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31|回复: 21

五十年前的春节

[复制链接]
金火鸟 发表于 2018-2-25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火鸟 于 2018-2-25 16:47 编辑

                                                    五十年前的春节

        2018年除夕之夜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1968年我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五十年前的春节,那是我离家踏上人生之路的第一个春节,也是我工作后的一个春节,那年我17岁。但是那个春节的情景对我来说已然是有些模模糊糊了,看来人生的每一个阶段的历史记忆不是都留下了深刻印记,幼儿时期不必说,就是这青春期也是有的,我有些愕然。可能是当时还年轻,并没有把这件事看的很重,也可能是那个春节的确平淡的无味,没有留下值得记忆的事情。也可能我的记忆的确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减退。整个春节长假我都是极力在头脑中搜索着当时的记忆,渐渐地有了一些五十年前春节碎片式的场景。
        那个春节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当时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首脑机关提出的口号叫做,“屯垦戍边,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作为刚刚成为兵团战士的我,又是一个要求进步的青年,也就不敢有回家探亲的念头,心中想家,也不能实现。尽管我后来听说是有些知青偷偷地跑回家过年了,可是我不敢。那个年代没有七天长假,大年三十也不休息,只是比平日收工早些。过节连队是改善了伙食的,可是吃没吃饺子,有没有红烧肉我都没有了清晰的记忆。好像是有红烧肉的,饺子也会有的,中国人的风俗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当时兵团的状况还没有到了吃不上饺子的地步,而且我下乡的地方————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五十五团,前身是黑龙江农垦系统著名的大型机械化国营农场,也曾经是有名的鱼米之乡。但是那个春节无论如何是平淡的,没有意思的,没有文艺节目,没有电影,没有春节联欢,1969年初没有生产出电视机。总之是一点好玩的,有意思的事情都没有。当时正是我国和前苏联关系最紧张的时期,经常听说有苏联特务打信号弹,我们营部离内蒙边豪很近,内蒙又离苏联很近,战备的弦绷得很近,后来这年3月还是发生了中苏珍宝岛之战。我记得吃完年三十晚饭饭,宿舍里的几个人早早就躺下了,关上灯在火炕上聊着聊着就睡了。春节的三天假都是在宿舍内度过的,寒冷的冬天,广袤的兵团大地大雪覆盖了黑油油地土地,给人以空旷荒凉的感觉,北风呼叫,出门连遮风挡雪的地方都没,那时的气候比现在冷多了,零下30多度是常态。连队没有可去之处,除了连队办公室和几栋砖石结构和草房的宿舍,还有就是食堂、马厩、工具库、农机库和老职工的家属房。老职工可以和家人阖家团圆过春节,知青只能在宿舍百无聊赖,除了聊天就是睡觉,知青们认识也就几个月,能聊的也不多,但是能够睡觉,不用顶风冒雪地去劳作,能够休息三天也是最好地节日享受了。买东西要去8里地之外的营部,如果搭不上车,就要顶风冒雪地步行,男知青还可以,女知青一个人是不去的。哎!那个春节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些零零碎碎的历史记忆现在看来有些不堪回首,但那就是五十年前春节的真实情景,我觉得我的记忆大体上还是准确的。
      “过去的未必永恒,存在的未必永远留世,回忆,可能留下点余晖,但,黑土地的热血,青春是超世纪的话题”。这是《北大荒知青之歌》的主题语。尽管过去的未必永恒,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五十年前的春节,那个即难忘又模糊的春节。
      时间真的是太快了,当一个人在人生的路上走过了五十个年头,回眸一看,真是感慨万千。当年的知青都已是一甲子开外的人了,老高中生都过了70岁了,还有一些兵团战友已经离开了我们,这让我想起了在兵团时常唱的一首歌,“现在20多岁的青年,再过二三十年就是四五十岁的人,今后的几十年————”,我们现在还活着的知青早已过了四五十岁。如何过好我们知青的晚年已是我们当下的课题。
      回忆往事,不论一个人有多大的才能和功绩,不论你是伟人,还是庶民,不论你曾经是高颜值的帅哥,还是青春美妙的靓女,也不论你是曾经辉煌或是平常,甚至悲怆,在滚滚的历史洪流里,你都不能阻止历史的不停地向前。我不知道时间是否能够改变一切,但是每个人必定都有了一定的改变,我们能做的只能是顺应历史的洪流走完自己的一生,改变的是人和自然界的容颜和面貌,改变不了的是无情的时间。让我们好好地把握现在的每一天,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人生经验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人生一世,只留真情和善良在人间。

