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