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7686|回复: 248

返城后日记《我的1976》

[复制链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15 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再林 于 2016-1-15 05:45 编辑

                                           1976年1月1日

       1975年过去了,1976年开始了。
       我是在工作中,度过这新的一年的第一天。
       值得注意的是,毛主席十年前的两首词公开发表了,两报一刊以毛主席诗词中的一句话“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为题发表了重要的新年社论。毛主席1965年写的这两首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以高度的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形象,描绘了国内外“天也翻覆”“旧貌换新颜”的大好形势,歌颂了革命人民“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英勇气概,揭示了马列主义必胜,修正主义必败的历史客观规律。毛主席这两首词的发表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重读毛主席的诗词,使我们心情激动,更加充满夺取新的胜利的信心。我们的前途是无比灿烂的,但道路是曲折的,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元旦社论首先论述了毛主席两首诗词的意义,接着概述了文化大革命以来新生事物的成长,革命与建设的成就,指出这是对“今不如昔”谬论的驳斥。然后综合指出新的一年的任务,简单明确。接着论述“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这一马列主义基本原则,传达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再一次强调和阐述了党的基本路线,告诫全党,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偏离社会主义方向。在谈到这一方面的问题时重点指出正确对待文化大革命的问题,主要表现在对待社会主义新生事物上,指出对待新生事物应当采取积极的态度和措施,使之更加完善。切不可像资产阶级贵族老爷那样,横加指责,大泼冷水。更不能跟着一小撮心怀敌意、别有用心的人扼杀新事物。要求我们继续搞好教育革命、文艺革命、卫生革命和各条战线上的斗批改。接着,强调如何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强调围绕阶级斗争这个纲,依靠群众,调查研究,总结经验,抓好典型。然后,强调党的领导和解决路线是非的政策。最后,论述国际形势。在结尾引用了毛主席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鼓舞人民披荆斩棘,奋勇前进。
       毛主席的两首词抄录下来,可以实时学习。
       早晨,我只炒了鸡蛋,喝杯啤酒,吃的大米饭。中午,我去阿妈家吃的,是炖的鸡,闷的大米饭。晚上下班到家,不想弄什么,但还是炒个菜,喝瓶啤酒,早些休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木子 发表于 2016-1-15 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哥的返城日记,记录着曾经的岁月,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是那时真实的生活。读着日记,同您一起回首197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6-1-15 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看吧,这一年我最熟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6-1-15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首诗,当年我们背的滚瓜烂熟,随时随地的应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16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再林 于 2016-1-16 13:20 编辑

                                 1976年1月2日

      去阿妈那里把大华和东东接回家。东东是我背着骑自行车接回来的。
      下午睡觉没有睡实。饭前又看了一会书,都是些资料之类,好多东西忘记得厉害,从新翻找困难。毛主席的两首词试着可翻译出意思,但对65年当时的背景又有不确之感,翻找之际,一时不能凑手。
       1976年1月3日
      昨晚上突然得了急性淋巴结炎,到急诊开了假。半夜从班上回来,叫了半个小时的门,大华睡得太死了,以至于我的嗓子加重了炎症。
      今天又去车站到车间看病,这次卫生所的大夫很痛快开了假,但没有好药,只打了黄连素、穿心莲之类。决定休息今天看吧。真是厉害了,这种病还相当缠人。
     晚上,我的一只水桶被人偷去了,这当然怪我大意,把水桶放在了小院门口,而小院门又是总开着的。但是,这何尝不是说明我们的治安到了怎样的程度。仅仅是傍晚,我们人都在家里,就敢偷,估计不是远贼。无论什么样的贼,可恨的是没有使的,不能不让我闹心。
           1976年1月4日
      给父亲洗衣物。年前,还要把被拆一下,屋子收拾一下。没有办法,父亲是我的最大牵挂与负担,痛苦的是我不能让他更愉快、更舒心。只是让他混过一天天罢了。
          给胜利写了一封信,寄去一张东东的照片,并题诗一首:
     如今方半岁,将来未许知。
     殷殷父母心,从不怕云痴。
     天伦无限乐,白发一瞬时。
     寄言群儿女,妙处更深思。
                       1976年1月5日
     去单位打针开药。嗓子已经好了,但淋巴结还可以摸出。没有好药,只是黄连素、穿心莲,当然好得慢了。
     晚上柏苍来,大华弄菜我们喝了点酒。没有想到大华切了手指头,流了不少血,影响了大家的情绪。我的负担加重了,大华的痛苦增加了,乐极生悲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17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1976年1月6日

