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07|回复: 1

连长的感恩

[复制链接]
望见马克 发表于 2018-5-3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望见马克 于 2018-5-6 18:44 编辑

连长的谢忱
1971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连部里领导们正在开会,分析阶级斗争新动向,针对近期发生的信号弹研究对策。突然听到外有人大声惊叫于学手被铡草机铡掉了连干部无不震惊,急忙跑出房间来到马号旁,只见于学自己左手攥着右手的手腕。怎么回事?原来发生了工伤事故。
于学是河北队机务排老职工那晚,女知青一个班铡谷草,老于负责看管发动机,女知青负责喂送谷草。气温零下42度,是鲜见的严寒。女知青们毛衣外面套上小棉袄,小棉袄外又穿了兵团黄棉袄,一个个笨手笨脚的们往铡草机里续一小捆一小捆解开捆的谷子。于嘱咐们,如果有冻土块卡住了铡草机,千万别戴手套去捅,弄不好就把手带进去了。女知青们分工协作,有往机器旁谷草的,往铡草机里续谷草的,紧张有序,忙个不停。不一会儿累得身上出的汗,从黄棉袄上透出来热气,在后背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这么冷的天气,担心战士们冻着累着多运些谷草围放着他身边码一圈,他在看管机器同时铡草机里续草,让女知青们到马号的火炕上取暖歇会儿。干了一会儿,女知青又冷又累,躺坐在热乎乎的火炕上真是舒服极了,正要昏昏欲睡的时候,不幸事件就发生了……
紧急中连长一边派人快去找潘老板子套马车,一边叫卫生员作医务处理。三匹马驾辕的大挂车很快来到跟前。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车老板看不见路,无法使唤马走在路上。怎么前行?在这情况下,只听人群有人喊连长,马号有马灯,我在前面提灯领路连长应了一声好,好好这个提马灯领路的人就是张铁笼。他身体壮实身材微胖浓眉大眼皮肤显黑穿着利落;冬天棉大衣习惯披在肩上,一笑脸上俩酒窝为人仗义随和就在那天夜间,张铁笼提着马灯在前面领路,潘老板在后面赶着马车,连长在车上搀扶于学,急速奔向二十多里的团部医院,张铁笼提着马灯领路小跑。25连的道路都是田间小道。老职工们说:春走耙地,夏走趟地,秋地,冬走雪地。铁笼强的毅力,饱含着对老职工的深情,深一脚,浅一脚不停地小跑着,连长在车上听到喘大气的声音,知道他一定跑的很累了,可连长竟没想起来派人替换张铁笼。铁笼提着马灯艰难跑了十多里,到了龙山脚下,过了水库大坝,道路好走些了,连长叫张铁笼车歇一会,可上车片刻就下车了,连长说,你一会儿。铁笼正维说,我身上都是汗,衣服都湿了,越坐着越冷。这时连长听到怀里的老于哭声,连长问是伤口太疼了吧?老于说,疼,我能忍着前面带路的小张为我遭这个罪,我心里过意不去连长再次催促铁笼上车,说:我还是在地上慢慢溜达好。就这样张铁笼漆黑寒冷的冬夜跑了20多里路,耗费近两个小时,把老于送到团部医院,医生很快地作了截肢手术。
于心疼知青战士,怕她们冻累坏了,替知青多干些劳动,他却失去了那宝贵的手掌。知青的疼爱,二龙山父老对知青的爱,我们永记在心头。三十多年过去了,连长也想不起张铁笼的名字,2010年八月十六日,我们一行回访龙山,连长提起这段往事,在交谈中,经我们回忆,想起了是张铁笼他。连长千方百计地找寻,叮嘱我千方百计找到他,要我们替连长谢谢张铁笼,感恩他对龙山父老的关爱让我感到非常诙谐和不可思议的是,那天晚上连领导开会的内容,恰恰和于学雷有关。因为有人向连领导反映,怀疑老于是打信号弹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1-14 11:08 , Processed in 1.24316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