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969|回复: 103

返城后日记《我的1979》

[复制链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1-13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79年1月1日
       新的一年开始了。
      早上起来很晚,吃的剩饭。
      上午去二婶处看看。闲谈一些生活问题。我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感觉情感上十分悲凉,在父母晚年的生活中,我有多少应该反悔痛的检讨啊?我做的是不够的。
      晚上包的饺子,没有弄菜,也没有喝酒。
      简单地躺一阵,没有睡实。
      新的一年中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我呢?我的第九、第十册日记已经翻完,自己的激进和幼稚如今叫我脸红。想到自己一步步走到今天,实应严肃地检查。热情是怎样逐渐消退的,怀疑是怎样发生的,思想是怎样动摇的,感情是如何痛苦的,今天自己又是如何“堕落”的。我又取出我的第十一、十二册日记,从1969年5月17日到1970年7月3日,是我回到连队以后到师部搬迁到赵光的一段生活纪实,这段时间整个中国还在文化大革命的热流中,林彪还作为我们的副统帅成为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标志,整个中国还没有经过那爆炸性的震动,人民还在热情的迷雾中。自己当时是怎样的呢?过去的以往,随着故纸的翻动,又历历在目了。
      接到在友和卫红的来信,说他们今年春节不回来过年了。在友调到修理连,不知干什么工作。卫红在托儿所,工作还可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1-14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兄的日记很有生活和情感,有反思,有展望,不甘寂寞。
你在师部工作过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18-1-14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美文。祝您健康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1-14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持写日记是个很好的习惯。再林兄的日记密切联系生活和社会。再现了当时的情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1-14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1-14 11:22
老兄的日记很有生活和情感,有反思,有展望,不甘寂寞。
你在师部工作过吗?

学新:我68年5月8日下乡到农垦黑河一师后勤部,6·18批示后大批现役到机关组建了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三个月后师部搬到孙吴,我在师直属一分队建筑工地当材料验收员。不久到师政治部专案组搞外调,因不赞成搞逼供信和体罚,与某些人不睦,在对所谓的资产阶级当权派的处理上不能领会上级意图,被下放到高机连,先后担当文书,上士,因得罪副教导员和连长去当车老板,到饲养班当饲养员,班长,在师部直属连队组建采伐连时被委任司务长,在小兴安岭熊息沟采伐连干了一冬天。还没有结束,又被军务科调到营建办当采买员。当年师部搬到赵光,我又因为得罪现役的参谋长,在营建办解散后我自动回到连队上食堂干活。此时,我的母亲病重,弟弟妹妹都在兵团,已经有三个孩子的大姐抱着孩子来请我回去照顾60多岁的父亲和住院的母亲。这样我回到哈市,在医院把多病的母亲送走,在得到家变返城的准迁证后,我于70年一月回到了哈市,并立即通过同学到到育英校带帽中学代课,开始了等待分配不得不在学校误人子弟的两年生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1-14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哦,了解再林兄的一段非凡经历,曲折坎坷,初心不改。宁可玉碎,不求瓦全,值得敬佩!我也有一段受到打击报复的痛苦经历,但远没有你这般时间长、过程曲折。但最终小人不得好报,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1-15 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1-14 16:43
坚持写日记是个很好的习惯。再林兄的日记密切联系生活和社会。再现了当时的情形。

正是兄弟这样的一些朋友关注,才使我坚持发下去,回顾那一生中每一个脚步。也许充满着错误,但是真实的;也许是幼稚的,但是坦诚的;也许是小气的,但绝对对得起朋友和亲人的;也许太过斤斤计较,但是不会和弱者角力,绝不向强势低头。算命的说我“吃一百个豆不嫌腥”“生就的脾气长就的肉”性格决定命运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1-15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1-14 19:49
哦,了解再林兄的一段非凡经历,曲折坎坷,初心不改。宁可玉碎,不求瓦全,值得敬佩!我也有一段受到打击报 ...

哈哈,不平凡的经历现在看都是宝贵财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1-16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1979年1月2日
       非常扫兴,在班上和杜主任发生不愉快的谈话。他说我的“检查”有“对立面”有些话“不能那么说。”我对他的指责表示异议。对于我的检查,关键是我有没有说出错误所在、认识态度、改正决心,至于语言上的某些“缺点”我是难于克服的,也没必要克服。我拒绝修改我的检查,但可以继续检查,因为第一次检查可以认为“不深刻”。我“检查”的是错误,不是向单阎王之流屈服。单阎王在各个班进行恶意的煽动,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没有办法阻止他的中伤,但我可以向任何人解释问题的真相,这也是我的自由权利。杜某人后来急眼了,好像是我的态度触犯了他的自尊心。我不急眼,我以谦和的态度向他表示准备接受制裁。并且告诉他,我今后不说话,不表态,犯了那条,按条例办好了。
      当我想到全国,想到将来,我的心总是愉快的。但一想到我的上司,我们的车站,我的心总是沉重的。然而,愉快总要战胜沉重。如果把个人的得失抛开就可以得到真正的解放。就可以在生活中冷静地向前走去。
      睡一上午。
      下午去阿妈处。得知阿爸在运动的后期被停职检查,原因是他负责的工作管理混乱,有人揭发的一些问题。什么问题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一个一心工作的人,身患疾病,还废寝忘食。对于他如此下场我反而很欣慰,他不留心眼,终于中了别人的毒弹,你的一腔热血又有谁人可知?这次一挫,比文化大革命的一挫更好,可以退休自娱,不再拼命地工作。
      有些感情常常是奇怪的,本来应该在工作中大干一场,可不能大干,有人阻止你,你有什么办法?比如我的工作,人家总要挑你的毛病,甚至说你"抢计件冒高”“为的是挣钱”那就少干点,不就“将功补过”了吗?
      看电视《巴黎圣母院》这部根据法国19世纪作家雨果的小说拍摄的浪漫主义的反封建的电影,生动深刻地揭露了封建贵族、宗教僧侣的虚伪和残暴、险恶和卑鄙,歌颂了善良的吉卜赛女郎和丑陋的但正直的教堂敲钟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1-17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1-16 20:22
1979年1月2日
       非常扫兴,在班上和杜主任发生不愉快的谈话。他说我的“检查”有“对立面”有些话“ ...

你先进了,落后的怎么办,他不是想迎头赶上,而二是要‘灭了’你!关键在领导怎么导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5-21 11:14 , Processed in 1.1250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