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700|回复: 18

江城五月满丁香

[复制链接]
吴永大 发表于 2018-5-29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过程是美丽的 于 2018-6-4 14:24 编辑

                                              江城五月满丁香
                                                                                 
                ——“文学芬芳夕阳人生”文友群第20次聚会活动散记                                                               
                                                   吴永大            

       2018年5月18日,出现在“文学芬芳夕阳人生”微信群上有一则《通知》:“我们曾经与春共舞;我们曾经与夏同狂;我们曾经与秋同醉;我们曾经与冬共沉思……春夏秋冬,秋冬春夏,文友们吟唱着读书思考勤奋笔耕的心曲……季节的轮回中,我们芬芳家园又迎来了第20次相聚的美好时光!时值夏花烂漫好时节,让我们满怀原创分享的热望,在文字徜徉中芬芳夕阳人生、在原创分享中抒发夏日花样情怀……”
    我其实不是“知青”,也是冒牌“文友”,我倒算是一个热心的勤快老头。我这个勤快老头自2010年10月31日算起至今,与哈尔滨部分知青建立了深厚的友情。8年来,我先是在《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上写些杂感之类的帖子约有90余篇,成为银牌会员。2014年5月5日,我应约参加了再林组织的《哈尔滨知青网》“诗词歌赋诗会”;5月7日,我写了博客《知青盛开青春花》;2014年4月18日,我和部分知青参加了松花江第三届“开江节”,4月20日,我写了博客《松花江水徜徉流去……》;2016年4月9日,我参加了“文学芬芳”活动,写了一篇活动报道《小花瓣儿长啊长》……
    自我参加《文学芬芳夕阳人生》的活动后,我发现,群主魏秀玲对每次活动都安排得十分认真,有活动计划、有日程安排,有具体要求、有分工名单、有座谈总结,人人欣然而来,个个满意而归。参加人员与日俱增、活动内容日益丰富、活动形式逐渐多样、场地氛围分外温馨。每次活动下来,我都深受感动和教育,令我感慨多多。截至这第20次活动,我似乎已经参加有十来次了。这些活动对我是极好的修炼和极佳的激励。
    夕阳却去迎朝日,江城五月满丁香。5月28日清晨,当我还在睡眼惺忪时,阳光早已吝啬地躲起来。当我照样意气风发行走在车水马龙时,环卫工人完满地结束了他们最早的城市洗漱清理,哼着自己最得意的自由式小曲,低吟着他们心中的情,又将开始新的城市的美容……当我精神矍铄当步行在被梳理的大街小巷,沿街一排排丁香树扑鼻而来,默默地散发着诱人的丁香,久久地不愿离去!此刻,我是那样珍惜晚年的每一个步履,尽情地享受这丁香的淳朴,这时代创造出来的哈尔滨的美丽景象;何况,更多的美好正在用灿烂的锦缎在我们的前面铺开、延伸不断……
    这是一次有多人参加的难得的文人大聚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的确是一次作家、诗人、书法家、评论家等大腕名家,以及老中青文学爱好者的“群英会”。
    本次的聚会安排在海河路8号,“乐万家果蔬店”身旁、门顶上方高悬七八十盏喜庆的红灯笼。门楣上的“珑悦酒店”中,一个“悦”字道出了我们对此次聚会的热切期待。渐渐地人员聚齐。此刻,一阵少不了的“寒暄”仪式把聚会的花苞放飞出来了……
    王立佳姊妹中,那位姐姐曾经被绝症煎熬多年,终于用自己超人顽强的意志力战胜病魔的今天,已经早已走出当年疾病的困扰时,开始了她明媚晴朗的新生活。她俩说:“心藏大爱的王元勋们,“像春天的细雨滋润着每一位受益者的心田。大爱之火熊熊燃烧,感染和温暖着无数人……我会以知青的名义,用你们的精神去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手拉手,心连心,让爱的花朵开遍祖国大地,芬芳世界每一个角落。”如今,姊妹中已经有一位勇于担负光彩的主持人角色,热情激昂地站在前面开始了她的新角色。在她对本次聚会的一番美丽的称赞的话语后,参加这次聚会的22名文友意气风发地齐声高唱《最美不过夕阳红》,氛围是那样健康、那样进取、那样旺盛,那样高昂。
    紧接着,74岁、疾病尚未完全康复却从江北早早赶来参加聚会、人称在座知青老大哥的李再林,笑容满面地走上靠群旗的前面,开始了他的“开场白”。他在简短而热情的贺词中,对“文学芬芳”群的此次活动,对老知青、在海外成功创业的华人企业家王元勋的多年乐善好施地支持、资助知青活动、对应邀前来参加聚会的哈市作家协会的多名作家、诗人,对所有参加聚会的拥有多本著作的中青年文学作者等,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谢意。他为老夫妻俩胜利击败疾病缠身的遭际,创作了一首响亮的《生命之歌》,表达了他们对生命的渴望和追求长寿的奋斗之情。
