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56|回复: 4

《知青岁月》里的“历史回忆”——19《知青生活是奠定我人生道路的第一块基石》...

[复制链接]
宝泉岭老顽童 发表于 2018-7-19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岁月》里的“历史回忆”——19
   知青生活是奠定我人生道路的第一块基石
张丽欣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批批怀揣朝气和梦想的年轻人,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来到广袤陌生的黑土地。在那里,他们战天斗地,百折不挠,把火热的激情和汗水挥洒在祖国边陲那曾经荒芜凄凉的土地上,他们用青春甚至是生命诠释出“艰苦奋斗、勇于开拓、顾全大局、无私奉献”的北大荒精神。我无比怀念,深深感恩40年前那段难忘的艰苦岁月,她赋予了我质朴坚韧、热忱无私、自强不息、不畏艰难,敢于担当、乐观旷达的性格特点。锤炼出我们这代人报效祖国、对党忠诚、对群众热爱的坚定信念和甘于奉献、勇于牺牲的精神品质。
          自力更生过生活关
1975年夏天,刚满17周岁的我高中毕业,作为学校团委副书记,第一批带头报名到黑龙江省国营建边农场当一名知青。满怀着对农村美好生活的向往,带着到祖国边疆建功立业的志愿,每天盼望着早点出发,投身到火热的革命生活实践中去。9月初,出发通知发到家中,带着父母和家人的叮咛和嘱托,开启了我的知青生涯。然而,让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农村生活竟与我的想象大相径庭。
  住地窨子:建边农场位于黑龙江省嫩江县境北部,地处小兴安岭北部余脉,因居于祖国边疆而得名,意为“建设边疆”,是黑龙江垦区最北部的农场之一。当时交通十分不便,从哈尔滨要坐一宿火车到嫩江县,然后换乘汽车走260多里盘山路才能到农场,再从场部坐拖拉机走20多里来到了我们的“新家——建边农场5连”。说到家,其实就是在一片荒郊野地里临时挖建的地窨子,不但阴冷潮湿,而且没水、没电、没厕所。在家时住楼房、用煤气、室内厕所,生活条件比较优越,怎么也没想到这就是我们将要面对的知青生活。记得当天晚上,我们同去的一个女生看着眼前的情形哭了起来,结果大伙都被她“传染”了,几个女生一起哭。我当时是最小的,一时也有些发懵,但是很快想起临别时父亲嘱咐的话“人生道路不会总是一帆风顺,遇到困难要学会坚强,要照顾好自己”。我想我要勇敢地面对现实,于是我鼓足勇气对她们一个劲地又劝又说,直到大家平静下来,那天我们睡觉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农场10月份就进人了漫长的冬季,来自各地的青年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严寒。我们连大约100多人,有来自上海、天津、宁波、温州等地的知青。几个知青商量在地窨子里盘上火坑冬天取暖,在老乡帮助下,大家一起动手很快火炕就盘好了,到了夜晚大家轮流值班烧炕取暖。地窨子阴冷潮湿不保暖,到了最冷的三九天,十几个人挤在一铺炕上,戴着棉帽子,穿着大头鞋和衣而睡。第二天早晨起来,眉毛和帽子两侧挂满了白霜,地上的水缸和脸盆里的水都冻成了冰坨。
  破冰挑水:我们住地附近没有水源,每天都要去三里外的小河挑水,我们俩人一组轮流负责。农场的冬天特别寒冷,挑水时要从冰上砸出的冰窟窿中取水。结冰的河面很滑,打水时需要用很大的力气,而且稍不留神就会摔倒。刚开始时由于掌握不好扁担的使用窍门,肩膀被压得酸痛不说,好不容易打出的两桶水,经过一路颠簸摇摆,回到宿舍往往只剩下小半桶。可以说,每一滴水对于我们来说都格外珍贵,我们知青虽然都是城里的孩子,过去的生活条件都比较好,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水来之不易,从没有人大手大脚浪费。到今天,当过知青的这代人还依旧保持着俭朴和节约的生活本色。
  架线接电:由于这里是新建的农场,我们的“新家”没有电, 要架电线杆到20多里外的场部接电。于是到农场后我们接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挖坑架电线杆。每两人一组,我和另一个女生分到了一组,工作标准是每间隔几十米挖一个基坑,每个基坑一米见方。冬天的荒原土地异常坚硬,镐刨在地上只有一个小白点。刚开始我们两个女生费九牛二虎之力一天也挖不出桶大个坑,稚嫩的双手半天就磨出了水泡,每次用力都钻心地疼痛。慢慢地水泡变成了老茧。两个多月以后,我们居然也挖出了百余个基坑。当架好的电线杆接上电线,我们宿舍的电灯点亮的那一刻,别提我们的心里有多敞亮了,大家跳着脚兴奋地拥抱在一起。几个月下来,我们这些知青看到自己亲手打造起来的小家,从无到有、从简陋到完善,逐步过上了自力更生的日子,内心深处竟然对自己产生了几分钦佩,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觉得自己原来是这样了不起,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竟然让我们逐一做到了。
