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1

梦忆四块石--香苑60日诗话杂谈(52)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5-9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11-16
黄亚男 《好想回去看看你》好想重返那块黑土地,去找寻失去的青春。去看一看,曾经并肩而坐的小河畔,去看一看,曾经一起跨越的大壕沟。那座记忆中的卢沟桥,是否还残留着当年的脚印?那一丛丛香兰的野百合,是否依然会勾起你美丽的回忆?打谷场的稻垛后,那份羞涩还在吗?宿舍门前的空地上,悠扬的琴声是否还寄托在晚风里?电线杆上那根晾衣服的铁丝还在吧?我们每天晾晒的是艰苦和青春!那盏小油灯还在吧?它照过你炯炯发光的眼神;那把小镰刀还在吧?那上面有你和我共同的体温和血迹。你钉制的小板凳还在吧?我天天坐着洗衣、画画、写信;那片我们亲手栽下的“扎根树”还在吗?我们的人生座标早已在这里扎根,从此奠定了我们坚定信念不畏强暴的足迹! 四十多年了,我知道,一切都不再原始,岁月早已打磨了我们的记忆。可我们却从对农场的偶尔想起到今天的深深怀念,那份对黑土地的依恋越来越烈,像海浪般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因为那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因为那里记录着我们的整个青春!
小鱼儿 我看了亚男姐的《好想回去看看你》有感而发,它生动地体现我们的青春年华和青春无悔。老夏大哥:不好意思,我确实不会写诗,所以看到你们写的诗和散文特别羡慕、亲切和欣赏,还是等待你的美文和诗篇吧。
黄国栩 鱼儿,你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喽!让你家董出出面,文科博士毕业的,现在弄得什么都“不是”,有愧于受党数十年的培养和教育!
陈效杰 读亚男《好想...》有感:一只喜鹊 伶俐 悦跳 /轻轻落在/ 冰凉的白桦树上 / 嗨!这是我到过的地方 /好熟悉啊 田间地头/曾在这里播种 割稻/好亲切啊 溪水大壕/曾在水中偷偷沫澡 /好温馨啊 红砖瓦房 /曾经亮着心中的烛光 /白桦树向我 /摇曳着欢快的叶掌 /真好 真好/这里有我青春的教诲 情感的乐章/迎着阳光 /我还会 嘻嘻闹闹 /不让白桦树 寂静 空荡......
黄亚男效杰这首诗确实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看似嘻嘻哈哈的喜鹊,带给人们的是阳光、是欢乐。其实它也有画眉的思恋,有百灵的善感,有黄鹂的单纯,有小麻雀的不畏强暴。否则它怎么会感叹“这里有我青春的教诲 情感的乐章”呢!一首很有味道的小诗。
哈尔滨老夏 亚男不愧为笔耕不辍的笔者,更是位巾帼不让须眉的才女。《好想回去看看你》,是一篇近400字的抒情散文,以寻找流逝的青春岁月为主线,把我们又带回四十多年前的那片黑土地。一气呵成,真乃佳作。在农场网站读过亚男曾经写过的类似的诗歌和散文,毎次读后很是受宜;此篇散文可以说是系列之作。该篇散文突显了她巧妙地运用设问的写作技巧,散而不散,丝丝入扣,抓住读者的心,在回忆中把我们有着香音香情的兄弟姐妹,又一次带回好想去看一看的第二故乡。其中“曾经”和“是否”开篇就印入读者眼帘,不能不说是抓住读者眼球的抢眼之妙笔。接下来一连串的设问,娓婉中不失生动,生动中挥洒着精炼。写的是那个年代点点滴滴的知青生活,折射的是透支着韶华的知青群体的无奈,渺茫中无人感触摸“前途”二字。虽然那个年代知青生活很艰苦,但文中看不到哀怨,却张显出积极,奋发,向上,抗争的浩然正气。伴着对美丽的回忆,读者闻到了野百合的花香,与国栩《冬雪》中活灵活现的雪珠,有异曲同工之美,抒发着对生活的向往。通篇没有“感情”二字的出现,这正是此处无声胜有声;一根锈迹斑斑的铁丝,晾晒着我们的艰苦和青春,妙笔生花的佳句,这难道不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吗?细心的读者一定会读出文中忽而用“还在吧?”发问;忽而用“还在吗?”发问。仅一字之差,前者是感叹,后者是期待。临近结尾笔锋一转,对怀念和眷恋做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回答。拜读了!
黄亚男 会的。我会悄悄的回去,细细的体味,在莺歌燕舞的景色中寻找当年的点点滴滴......
黄国栩 是哦,读亚男的文章似春雨的清丽,夏雨的澎湃,秋雨的独特沉着,冬雪的撩人情怀。向亚男学习、向亚男致敬!当然也应该向老夏敬个礼,你是画龙的点睛者,熠熠生辉!  
黄亚男 兄弟,致敬就不必了,还是“请吃”来得实在!可能是那些年头缺吃烙下的病,弄得现在一听到请吃饭顿时两眼发光!
张新植 青春本身就是一首诗,特殊年代的青春更是一首永远也写不完的诗,亚男姐“那份对黑土地的依恋越来越烈,像海浪般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因为那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因为那里记录着我们的整个青春!”小鱼儿“我们曾经拥有的青春难以忘怀”,加上夏哥的大学语文教师式的精彩点评,“文中看不到哀怨,却张显出积极,奋发,向上,抗争的浩然正气”让我们回味无穷.........
