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76|回复: 15

凡人逸事(1)—— 改变命运的航程

[复制链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5-11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范学新 于 2018-5-11 10:40 编辑

                           改变命运的航程
   1968年初,文化大革命的书生造反运动高潮已经低落,学生们开始从狂热走向颓废。我寒窗八年的母校—哈尔滨六中的校园,早已是遍体鳞伤、满目疮痍。教学楼人去楼空、门可罗雀。不少学生痿缩在宿舍楼里,有的谈情说爱,有的装配半导体收音机,有的下象棋、围棋,有的一边拉着二胡《二泉映月》、《病中吟》、一边情不自禁、泪流满面,我和几个同学则天天去松花江游泳打发时光……,整日无所事事、荒废青春年华的阴冷气氛笼罩着整个校园、家庭、社会。
   四月初,兵团开始到哈尔滨招收学生。我想:这种无聊、窒息的生活早该结束了!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下乡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更不可怕。于是,我在班里第一个报名下乡。5月23日,六中第一批同学下乡到库尔滨启程,我因与同学在阿城玉岗公社“宣传毛泽东思想”而错过了时间,只好等待下一批吧。在等待期间,我背着家人办好了“三证”(户口、粮证、副食供应证),班里的好友特地为我打了一个木箱,李荣春同学赠我精装笔记一本、并赋诗《沁园春》一首。一切准备就绪,整装待发。
   7月5日一大早,六中、三十九中、五十九中等200多名学生统一在香坊公社集合,举行隆重的欢送仪式,仅我们学校的同学就有一百多名。我们胸戴红花、红心,手捧“红宝书”,满怀激情、满怀理想,登上军用卡车,像新兵入伍一样向哈尔滨火车站进发。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道路两旁挤满了欢送的人群。一路上,不时有学生的亲友奔向军车,亲切握手、赠送礼物,挥泪送行。登上列车不久,我惊愕地发现二妹翠莲赶来送行,哭得像泪人似的。在大家的劝解下,大部分送行的人陆续在松浦站下了车。列车徐徐开动,车下的人哭成一片,久久不肯离去。
   当天晚上,我们在佳木斯下了火车,换乘东方红18号客轮去库尔滨。第二天早上,轮船就要出发了。一群赶来送行的同学非要再送一程,纷纷跳入松花江游上轮船,依依惜别的同窗情谊化作倾盆热泪,溶入滔滔东去的松花江中。
   东方红18号是一艘大型蒸汽机客轮,靠船两侧的两个水轮和船尾一个十几米高的大木翻轮驱动。船舱可载客300多人,分为四层,下三层是木板通铺和单间,顶层是观光平台,我们都打开铺盖,住在通铺上。据船长说,18号速度很慢,顺水每小时二十五、六里,顶水只有十七、八里,到库尔滨至少得五天五宿。库尔滨、哈尔滨,一字之差,不知差在哪里。我们要去的库尔滨在那里、有多远、什么摸样,谁也不知道,谁也没有问过。18号冒着浓烟,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随着木翻轮扬起高高的浪花水雾和哗啦—哗啦地翻转,缓缓地离开了佳木斯港。
   从佳木斯到同江三江口,松花江顺流而下,两岸是开阔平坦的三江平原,满眼稻谷飘香,水草丰美,一派塞北江南的绚丽画卷。经过大约一天半的航行,18号到达同江。松花江与黑龙江在这里汇合,三江口水域辽阔,黄水与黑水泾渭分明,蔓延几公里。同江当时只是一个边陲小镇,低矮破旧的砖房草房、杂乱狭窄的街道,只有港务局算是象点样的地方。船在这里停靠,加油、加水、购物,休整。
   7月7日下午,轮船离开同江,沿黑龙江逆流而上。这里已是中苏两国的边界,左岸是苏联西伯利亚大平原,右岸是我国松花江与黑龙江冲积形成的三江平原三角洲。船过名山,江道逐渐变窄,进入小兴安岭山区,速度明显减缓下来;再过太平沟,清澈的江水九曲十八弯,两岸更是山高林密、丛林叠嶂、景色万千了。在这界江上,中苏两国的船只穿行如梭,闪灯要道、鸣笛降旗,彬彬有礼。船只沿着两国共同勘定的航标航行,忽而靠近左岸,忽而奔向右岸,划出一个又一个“S”型。偶尔与苏联的客船相遇,人们都用异样的眼光审视对方片刻,转而热情地招手致意、互致问候,我们为学过的俄语第一次派上用场感到格外欣慰和兴奋。这时的我们那里是在开赴“反修前线”,更像是在做一次长途的观光旅游。
   旅途漫漫,扁舟孤旅,但船上的生活却丰富多彩。伙食调理花样繁多,顿顿都有美味佳肴。轮船时而停靠采购山特产品,时而招呼渔船摄取江中猎物。兴安岭上的野兔山鸡、蘑菇猴头,黑龙江里的三花五罗、鳇鱼虫虫,全是价真货实的绿色食品,让我们这些没有出山的城里人大开眼界、大饱口福,着实“铺张奢侈”了一把。轮船顶层的观光平台成了我们的演出舞台,样板戏、三句半,舞蹈、合唱、二人转;打竹板,诗朗诵、魔术、相声、绕口令,样样动人心弦,个个身手不凡。从早到晚,精彩不断,时间过得特别快。大家似乎一下子从“文革”的喧嚣中解脱了出来,忘却了尘世上的一切,超越了时光隧道,置身于世外桃源之中,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好。