      苦中有乐过本领关
  生活基本安顿下来后,我们又接到了新任务,开始了紧张而又忙碌的农田作业。
大田作业:开春以后我们开始了大田播种。北大荒肥沃的土地一眼望不到尽头,我们连队的耕种面积非常大,每块地拖拉机需要一个上午才能往返一次。男生负责垦荒播种,女生负责种菜、除草和施肥。每天天不亮我们就坐马车下地干活,天黑了才能返回住地。夏锄时每人每天两条垄,上午一垄,下午一垄。记得有一年夏秋季节, 连续下了几天连阴雨,收割机康拜因进不到地里,眼瞅着小麦和黄豆让水淹在地里,看到国家财产要受到损失,我们连里组织起青年突击队进到地里抢收。当时我还不太会使镰刀,动作不到位,一不小心就割到了腿,再加上一直弯腰,一天下来腰说什么也直不起来了。由于不熟练,动作很慢,被老知青落下很远。后来我主动请教学习,才知道如何用力,采取什么样的姿势都有学问。几天后,我的进度就上来了,当时感到很骄傲,觉得学会干农活,才是真正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才是真正为祖国边疆建设做贡献,于是我越干越来劲。
  晒黑皮肤:其实大地里干活还要过的一道关就是太阳晒和蚊虫咬。夏天大地里的太阳特别毒,每个人都晒掉几层皮,瞎蜢、蚊子叮的我们满身大包,一拨接一拨,身上红肿一片。听当地人讲有时还会出现野狼。因此,我们下地干活的时候即使天气再热,也是全副武装,和老知青们黝黑的皮肤、强健的筋骨形成强烈的反差。后来渐渐地在老知青们榜样作用的带动下,我想要是这点苦都吃不了,更何谈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于是每天的田间劳作成了我锻炼毅力、增强本领、学习技术的最好课堂。坚持下来能吃苦了,筋骨壮了,不久我就和他们一样黝黑结实了。那时每天中午连队送饭到田间地头,基本是馒头和土豆白菜汤。记得一天中午,我刚张开嘴,两个苍蝇就飞进嘴里,我竟连苍蝇带汤一起下肚了。现在回想起年轻时候那段热乡热土、酸甜苦辣的艰苦生活,依旧感触很深。艰苦的农村实践确确实实锤炼出我不怕困难、敢于拼搏的顽强意志。
  颗粒归仓:秋收时节,麦浪滚滚是农场最美的时候,也是农场最繁忙的时候。男知青们每天天不亮就要下地收割庄稼,女知青负责在场院晒粮、扬场、装麻袋,帮男知青扛麻袋搭肩,这活看似简单,实际上劳动强度很大,百十斤重的麻袋,每天也要抡几十个,一天下来,别说人整个成了个土人,胳膊也肿得抬不起来。半个月下来,我们锻炼的力气大多了,也能学着男知青的样子扛起50多公斤的麻袋,就像电影中演的那样,在跳板上能踩出节奏来,那时候的感觉真就是一个人只要努力,什么困难都能战胜,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
        历练成长过作风关
当工作队员:1976年春天,中央决定在全国开展党的基本路线教育,我们农场也成立了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我被抽调到农场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驻二连工作组。这个连是当时整个农场最大最好的连队,在工作基础、生产规模和连队作风各方面都很过硬。到工作组后,我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尽快进入角色。一方面做好整理会议记录,起草工作简报等项工作;一方面深入连队和知青们开展学习研讨和谈心等活动。那段时间,作为一名小知青,我真是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接触到了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的思想理论教育等方面的工作,进一步加深了对党的基本理论的学习和理解,对群众工作方法的了解和掌握。特别是在工作中能够经常得到身边的长辈和领导的指教,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等全国各地的知青天南地北地讲他们的见闻,开阔了我的眼界。老知青的好思想、好作风带动影响了我,个人的学习意识、思想作风和工作能力得到很大提升。记得一次在下连队时,不小心把脚崴了,脚面肿起老高,大家让我回住地休息。