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76|回复: 6

唐德华:我当拖拉机手的故事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3-12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要当拖拉机手了”!1968年9月初,下乡还不到一个月的我被安排到机务排工作,学开拖拉机,我兴奋的一夜没睡好觉。开着拖拉机驰骋在广袤的黑土地上是我们每个知青梦寐以求的,没想到我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我要学开的是东方红-54型履带式拖拉机。我的师傅姓柳,是1964年山东支边青年,比我大几岁。他手把手的教我如何发动机车?如何操纵及开拖拉机的要领等。使我在较短的时间里,掌握了开车的技能。在师傅的带领下,能独立驾驶拖拉机作业。几个月的实践,使我明白开拖拉机是一项又脏又累又苦的工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浪漫。下面就是我当拖拉机手时发生的几则小故事。


启动遇难题
  刚上车时,师傅让我干些杂活,如擦车、加水加油、检查机油等等。他跟我说,机车是连队主要生产工具,我们要像爱护自己的身体一样爱护机车。加水有讲究,要加河水,最好加热水,千万不能加井水。加水时,在水箱口上蒙上纱布,防止杂质进入,我按照师傅说的去做。过了约一个星期,师傅开始教我如何发动机车。从拖拉机手册中得知,东方红-54型拖拉机的主机是四缸四冲程水冷柴油机,是二级启动,由汽油机带动主柴油机。就是先要发动汽油机,然后再带动主柴油机启动,汽油机靠人工发动,是项力气活。师傅先做了示范,然后让我按照他的样子试试。我把启动绳顺时针绕在汽油机的飞轮上,使劲地往后拽,第一下没打着,再试第二下、第三下,结果汽油机没打着,启动绳反被飞轮倒卷进去,我急忙松手,幸好手没卷进去。师傅见状耐心地说,启动发动机要掌握两点:先是将汽油机飞轮空转几下,排除管道内的空气,这样就容易启动些;二是手拽启动绳时要使劲,一下是一下,不要拖泥带水。另外,千万不能把绳子绕在手上,否则容易出危险。我照师傅讲的再试了几下,每次都卯足了劲,到第三次时,终于启动了。汽油机飞快地旋转,发出刺耳的响声,我推上档带动主机,“突、突、突”,主机冒出了黑烟,着了!看到自己第一次发动着拖拉机,我开心的笑了。

戴口罩挨批
  九月初,正是麦收的季节。我们新上车的人员都被安排在“康拜因”(收割机)后面的集草车上。麦子经过“康拜因”收割脱粒后,麦粒到了专门的容器里,而麦秸从“康拜因”的尾部排出,集草车就挂在“康拜因”后面,收集脱完谷的麦秸。待麦秸装满一车时,站在集草车上的人员用脚踩一下踏板,麦秸就成垛地滑下车去。
   众所周知,麦子在脱谷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灰尘,站在集草车上的人员首当其冲。开始时大家都一样,还没觉得什么。但一天作业下来,浑身上下都是灰,弄得灰头土脸的,尤其是两只鼻孔里全是泥灰。我想每天这样吃灰会影响健康的,于是,第二天上班我就戴上了口罩。许多老职工看我戴着口罩干活都觉得好笑,投来一种异样的目光。还有多事的人打小报告,把我带口罩的事情汇报给了连长。当时还在“文革”期间,每天晚上全连都要集中政治学习。当天全连的政治学习会上,连长不点名地批评了戴口罩现象,说戴口罩干活就是怕脏,是小资产阶级思想在作怪,贫下中农从来就不戴什么口罩。我知道这是在说我,但在那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我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为此,还专门让我在小组会上作检查,我违心地表示,要向贫下中农学习,不怕脏!不怕累!克服小资产阶级思想,以后再也不戴口罩干活。