                                                          2018年2月25日狗年初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雨加雪 发表于 2018-2-25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连队的春节很热闹,有饺子,有红焖肉,有秧歌,有游艺会,有联欢会,有文艺演出,还有电影。整个连队家家挂红灯,户户贴对联,人人穿新衣,扑克可劲打,全连放假三天,天天都有鞭炮声,比现在的春节有意思多了。

点评

谢谢朋友关注跟帖,各个连队真是不一样啊!祝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8-2-25 19: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2-25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半个世纪前的春节,欣赏了!

点评

谢谢文友关注,祝您新春快乐!  发表于 2018-2-26 19:4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刘文喜 发表于 2018-2-25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分场大部分知青回城了,留下的都是到当地“老人儿"家过的“革命化春节”。由于知青剩下的不多,农场没有什么年味儿,只是吃的很好。

点评

谢谢版主关注跟帖,看来各个连队都是不太一样的。祝您新春快乐!  发表于 2018-2-26 19: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2-26 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1969年的春节我是在外调工作中在黑河招待所过的,把那天的日记翻开看了看,除夕的当天是这样过的······1969年2月16日     
       今天除夕。
       按老例今天就是年关。还是在孩童时代就留下很多关于年的印象,那混合着欢乐,佳肴,祝愿,迷信的过年的热闹与高兴的情景,令我难忘。同样是“爆竹一声旧岁除”,在漫长苦难的旧中国和今天的新社会,却有着根本的不同。过去是迎神求吉,受的是苦和难;今天是大谈革命,迎新春,鼓干劲,感谢毛主席。今天,只有在今天,春节才真正成为中国人民的节日。这节日标志着蒸蒸日上的生活,标志着一个更加美好年头的到来。中国人民深深地懂得是革命改变了一切,是共产党毛主席给我们带来了幸福的今天,我们要永远跟着党,跟着毛主席把革命进行到底。
       在异乡的此地过着孤单的节日生活,我却已经感到周围人们的欢乐,充实,愉快。我漫步在黑龙江畔,想到了很多;我行走在街道上,想到了很多;我坐在招待所里,想到了很多······
        让爆竹声响的更欢,让新春来的更快吧!

点评

谢谢再林大哥关注,更感谢您珍贵的五十年前的除夕日记,把五十年前真实的思想环境再现给我们,也把我的思想空白填补了!祝您新春愉快,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8-2-26 19:5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2-26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了解了50年前的知青过春节。

点评

谢谢老朋友关注,祝您新春愉快,身体健康!  发表于 2018-2-26 19:5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执着 发表于 2018-2-26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执着 于 2018-2-26 09:29 编辑

金火鸟的“五十年前的春节”一文,既是他对他本人所经历的第一个春节的详尽回忆,也是把当年整个六八年下乡知青所处的春节的现实状况叙述了出来。这很好!我们已到了晚年,经常回忆一下在北大荒的经历并写出来,我们都分享,都引起回忆一下,也是一开心之事。期待更多的回忆好文!

点评

谢谢老朋友关注和跟帖鼓励,祝您春节康乐幸福!  发表于 2018-2-26 19:5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8-2-2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五十年了,老战友。回忆一下,是一件记忆犹新之事。多年前,我也写过一篇《醉酒》。

点评

谢谢老战友老朋友关注鼓励,祝您新春康乐幸福!  发表于 2018-2-26 19: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赵伟民 发表于 2018-2-26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乡第一年的春节是在农场过的,记得当时农场职工给留在过春节的知青包了饺子,如何下冻饺,我们上海人都不会,结果饺子变成面片混汤。

虽然过年有饺子吃,但对上海人来说不太适应和习惯,有看到一锅面片饺子,在一二百人的南北大炕上,上海知青在三十晚上哭成一片。

点评

呵呵,是的我也想起来了,连队吃饺子也有这种现象出现,当时连队也有知青想家哭的。谢谢那您的关注和跟帖回忆。祝您新春愉快,事事顺意!  发表于 2018-2-26 20: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18-2-26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美文。元宵佳节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0-18 11:10 , Processed in 1.1875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