我怕影响工作,硬是坚持拄着拐直到顺利完成工作任务。1977年初,我又被抽调到九三局驻嫩江农场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半年后基本路线教育工作结束,我从工作队返回了农场。1977年6月,我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当妇女队长:回到农场后,正赶上我们连的妇女队长返城了, 我被任命为连队妇女队长。我们连的女知青有30多人,第一次领导这么多人,生怕有什么闪失给工作带来影响,于是我就找几个经验丰富的老知青向她们请教,并听取了她们许多好建议。记得1978年的春季来的很晚,播种时节短,我把队里的女青年组成突击队参与抢种。时间不等人,我们几班倒,人不歇机器不停,20多天的播种期,我们仅用半个月就抢种完毕。秋收的时候,活多劳动强度大,为做好后勤保障,组织女知青到伙食班帮厨。农闲的时候,为了丰富活跃知青们的业余文化生活,组织女知青出板报,自编自导自演文艺节目,活跃了连队的业余文化生活。
  知青情深:在下乡的日子里,知青之间的互相帮助和互相鼓励是渡过生活难关的重要支撑,在生活中磨练成长的知青们格外懂得关心他人,格外珍视大家之间的友谊。记得那时进入冬季,大家从紧张的农活中逐渐放松下来,开始策划着过年回家的方案。当时城市物资匮乏,尤其是白面是很难吃到的,而我们农场盛产面粉,几乎每个知青春节回家过年都会带上一两袋50斤装的面粉。回家的行程往往令人十分头痛,作为一个女生,要想独自回家几乎是不可能的。路途远、行李重、火车挤,这时候真是体现知青友谊的时候,我们五六个要好的战友结伴回家,男生负责扛面粉、女生负责拿行李。可是由于火车上的人群过于拥挤,几个身材强壮的男生都无法挤上车,于是他们把自己携带的面粉和行李全部扔下,帮我们女生上车后,他们再从车窗爬入车厢。当时火车的速度特别缓慢,车厢内过道旁、座椅下、甚至是行李架上都是人,男知青把有限的座位留给女生,自己则站一宿,同行的战友互相帮助,没有叫苦喊累的。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第二年,为实现心中的梦想,我参加了高考,高考揭榜的时候我是建边农场上千名知青中考上的4个知青之一。
  时至今日,回想起那段上山下乡的经历,仍然历历在目,恍如昨天。高高的白桦林,潺潺的小溪水,冬雪中的泥草屋……我们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北大荒。虽然面临生活条件艰苦,劳动强度大,精神生活贫乏,年纪小思念亲人等诸多困难,也许生活在当代的年轻人无法想象和难以承受,但正是那段难忘的岁月为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它奠定了我今天在工作岗位上不怕艰难、敢于攻坚、砥砺前行的工作作风,奠定了我与人民群众心心相印的真挚情怀。尽管我多年没有回过农场,那里可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许已经让人无法辨认,但是她始终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她使我懂得什么是艰苦、什么是忍耐、什么是付出、什么是担当、什么是收获。有了这段人生经历,再苦再难的事情也不能打垮我的意志,因为我的根已经被深深烙上了北大荒的印迹。
   (作者系中共哈尔滨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7-20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好这三关很不容易.有了这段人生经历,再苦再难的事情也不能打垮我的意志,因为我的根已经被深深烙上了北大荒的印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7-20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美文!谢谢顽童兄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秋兰 发表于 2018-7-28 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宝泉岭老顽童精彩详细的美文报道。让我们再一次回首往事,回眸历历在目。辛苦了!祝你健康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8-22 01:31 , Processed in 1.21875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