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58|回复: 3

春风,送我到苏哈娜

[复制链接]
望见马克 发表于 2018-3-31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风,送我到苏哈娜
         ——我和改革开放共成长,成果和世界共分享
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我那颗在岁月里早已沉淀的心再次激动地跳越起来。往事像一列急驶而过的车,从渤海之滨向遥远的非洲大陆埃及苏伊士苏哈驶去……
1992年,高校工作的我,毅然辞职,应聘到驰名的大型外资企业。随着不断地被公司派往国外学习、考察,我的眼界被打开。我渴望有朝一日真正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为中华民族融入世界市场出把力。 2004年,非洲大陆一块“中国飞地”向我招手,让我梦想成真。“ 中国飞地”是泰达控股旗下的埃及苏伊士置业公司园区(以下简称:置业公司园区)面积有120亩,是我们国家购买的土地。 经过考核,政审,体检,我被组织派往埃及工作。
万里赴任 初到埃及
在历经24小时的长途跋涉后,我们一行人终于在中午时分到达了目的地埃及苏伊士苏哈地区的tulip(郁金香)度假村。想着昨天此时,我们还在天津京津唐高速旁的一家饭馆吃涮羊肉,此刻我们却在异国他乡荒山僻壤的戈壁滩上安家了。世界真小,地球真小。 开发区驻埃及项目首席代表老杨,热情地给我们讲述了这个项目的由来
1997年4月,埃中两国正式签署了政府谅解备忘录,决定由我国帮助埃及在苏伊士地区建设自由区,招商中国企业参与埃及苏伊士湾西北经济区的项目建设。1998年初,国务院决定,由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承担帮助埃及进行苏伊士经济区开发建设的任务。5月,特别成立了“天津开发区苏伊士国际合作有限公司”,作为中方投资主体与埃及政府指定的四家国有企业,组建了“埃中合营投资公司”,负责承建苏伊士经济区三号地块。 从1999年9月份起,老杨作为派驻埃中合营公司的中方代表,开始了七年的常驻埃及生活。 老杨介绍说初到苏伊士苏哈现场的时候,眼前就是一片黄沙,车轮卷起滚滚沙尘,挡住了视线。汽车停下后,一眼望去,平展展、光秃秃的黄沙戈壁,寸草不生,万物皆无。前面到处都是标志着埋有地雷的一面面三角小红旗,它警示我们,不久以前这里还是敌对两国兵戎相见的战场。在离公路不远处,有一座孤零零的帐篷式小建筑,据说这是前不久为迎接穆巴拉克总统的视察而匆匆搭建的接待室。这顶小帐篷就成为埃中合营公司现场唯一的办公室。
经过老杨的一番介绍,我们知道在这张黄沙作成的白纸上,我们将肩负政府的委托,绘制苏伊士经济区的建设蓝图,为各国投资者提供一个适宜的场所。这是一副怎样的重担啊!
落户苏哈娜的苦衷
刚到苏哈娜,感觉如同到了火焰山,四处热气腾腾。这里是低纬度,太阳当头直射,仿佛在下火。周围是戈壁沙滩,没有一棵树木,没有一点阴凉,完全是在炙烤之中,无处藏躲。汽车在公路上奔驰,车外地表气温高达60度,可以想象到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每天早上10点至下午4点,赤日炎炎,气温最高。每年6、7、8月份是旱季,也是天气最热的时候。我们就是在6月中旬到达埃及,每天要在气温最高时段进行热火朝天的工作。放眼望去苏哈娜天上一片湛蓝,地上一片赤黄,这就是非洲撒哈拉大陆的特征。
置业公司园区,十公里之内没有住户,没有餐馆,也没有吃饭的地方。我们只得居住在15公里外的“TULIP”度假村。这里依山傍海,海是纯净的红海、山是无名的秃山,剩下的就是茫茫沙漠带来的刺眼阳光和灼热气浪。度假村出门向东40公里是苏伊士城,再向北122公里就到了开罗;向西15.5公里是置业公司园区,园区内只有一幢孤零零的厂房和一个绿顶小楼。虽说来前已经想象到了荒漠,自认成竹在胸,但当真真切切踏在这片砂砾之上,看荒凉包围着我们,不觉有些莫名的黯然……
这里的人们有点懒散,工作没主动性身边没有监督人,就得过且过,得休则休难怪第一栋厂房建造了两年多时间。那时置业公司在开罗办公,没有现场人员监督、管理,施工进展异常缓慢,管理不善,浪费惊人,许多工程重复建设,费用反复支出,工程严重拖拉,从2000年始到2003年,才完成总面积为5000平米的第一栋钢结构标准厂房的施工。整体工期超过两年,工程造价超过1700埃镑/平米,给置业公司在埃及的经营建设蒙上了阴影。为监督收尾工程,我们的同志在这所孤零零的厂房内吃宿,整整一个星期,以至于胃溃疡发作,不得不到开罗住院就医。