打瞌睡闯祸
  麦收季节也是机务排最繁忙的时候,白天要收割麦子,晚上要抢翻已收割完的麦田。夜里开拖拉机,最头疼的是蚊虫袭扰。成群的蚊子,还有北大荒特有的小咬像轰炸机一样在耳边嗡嗡作响,不停地往你头发、脖子和裤腿里钻,叮咬你无法开车。我们只能全副武装,身穿厚的上衣和长裤,头套防蜂帽,手戴皮手套。一个晚上下来,浑身上下都是汗,湿漉漉的。有时候人手不够,还要24小时连轴转。一天,我和师傅白天收割麦子,晚上打夜班翻地。记得那天晚上,上半夜人还精神,到11点钟吃过夜班饭后,就感觉有些困了。当时我才20出头,正是能睡觉的年龄,况且干了一个白天的活,确实感觉有些累了。开始时,师傅开拖拉机,我在后面把大犁。北大荒的地块特别大,一块地往往有上千亩,甚至是上万亩。从地头到地尾足足有几百米长,一圈翻下来需要几十分钟。机车的轰鸣,单调的动作,坐在大犁上的我眼皮抬不起来了,到了地头也忘了起犁,师傅看我疲倦的样子,就跟我换着干,他来把大犁,让我开拖拉机。我坐进驾驶室,操纵着拖拉机,翻了一圈又一圈。大概到了凌晨四点多钟,瞌睡又来了,我不断地打着哈欠,双手木木地握着操纵杆,两眼也自然而然地耷拉下来了,拖拉机依就在行进之中。这时的我已渐渐失去了感觉,到了地头也没有转向。师傅知道我打瞌睡了,在后面大声地喊:“停车!停车!”而我已进入了梦乡,什么也没听见,机车继续向前驶去,跃上了排水干渠的斜坡……因负荷过大,机车一下子熄火停住了。这时我才惊醒过来,还好没有开进沟里,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师傅过来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当时我也懵了,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从此以后,每次打夜班我就带上几颗蒜头,困了咬上几口就不困了。这个方法还真灵,再也没有发生瞌睡误事的情况。


冰雪天拉煤
  北大荒的冬天,冻天冻地的,公路上全是冰雪。轮式拖拉机和汽车必须绑上防滑链方可行驶,履带式拖拉机防滑性能好些,挂上一个拖车就可以跑运输。
  当年冬天,我和师傅到团山煤矿去拉煤。煤矿离我们连队有近30公里的路程,其中三分之一是山路,拉一趟煤需要一整天时间。那天早晨,我发动好车,就和师傅一起出车去拉煤。师傅让我开车,由于是空车,负载轻,车跑起来后,我就换上五档,一路欢快地向煤矿驶去,临近中午时分就到了煤矿。我把车停好后,工人们装车,我和师傅去食堂吃饭。等我们吃完饭,车也装好了。北大荒冬季白天短,太阳下山早,一般下午3点多钟天就黑了,我们抓紧时间往回赶。师傅还是让我来驾驶,刚起步时,我就感觉不一样,要牵引5吨重的拖车,履带有时候也会打滑。我挂上一档,加大油门,拖拉机轰鸣着向前驶去,跑起来后我又换成二档、三档,机车平稳的行进着。上坡时,我换成一档,转弯时也挂一档。开了一段路后,遇到一个大下坡,这时,由于拖车下滑的速度比机车快,在后面不断地撞击着机车,一会儿偏左,一会儿偏右。而且还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听了让人感到心里发毛。我顿时紧张起来,有点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师傅见我有点慌乱,就接过操纵杆,三下两下的,机车又正常行驶了。他跟我说,下坡时,拖车撞击机车是正常现象。我们开车首先是不要紧张,眼睛要看着前方,手要稳握操纵杆,下坡时一定要反向操作,操纵的幅度要小。我听后有点明白了。师傅让我再来试试,我接过操纵杆,按照师傅说的去驾驶 ,机车就变得像一头温顺的绵羊,乖乖的按照你的意图行驶了。快到傍晚时,我们顺利地回到了连队。有了这一次的经验,后来几次拉煤,师傅都让我开车,他在旁边看着,他说多开几趟就熟练了。
       1969年3月,中苏在珍宝岛地区发生了武装冲突。6月,我团组建武装营,我被调入机炮连当文书。就这样,我近十个月的拖拉机手生涯结束了。回忆这段经历,我要感谢我的师傅,他不仅教会了我开拖拉机,更主要的是教会了我如何对待工作。他那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深刻地影响了我,使我养成了凡事要讲认真的作风,为我今后的人生道路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18-3-12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祝您健康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3-12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18-3-12 19:13
欣赏佳作。祝您健康快乐!

谢谢大雁的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3-13 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秋兰 发表于 2018-3-13 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版主章文老师图文并茂的精彩报道。北大荒历练了我们,艰苦,快乐已成为我们今天的幸福回忆。辛苦了章文老师,祝你永远开心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3-13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场章文 于 2018-3-13 08:06 编辑

谢谢再林兄留言,我们同学中还真有一些拖拉机手,一些相同的经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3-13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兰 发表于 2018-3-13 06:16
拜读版主章文老师图文并茂的精彩报道。北大荒历练了我们,艰苦,快乐已成为我们今天的幸福回忆。辛苦了章文 ...

谢谢秋兰的评论。祝您健康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6-21 18:46 , Processed in 1.15625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