     在这些名人大腕里,有谢幕,真名郭治军,诗人、作家、剧作家、评论家,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哈尔滨市道里区作家协会主席、哈尔滨文学艺术评论学会副主席哈尔滨作家协会副主席。他在聚会上回顾了自己当年当海军特种兵的艰险、当工人的艰难、当知青的快乐,当作家的辛苦,当党员的荣幸。他还讲了一些颇有风趣的细节,令人哄堂大笑。他特别严肃地向大家推荐了一本他与盛宏伟共同主编、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凤翚作序的、2015年5月7日刚刚出版的540页的作家作品汇集《醒狮与腾飞》,本书是他们近百名作家特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而成书的文学丛书。为此,他希望与会者当场签名,以示增强本书的留存价值。有高凯,哈作协成员、作家、诗人、书法家,乒乓球高手。他的书法颇受欢迎,利于收藏。他在会前特地为参会的人員事先准备了刚劲潇洒的7幅书法大作,其中有临摹苏轼、毛泽东等名家的词作,抢夺一空,供不应求。高凯,亦即“凯高”,为人低调,不善言辞。在热烈的欢迎声中,他憨憨地只讲了要言三五句。有郑旭东,市作协成员,勤勉多产的乡土作家。他的诗作《生活的味道》饶有生活底蕴,深刻幽默、耐人深思。经年轻女才女王丽娟——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家、诗人朗读,以低沉的朗诵,静而不显,蕴意不露,颇为含蓄,令人生发无尽遐想。她在自己的诗歌朗诵《心湖》中,同样以低沉的朗诵,平静而思绪起伏,韵味无限。于是乎,激情洋溢,诗兴大发,奋笔疾书者蜂拥身现。有林杨,市作协成员,著名年轻诗人。竹本无心朗诵了他的《本饮一江水,原来是同乡》,寓意深刻,脉络无穷,令人好读,品味纯净。有孙文,作家。他的诗作《彤霞人生诗文作画》颇有情势,平淡而出新。有张建夫,市作协成员,作家。诚如他朗诵的词《鹧鸪天•赞文学芬芳今又聚》中所言:“冰城美丽迎乡客,珑悦丰盈会友贤”、“激情澎湃抒心语,满堂喝彩涌波澜”、“紧随时代加鞭进,挥酒余晖续錦篇”。他与诗友同声朗读,声音高亢,音调爽朗,气势磅礴,催人泪下。有李春慧,哈尔滨作家协会会员,作家。
    此外,还有“文学芬芳”勤奋的老将、才女齐淑清的赞赏老知青、华人企业家王元勋,大力支持资助知青活动的大爱之德,写了《大爱之花永远盛开》;有素月流馨的诗作《初夏,我们相聚在珑悦》;有雨荷的歌颂知青夕阳的诗作《我的夕阳,是生命中的春天》:有竹本无心的朗诵诗《梦在天空,心却离不开泥土》:有吕代英的朗诵诗《畅想春天》;有园林的赞赏文学芬芳群的《赞“文学芬芳”第20次聚会》,等等。张新植(章文)听说“文学芬芳”聚会,专诚赶到这里参加聚会,并豪情满怀地即兴写了一首诗:“不清自来虽冒昧,力求一旦有原委;半个世纪大荒情,知青群里好口碑,两度宴请春城友,欢歌笑语是中北;诚请好友再叙谈,推杯换盏夜不归。”有两位退休不久的两位退休职工,参加这次聚会后感慨万千。其中,代宝玲65岁,1984年铁道兵集体转业至铁道部工程局,从事部队农场知青、机关、工程处医院、退休后到社区任主任,一直关心老年人的生活,成功地办了一个养老院,很出色,有口皆碑,受到了上级的好评;付数清69岁,毕业于哈轻工业学校机械专业、市委党校法律专业,从事共青团工作,任环保局局长。退休后义无反顾地到社区发挥余热。他们俩聆听了大家的发言后,更加坚定了今后多做有益于社会的工作信心和决心,绝不虚度年华,为社区做出更多贡献。
    群主魏秀玲近期写了一篇散文《秋歌嘹亮》。她在散文这样描述: “深秋的旷野中,挺立着一棵小白杨:细细的树干,柔韧的枝桠,枝头上挂着最后几枚小小的叶片,金黄色的,十分耀眼。她的四周是空旷的原野,在秋风野性的征服中,更突显了她在无依、无助中的那份坚韧、无畏!面对秋风轮番的横扫,那几枚叶片随风狂舞,舞姿抒发着高亢的悲怆!天宇下弥漫着她灵魂的颤栗!我,驻足在她面前,久久地凝视着她,倾听着她……我陷入深思:这世上,究竟什么是柔弱?什么又是坚强呢?蓦地,一种怜惜与敬慕之情在我心底迅速地升腾、涨满……我好担心、好担心那几枚单薄的叶片,会在我深情的注视中,被肆虐的秋风扫落。仿佛那叶片上珍藏着我美丽的梦幻,维系着我深情的寄托……
    放眼望去,有枯草的断茎被秋风刮起、又摔落。小白杨依旧高举着那几枚金黄色的顽强,与“秋风扫落叶”的严酷做最后的较量!她一定知晓:最终她将败于秋风的强劲。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此刻的她处于绝对的劣势。可她依然要拼,要拚到生命的最后一息!然后,她歌唱着,而不是哀鸣着飘落,飘落成作为秋叶的、最动人心魄的、最后的舞姿!啊,秋叶秋歌!你的每一个音符都是那么高亢嘹亮!我坚信,这样的身姿,这样的魂魄,春夏秋冬,无论哪个季节里,你都会唱响自己生命中——最嘹亮的歌!”
    文人相聚,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语,吐不尽的心肺,亮不断的歌喉,抒不止的舞姿……此刻,每处空间里都飘荡着欢乐、洋溢着喜庆和对遥远的美好愿景……聚会接近尾声。刹那间,人人举起OPPO,个个好似记者,如同接见外宾,各不相让,蜂拥直上,不肯失去任何一个激动的瞬间,不愿忽视任何一个美好的镜头……
    83岁的山峰在题为《晚年》的发言里,先讲述了他在岗的一些遭际后,详尽地历数了他晚年的收获。他以自身体会给晚年描绘了一幅画像:“驼背是我的滑稽表演,眼花是我的视力探险;白发是我的时尚点缀,脱齿是我的咬力实验;耳聋是我的选择故意,趑趄是我的另类锻炼;一旦青春归回我的心,立马呈现幸福的晚年。”他最后呼吁老年人:“年龄可以老去,但晚年要活得精彩!我但愿每一个人的晚年都是幸福的晚年。”这句话也许可以为本次聚会画一个圆满的惊叹号吧?
有诗为证:
        