黄亚男小张“青春本身就是一首诗,特殊年代的青春更是一首永远也写不完的诗”说得对极了!在黑土里拾梦,就像在艺海拾贝,总有那么多闪亮的东西在我们的心底,经常会有一吐为快的冲动。
黄国栩青春如一堆沙,却有闪烁光点,那是金子的璀璨;青春如一垛煤,却有星火焰绕,那是炽热的涌动…
张新植 效杰哥回亚男姐的诗写的有骨有肉、活龙活现、耳目一新.... 今天见鬼了,总是不能在原来位置回复
虞天云 把电脑关掉,重新启动一下试试看,我前两天也这样。
张新植 毛病找到了,是浏览器问题。我的微机装了3个不同浏览器,只有IE在本网好使。
黄亚男 下午在外办事,接连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是你的文章老夏点评了,相当精彩,非常到位,完全能读懂文章的心境。赶紧回家,打开电脑,连读几遍。想不到我这篇有感而发略显粗糙的小文章经老夏这么一点评,顿时鲜活起来。把“吗”和“吧”的区分理解的那么细致,用词那么的妥帖,真佩服老夏的文学功底!我知道,老夏的称赞其实就是鼓励,鼓励我多写,鼓励我进步。400字的文章800字的点评,很用心,还有效杰的【一只喜鹊】的小诗,依文章的思路抒发对美好的憧憬和向往、小鱼儿的【青春无悔】、天云的建议、小张的感慨…….我感到了背后支撑的力量!谢谢你,老夏!谢谢你们,我的战友!
哈尔滨老夏 亚男:过奖了。一声“战友”,叫得大家心里热热的,应该向你学习,学习你细腻中挥洒着大气的文风;欣赏你流畅的思绪和扑捉描写对象,细致入微,敏锐的灵感。
黄国栩 呵呵,效杰,文采上乘,比喻欠缺,怎能将自己比喻成一只乖巧的喜鹊,我怎么看也像一只贼头贼脑,贪婪的公鹰哦。碰到最佳搭档还要无限扩张成什么黄鹂,麻雀之类的,真是填补了中国飞禽类的空白。哈哈——淘淘浆糊不能肚里胀气,只许胀财哦!
陈效杰 啊呀,国栩你理解错了。喜鹊只是比喻像亚男、丽丽、彤霞、马儿等这些矫美的女儿家。我充其量不过是一只山鸡。尤其在雄鹰般俊美的国栩面前,我顶多只是一种笨拙的大呆鹅,何敢以喜鹊自喻。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黄国栩 这是你效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自我解释。我们的理解你是在表达自我。解释来解释去的已经没有必要了。我呢你是抬举我嘞,我是糊涂一世,聪明仅仅是一时。
黄亚男 中国外交学院院长、前驻法大使赵进军认为骆家辉坐经济舱来中国是因为国情不同,并大言不惭地说:“大使是代表国家的,因此我当大使出去肯定是头等舱。一个是国家支付,一个是个人管理,两个国家本身情况不一样。”——国家支付就可以奢侈吗?国家支付用的是谁的钱?
虞天云 不知道大家看了11月15日媒体大搜索播出的新闻没有?一条题目:“给俺擦鞋”公仆形象伤不起。题目如此开门见山顿时揪起了我的心。画面中一辆闽HA042警车的门敞开着,从门中伸出一只穿着警察皮鞋的脚,车外一个外来妹正低着头双手用力地帮他擦着皮鞋上的灰土。无独有偶7月3日也有一辆浙江牌照的越野警车上,一个女警察也伸出了双脚享受着擦鞋服务。还有重庆的一辆面包车,它的外壳上写着:市政监察的字样,里面两个公务人员也在接受着擦鞋服务。把脚伸到公车外擦鞋的事屡屡发生,媒体并不是第一次曝光这些事。其实,擦鞋是一种正常的购买服务,不值得大惊小怪,把脚伸出车外让人擦鞋顶多也只能说是个懒惰的行为。但是,如今的画面人们更多关注的是:从执法车上翘起的那个脚与低头服务的平民百姓形成的鲜明对照,如此的霸道才是刺痛大众神经的关键。不禁引来一片对官老爷作风的质疑声:擦鞋,到底擦黑了谁的脸?
黄亚男 擦黑了党的脸!为官不仁!
黄国栩 这有什么,无非就是开了公车,穿着制服,擦一擦本来就是被污黑的皮鞋,现在就是再黑上加黑呗,能有咋样
哩?这也能叫:擦黑了党的脸!为官不仁?哎哟哟、上纲上线哩,看看别人老婆三四个、别墅五六套、钱财数千万,我算一根毛?现在做人可真难,抽个烟,是腐败,带个手表,是贪污,连擦一双皮鞋还要上网嗮。看来以后咱只能戒烟、戒酒,戒擦鞋,到和尚庙里也穿白皮鞋呗,涂点脂抹点粉,给党的挣个彩脸呗!
黄亚男 国栩,别自责了,你目前还到不了“为党抹黑”的档次。我们小百姓的力量还是弱弱的,影响不了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8-19 21:53 , Processed in 1.1718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