     继续打针。
     上街买回春节供应的半两木耳、5合香烟、1斤粉面子。又到粮店买回供应的2·5斤豆油。二姐给的10斤汤油全部吃完。
     晚上,玩了一会麻将。
           1976年1月7日
     又开了两天假。现在感觉很好,没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只是淋巴结的疙瘩还有些活动,据说过一段时间可以销掉。
     到国君处看看。
     接到振东一封信,得知冯恩全走时交代他给我弄10斤肉,5斤豆油。不知为什么,大华的药费还没有报销。我打算明天去一次赵光。
            1976年1月8日
     除去单位打针,没有出门。
     家务永远干不完,弄得精疲力尽。
     决定晚上的车去赵光。
          1976年1月9日
     早晨到赵光,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中国人民敬爱的总理周恩来因病医治无效于一月八日逝世。这一令人巨大悲痛的噩耗,使我们沉浸在无言的痛苦中。总理的伟大,他的崇高精神,感人至深。他是中国乃至世界不可多得的伟大人物,他是我们先辈中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之一。他的离去,给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正如毛主席所说:“谁来修,鬓已秋。身躯倦,而天下红遍,江山靠谁手?”老一辈的革命家相继离去,中国的前途将是怎么样呢? 毛主席的担心更增加了我们的忧虑。
      在大楞处住下,明天去连队。老洪不在家,大楞调到粮食组当调粮员,关于肉的问题只有到连里解决了。
          1976年1月10日
      早晨大楞的汽车把我送到连队。用最快的时间顺利地同有关人员交谈了情况,开回大华去年年末的两个月工资。正巧连队杀猪,给我弄了20斤猪肉,5斤油,一袋面。花了30多元钱。下午,大楞的汽车又来接我,直接到赵光。晚上,乘坐604次临客回哈。粮食组的王喜仁送我上的车。非常顺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18 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子 发表于 2016-1-15 06:22
老大哥的返城日记,记录着曾经的岁月,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是那时真实的生活。读着日记,同您一起 ...

谢谢木子的关注!祝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18 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再林 于 2016-1-18 04:49 编辑

                                   1976年1月11日

      早晨到家。
      小光中午到家告诉我月琴从宝泉岭回来在哈过年。留他喝了点啤酒,吃的大米饭。
      父亲又跌了一跤。寂寞的父亲总想走动,可哪里走得动呢?结果更糟糕。我更闹心。
     小徐来了,告诉我明天回赵光,没有吃饭,匆匆地走了,让我明天送站。
     几天来,广播里只有新闻和世界各国政要们给周总理的唁电。全国上下都是悲痛的。但生活还是要进行下去。未来,谁来担当总理的职务呢?
                          1976年1月12日
       到车站卫生所看病,淋巴腺炎症还没有好利索,但大夫决定让我上班,总算是把上个夜班的病假条补上。
      下午去道外给父亲开假和药,顺便到俊太那里。见到了俊太和月琴。月琴今晚要去龙镇看望妹妹,我正好在三棵树送她和小徐。在俊太处只坐了半个小时,就匆匆地赶回了家。
      到车站接大连的车,结果高毓利弄错了车班,白跑了一趟。上个车班应该接,错过了,不知怎么处理的,只好三天再接了。
      晚上吃过饭就要去车站送月琴和小徐了。一天够忙了。
                          1976年1月13日
      上头一个班。中午时发生一起撞车事故,原因是溜放速度过快,停车晚了。当时我上闸,三辆车我在头辆P30的车上,当发现距离15道的停留车还有几辆远,而推进的车速还在20公里时,我果断地跳下了车。车被撞坏了大钩托板和弓架螺丝。这事我是没有责任的,但还得去交班。可是我的嗓子又发炎了,所以下班就回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春之韵 发表于 2016-1-18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的日记记载的真详细,难怪日后写出如此好诗!生活的磨难没有误你笔耕,更增添了诗词精彩的底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18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春之韵 发表于 2016-1-18 07:09
大哥的日记记载的真详细,难怪日后写出如此好诗!生活的磨难没有误你笔耕,更增添了诗词精彩的底蕴!

谢谢汝兰。好脑子,不如烂笔头子。自从我返城回到家和父亲一起生活,我还养成了记账的习惯,因为父亲当时开的多。尤其结婚之后,花一分钱都记账。可惜,后来那些账本没有保存,如果一直到今天,那可有意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4-23 11:53 , Processed in 1.1250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