文人墨客聚一堂,燕舞莺歌好时光;
         激扬文字话崛起,满腔豪情迎朝阳。
         天南地北看华样,晚年依然怀理想;
         伏枥老冀志万里,与国同步奔小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浪淘沙 发表于 2018-5-29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出手不凡    受益匪浅    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5-29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刀不老,人间奇迹,楷模无愧,标杆永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5-29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芬芳,昂然向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园林 发表于 2018-5-30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永大老师宝刀不老,八十多岁头脑清晰声音洪亮。是我们文学芬芳群的榜样,是我们的良师益友。能与永大老师为武,是我们的荣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5-30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场章文 于 2018-5-30 12:15 编辑

数次见永大先生 ,为什么不说老,因为他依然思维敏捷 ,开口成章,一丝不苟,更不用说知识渊博,德高望重了!他能加入到知青团体里来,证明了他对知青群体的认可,我们从他的身教言传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在年龄上 ,他是我们的师长,在交谈中,他又成了朋友,成为忘年交。再林兄长我十岁,永大先生长再林兄十岁 ,很凑巧,很有趣,我们合影留念。

永大先生84,再林老兄 74,本人 6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雨荷 发表于 2018-5-31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永大老师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他勤勉好学,虽然年事已高,却活跃在教育下一代和我们知青的队伍中,每当我看到他的身影,聆听到他的文学作品,都会肃然起敬,他用自己的言行,为我们树立了活到老、学到老,永发余热的典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过程是美丽的 发表于 2018-6-4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永大老师,因为这几日一直忙于外孙的各种活动,至今才为您的报道写回复,深表歉意!
    怀着深深的敬意拜读您的每一篇佳作,每次都被流淌在字里行间的人品文品之芬芳而倍受感动!一连几次了,只要您方便参加聚会,文学芬芳原创分享聚会报道的主笔都由您来承担。而且报道的速度均为当天夜里完成,报道的水平均为上乘之作。这篇报道依然。文友们深深地感谢您,不辞辛劳,用心用情为我们的原创分享聚会撰写出这么全面、客观而有深意的报道。一声谢谢,不足以表达文友们对您的感激之情!来日方长,让我们珍惜每一次在一起学习升华自我的机缘吧。顺祝永大老师和嫂子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每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园林 发表于 2018-6-4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12.girtu.com/post/show/5b14e6761ac18f1f7cc01b84
给永大老师主题帖发几张照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齐梦 发表于 2018-6-4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齐梦 于 2018-6-4 16:40 编辑

永大老师感人至深的报道,又把我带回到我们欢聚的那天。永大老师提前来到会场,关爱着每一个群友,与每一位与会者握手交谈,如兄长,胜亲人。永大老师年轻人一样,充满活力,充满激情,更充满大爱之心。永大老师耄耋之年,仍坚守在关心下一代的工作之中;别人说话,他总是侧耳倾听;每次活动之前,他都做了充分的准备;活动结束,他又及时的报道;他的浩然正气,影响着孩子们对严谨的家风恪守不渝;······。永大老师是他们那一代最杰出的知识分子,是我永远的学习榜样。有永大老师这样的朋友,深感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1-14 11:06 , Processed in 1.14648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