这里以炎热和沙尘暴著称,露天存放的汽车方向盘烫得不敢用手摸;沙尘暴刮起白昼变黑天,周围环境被风沙雾霾笼罩,沙尘暴过后屋里一层黄沙。炎热和干燥能使放在室内的鲜花花篮三四天内变成干花,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埃及木乃伊最多。 天气热我们如坐在炭火之上。眼见汗水通过毛孔点点滴滴往外冒,形成一粒粒水珠长在皮肤上。只要有一点体力活动,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滴,不一会儿挎带背心前后全湿了,能够拧出汗水来。何况我们在太阳下和埃及人一起现场劳作呢。
人文环境就更差了,苏哈在埃及的位置如同我们天津开发区在中国的位置相似,位于海滨港口附近,但是我们开发区还有塘沽城镇可以作为依托,而苏哈只有一个地名和绵绵黄沙戈壁。我们购买生活用品必须到苏伊士或者开罗。苏哈生活工作条件恶劣,致使到置业公司由开罗前移到苏哈,原有的公司员工宁可丢掉饭碗,放弃工作,也不随同前往。 生活乏味单调,早上出门直奔公司,傍晚出厂直接回家做饭。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忙碌还有一种莫名的孤独。没有家庭的甜蜜,没有妻子的温柔,没有儿子的撒娇,没有那种吵闹,欢笑的家庭气氛。好像又回到40年前的北大荒的兵团战士生活。不同的是,我们在过着一种“社会主义”生活——饭菜自己作,“有什麽,吃什麽”;而不是在国内家中的那种“共产主义”生活“吃什麽,有什麽“……
Tulip自己开火
置业公司园区在埃及的红海岸边,这是埃及独一无二的以五星红旗升起为标志在的工业园区。由泰达控股建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正为中国企业跨国经营铺设一条新的丝绸之路。 Tulip度假村,东边紧靠红海,离我们住房300米;西边是撒哈拉沙漠的山丘。园区大门前是一条苏伊士到赫尔各答的公路。北边通往苏伊士城,南边最近的村镇是90公里外的扎法拉那,是一个很荒凉村落。这里距开罗120多公里,距置业公司园区15公里,上下班15分钟。 由于苏哈地处埃及东部沙漠地带,偏僻荒凉附近没有人群居住。前来就业的人员绝大多数来自埃及南部卢克索,阿斯旺等地等游民,因此他们住在度假村外墙下,一排排简陋的木板房就是他们的栖身之处。 Tulip内居住着埃及中产阶层以上的人们,是埃及社会比较富裕的阶级,绝大部分来自开罗,这里是他们休闲度假的处所,面对这些人,Tulip提供满足中高档次的需求的消费。
Tulip度假村荒山僻壤,远离城镇,周围没有食堂餐馆,更甭提中餐了。只Tulip度假村里有一户中国人居住,即天津针织公司我们比邻相居偶尔会热情招待少数客人吃顿饭。可我们三人在这里住上二年,天天顿顿吃饭,就必须自己开火做饭。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吃饭问题好解决,我这个从北大荒白桦林经过磨练走来的”厨子“承担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在埃及的两年时间紧任务重,工作不能耽搁,我们每周利用休息日到70里外的苏伊士城采购一次,柴米油盐,鸡鸭鱼肉,蔬菜水果,无所不买。每次花费三四个小时,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和后来非常熟悉的埃及小贩讨价还价后满载而归。两年的时间里,我们80多次往返苏哈与苏伊士之间采购。 两年的时间里,我亲自掌勺做饭1000多顿,消费白面粉近二百公斤,馒头,包子,花卷,饺子,面条,烙饼不断变换花样,有时还用这些中餐招待来自国内的领导和同事朋友们。当我们用饺子招待埃及客人,他们点头咂嘴称赞“美食,美食”。没想到,我们不仅帮助埃及人民建设家园,同时把中国饮食文化留在了埃及。 周五周六是别人的休息日,却是我最忙碌最劳累的2天。我们可以改善伙食吃饺子,压面条,炖牛肉,做海鲜。要把下周的馒头花卷包子等面食出来,新鲜的鱼和肉冻起来,该过油的炸出来,把有些蔬菜如豆角、茄子、土豆等加工为半成品存起来。米饭可以随时蒸,鱼和肉可以当天化冻下午吃。为了做到心中有数,我制订了一周的菜谱。买来的蔬菜,每周得计划着吃:先吃叶类菜,然后是果类菜,再后是茎类菜,放得住的菜往后排,这就形成了一周开始,要连续几顿或几天吃一种菜。譬如周五买菜回来中午就新鲜可以吃菠菜,下午还得吃,第二天中午带的饭菜也得有,否则要么干枯了,要么会在冰箱里烂掉。买来的海鲜牛肉和鸡肉等就在休息日改善生活,无论煎炒烹炸,我都可以大显身手,桌上三人围坐一起,加上一杯小酒,苦中作乐,过个愉快的假日。