   过了太平沟,就基本出山了,西伯利亚大平原又展现在我们面前,小兴安岭北麓也平缓了许多,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船到朝阳镇停靠小憩。朝阳镇是嘉荫县所在地,一片低矮的茅草房座落在黑龙江畔的斜坡上,一层烟雾徘徊笼罩在晴朗的上空,没有一点城市和现代气息。不过,这里的西瓜却清脆甘甜、滋润可口,是城里很难见到的,也是嘉荫留给我的唯一好感。大家开怀畅吮,饱餐一顿。有的同学吃得太快过猛,直不起腰来,差一点误了上船的大事。伴着18号憨厚的汽笛呜呜长鸣,木翻轮搅起的层层波涛,我们离开熟悉的哈尔滨越来越远,离陌生的库尔滨越来越近了。
   经过五天五夜的长途跋涉,东方红18号于7月11日下午平安到达。库尔滨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男女老少倾巢出动,齐聚江畔,像庆祝自己的盛大节日,顿时沸腾了!与第一批的同学相会,热烈拥抱、热泪盈眶,像是久别重逢的知音,久久不能平静,留下了难忘的一幕,开启了崭新的一天。更令我们终生难忘的是这东方红18号巨轮,它承载着我们的理想,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 2008年1月1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5-11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即日起,将陆续发表我的知青生活回忆录《凡人逸事》,愿与荒友们分享,敬请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5-11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五天五夜的长途跋涉,东方红18号于7月11日下午平安到达。拜读范兄下乡的过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5-11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5-11 10:39
经过五天五夜的长途跋涉,东方红18号于7月11日下午平安到达。拜读范兄下乡的过程。。。。。。。。。

谢谢老弟关注首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园林 发表于 2018-5-11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仿佛我也在其中,扣人心弦啊!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5-11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园林 发表于 2018-5-11 11:42
真好,仿佛我也在其中,扣人心弦啊!点赞👍

谢谢关注点赞,我们都是“剧中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刘文喜 发表于 2018-5-11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中等待,等待中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春 发表于 2018-5-11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初松花江还盖着盖,老兄揭盖下江游泳。真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5-11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文喜 发表于 2018-5-11 13:55
期待中等待,等待中期待……

谢谢文喜老弟的关注和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5-11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春 发表于 2018-5-11 15:07
四月初松花江还盖着盖,老兄揭盖下江游泳。真厉害!

哦,误解了,岂敢4 月初下江游泳,其实67、68年夏天都是都是在江畔度过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8-19 00:31 , Processed in 1.17187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