我们实行AA制,我是生活会计兼出纳,负责伙食和生活用品的记帐、结算,管理。两年的时间,共发生1700多笔帐目,清清楚楚,一分不差。我们花销的生活费人均大约4600埃镑左右,约合人民币6900元(包括水电及通讯费,日常用品等),3人共13800多埃镑。我每周记帐一次,每月结帐一次,财务公开,心明眼亮,三人签字生效。我们从没有为花钱多少对错而闹意见,都是大家商量着办。我们平均每人每天花在饮食上是6埃镑左右(折合人民币8.4元)。什么含义呢?就是由于我们自己做饭而节省了生活费用。这里包含着大家的辛苦和智慧,当然也凝结着我的汗水和精力体力。我很高兴,既要大家吃饱吃着舒服,同时又节俭省钱这是我们的初衷。尽管负责生活饮食让我煞费苦心,可是能使他人在生活上少费精力和体力,多投入到工作上,也是我的责任。 那时中埃两国官方关系达到历史上少有的友好程度。中国国家总理成功访问埃及,政府各部门领导经常也来访,国内的各省市和大企业领导来往不断。为了在埃及投资,我们在“tulip”度假村用我们的饭菜,接待过多次国内的访问团体和中国驻埃及使团,彰显了我们之间的团结合作。每逢这样场合,遇见埃及和国内友人,我们会受到很高规格的待遇,他们都热情赞扬中国取得的伟大成就,也赞扬我们的烹调技艺。届时,我们心情愉悦,高兴至极,不可言表。
做好工作先过外语关
英语没有过关是我外出工作一大缺陷。我是1966年上初中二年级时赶上“文化大革命”学业中断。以后上山下乡,直到1974年大学招收工农兵学员,我被录取回津上学,毕业后留校工作。当时那点浅薄的知识和学历在大学里工作勉为其难,只能拼命地读书、进修,无暇学习英语,中学时代学的那点儿英语,早被蹉跎岁月磨没了。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要求后备干部三会:会开车、会电脑、会外语,于是学外语成为那个时代青年干部的热门。当时中央电视台每天黄金时间播放英语教学节目“Follow me”,书店热销《英语九百句》。我那时没有出国的奢望,只是想到以后评职称要考外语,搞专业懂点外语也有好处,便重新拾起了荒废多年的英语,参加了学校为青年教师晋升职称举办的英语培训班。从1978年断断续续利用业余时间学英语,后来考上南开大学外事秘书专业。这样从1988年到1990年经过专门学习,考试合格,准予毕业。凭借着这样的英语水平,在外资企业“天津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支撑一阵子,出国到使用英语的国家和地区,口语还可以应付,书面上的英语文件也可以简单处理。这次出使埃及与我同行的二人都是泰达控股系统人员。他们分别是30多岁和20多岁年轻人,都是大学本科毕业,英语是必修课,基本都过关,听说读写都能达到和外国人交流的程度,而我却逊之一筹,我意识到英语是自己的弱项。 工作在埃及人生活的地区环境里,我们没有阿语的本领,只能讲英语。和大多初到国外工作的人一样,我刚到这里接触当地人,除了见面“hello”、告辞“bye”就不会说其它话了。那怎么办?于是就重新学习。开始自学,学习英语教材和读物,听录音,观看录像带与当地人交流,在工作中学习提高。晚上睡前,自己阅读英语读物,直到睡着。夜里醒了,就在屋里听英语磁带看视频。白天打开电视的英语频道,有时和他们一起学习听课“老友记“。平时工作,强迫自己用英语思维,用英语讲话。有同事在场,他们应对外事。在他们外出的时候,或者我独自与当地人联系的时候,就必须靠自己应对各种事物,没有人帮助我对话翻译,牵线搭桥,在困境中自己开动机器,张开嘴,这是对自己的历练。硬着头皮学练,两个月有起色三个月见成效,后来应对日常工作和生活用语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工作成绩卓著
我们到职后,实施工作地点前移,实行现场管理,近距离指挥。一个月内园区水电全通,并接通了对外的通讯联系。那年8月份,天津市副市长只升华带领天津市政府代表团访问埃及,在置业公司园区专题研究推动天津市企业前往苏伊士特区投资的措施,要求我们在六个月内至少完成一栋标准厂房的建设任务。面对政府的要求和苏伊士经济区建设发展的需要,我们三人发扬了艰苦创业、只争朝夕的精神,调研情况,衔接客户,迅速、严谨、扎实地完成了厂房建设的所有准备工作。 经过我们认真筹划,现场指挥,精心组织埃及工程队施工,仅用8个月时间,就高标准、高质量完成了两栋标准厂房,总计1.2万平方米的建筑施工。 在埃及那样艰苦的施工环境中,创造了施工周期比国内短,厂房造价比国内低,施工质量相对较高的好成绩,受到中国驻埃及使馆经参处的好评和表彰。我们组织施工的经验和做法也得到中国商务部和我驻外机构的肯定和推广。对比第一栋厂房建造过程,各级领导都赞不绝口地表扬我们。我们同时博得了埃及方面的高度赞赏。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在开罗宴请我们。置业公司外方总经理阿布乃兹亲自出面犒劳我们,在苏伊士城最好的西餐厅为我们庆功。此时,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无比自豪。 餐后,他还带着我们去他家参观,这在埃及是款待外国人的最高礼节。面对我们的成绩,我们的埃及员工获得了不同的奖励,他们也非常高兴。
为了做好置业公司园区工作,我撰写调查提纲,深入实际了解埃及的物业管理状况,学习借鉴他们的经验,搞好我们园区的工作作出规划。 为使管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我们结合具体情况,草拟了《苏伊士(埃中)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物业管理手册》,按此规定和要求运做,使物业管理工作有所遵循。两栋新厂房竣工后,我们严格按交接手续从施工方接过来,再转交给使用的客户,使新的厂家顺利入住。 由于积极努力和同仁的支持,我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埃及物业管理现状”的文稿,为我们在埃及工作找到了方向和办法。我的付出和努力,为国家的改革开放争得了荣誉,这是我最欣慰的。
2007年春天,我们三人小组结束使命凯旋归来。
要离开埃及,离开苏哈,离开tulip,离开置业公司园区这块曾经渗透了我们智慧和血汗的“中国飞地”了。 临行前,我站在红海岸边,抚摸着咖啡屋的栏杆,望着海行驶的巨轮,心中卷起了千堆雪,百感交集。 那曾经荒芜人烟的戈壁沙滩;那厂房崛起的园区;那高大的棕榈树;那绿茵甬道、漂亮的别墅;甚至那摄氏40度的酷暑,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生命的记忆里,不可磨灭。 我和tulip度假村有着不解的情缘,有诉说不尽的知心话语,有难以割舍的情爱依恋。 黄金般的沙滩有我深深浅浅的脚印,它目睹了我置业园区一起成长;高大的棕榈树,看着我每天清早练习太极功夫,见证了我为置业园区的付出 尽管我们早已离开那里,尽管tulip度假村不再辉煌。但我依然自豪和欣慰地说:我曾经在tulip度假村和祖国的改革共成长,中国的改革成果和世界共分享。
我自豪,我骄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3-31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很有意义的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8-3-31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难以割舍的情爱依恋 ,荣誉,这是最欣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3-31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特殊经历,一份终生财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1-14 10:25 , Processed in 1.13378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