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332|回复: 10

罗帆 醉 酒 [散文]

[复制链接]
罗帆 发表于 2014-11-25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罗帆 于 2018-2-26 11:13 编辑

                            醉 酒
                                                                       
                                 罗帆

    酒与中华文化是有着很深渊源的。把北大荒的酒令、故亊,扯进来热闹就更多了。古往今来文人雅士吟诵放歌,平民百姓人生得意或身处逆境,大凡喜乐之声,悲怆之举都与酒有着密切联系。刘伶醉酒的传说, 李白斗酒诗百篇的隹话,甚至还有酗酒的灾禍。实在是太多,太丰富了。食色性也,老祖宗聪明这几个字含意深着呢。谁能不偶然一醉呢,科学俗学尽在杯中涵容了雅趣。生活中若有闲暇,斟上几杯,缓解压抑郁闷,释放一下是很有益处的。

    记得当年未满二十岁,尚在北大荒下乡时,就曾有过一次酒醉的经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不久就把查哈阳农场分成三个团,我记得当时叫万发三连,后来是六十七团二十连。一九六九年春节前夕,兵团对下乡知识青年提岀春节不回城边彊闹革命的要求。腊月三十晚上,天下着不大的雪。雪返光并不算太黑暗。吃完忆苦饭,连部办公室空蕩蕩的,指导员丶连长等领导都回家和老婆孩子守岁团圆去了。撇下知识青年们像散群的羊沒人看管喽,我们同学校来的荒友们很自然地聚在一起。寒冬夜沒有可消遣的其它去处,只好无奈地坐在知青宿舍的炕檐上发呆。事实上大家就是一群刚开始独立生活的大男孩,本来自理能力就先天不足。根夲就沒有人家女生宿舍那么有秩序,乱哄哄瞅着极不顺眼。北炕第二个窗子上右角玻璃破了个洞,不知是谁用条带着破补钉的裤子把洞子堵住了,男裤裤裆前的扣子被夜里西北风吹得不间断地唿哒,敲打着残存的玻璃碴,夜深人静时这声音真挺瘆人。男生们生活散漫惯了,每天都这样凑合着得过且过,已经略生麻木不那么敏感了。闲极无聊中几个人只能一起眼睛直勾勾地瞅着柴油灯残淡的浊光,守望着这毎人仅有的六十五公分行李铺位黯然神伤。唉,除夕夜过年嘛,总还算有些喜庆心情,三天不用出工,也沒人领着念语录。挺好的,放松嘛。大家漫无边际地闲聊着,毕竞那个时候都很年轻,听个故亊就能兴奋半天。柴油灯烟呛鼻子,时间太难捱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声:喝酒!

    大家不约而同都拿岀统一发的印有“上山下乡光荣” 搪瓷铁缸子,一溜烟儿跑到距宿舍仅有百米之遥的酒作坊。因为是大年夜,酒作坊打更人并未介意这帮年轻人。跑在前面是大鼻子王跃选和张键,学着他们的样子我也大胆地舀了滿滿一缸子,这一下子足有一斤半。人都说这酒是诺敏江水的滋味,那水甜,焖大米饭格外香。查哈阳是水稻之乡,盛产地道的东北大米,老早以前就岀名着呢。啧啧,酒是从钖锅里淌出来,直接流到大缸里,还沒凉透呢。那年代酒绝对不掺假,纯粮食烧酒最低也有六十五度。小白脸程义为嘴急先笑咪咪呷了一大口,呛得咳嗽了老半天,沒喝多少就脸红气短兴奋了不大会儿,就先趴下了。孟昭春、翟毛去伙房拿来咸菜疙瘩,用小刀切成块儿,这真好边啃边喝,咸菜下酒夠味。翟毛喝酒比较老练,一点儿一点呡,不光自已品还不时瞟东瞟西看别人。说实话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喝白酒。虽说曾喝过哈尔滨啤酒,喝一杯脸和脖子都红透,明白人一眼就发现。我自己都胆虚,觉得实在不是喝酒的料。北大荒白酒与哈尔滨啤酒是绝对两码亊嘛,根本不能相比。悠然想起那老烧酒才真正叫酒呢,醇!前几口稍觉有点辣,后来大口吞喝就觉不岀什么味了。越喝越来劲,越喝胆越壮,索性放开了,狂躁了一通。酒,是有一种神奇功力的。喜欢唱歌的原双吉唱起: 亲爱的小鸽子......。大头苗钖海唱起李玉和那段:临行喝妈一碗酒......。大家随声附和跑调的、狂吼的,杂七杂八闹哄哄乱作一团,搅得旁边女生宿舍里也敲起脸盆,那声调有高的带着花腔,汇成了荒原交响。唱着唱着,不知道谁先哭了。说不清是思乡恋城,还是年少想家,情之所至青年们哭声一片。好傢伙,稀里糊涂闹腾了整整一夜。

     柴油灯熄了,窗外又飘起雪花。天亮了,雪返光刺眼。男宿舍里依旧一片狼籍,同学们横躺竖卧醉倒了一大群。仅此一饮,想来后怕。只是年轻人不知酒的利害。一斤半北大荒纯粮酒,造得人昏沉沉一醉三天三夜,直到大年初三早上觉得口渴又喝了一大碗凉水,才算醒过来。按传统习俗过了旧历年才算长一岁,老辈人都说一岁一长心眼儿。至今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这次大醉之后,我竟大彻大悟,倒觉得自己更像个男子汉了。从此对北大荒当地产的白酒产生了兴趣,现在也一样。各地的地产酒叫:小烧,各有特色。确有口感好的也要沽上一点,却怎么也都品不岀当年的那个味来喽。当时我们二十连唯一的大学生,后来读八一农大后,留在黑龙江省农垦经济研究所当领导的孟昭春召集了几次聚会,喝的酒都是上档次的好酒,爱与我开玩笑的大鼻子王跃选还常提这件事呢。大家回首往事相互品评,戏谑中荒友们都有这种感觉。真想当年那酒,那味。醇。

     虽说过去已经多年了,但这次酒醉始终使我记忆犹新。就从那次开了头,我居然学会了喝酒。以后喝酒竟然再没有那么酩酊大醉过,脸由红变粉冲动中始终能严格掌控自己,留下点能喝酒的名声。我坚信东北人的酒格,喝好不能喝倒。不论什么场合,人一定要保持清醒。当然了,饮酒一定要有度,用北京话说只当生活一乐而已,切不可过度迷酒和酗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陆华 发表于 2014-11-26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是苦涩的,也有美好。当年的海量,如今的小酌,都是生活的历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过程是美丽的 发表于 2014-12-24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帆战友,你好!那青涩的年代渐行渐远了,无论是欢欣还是苦涩,经过岁月的沉淀,都变成了值得珍藏的回忆!顺祝健康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摇头狮子 发表于 2014-12-24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酒,一醉解千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秋兰 发表于 2014-12-24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兰 于 2014-12-24 20:02 编辑

罗帆战友你好!赏读你的佳作!学习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人生难得几回醉?醉酒当歌,人生几何?品味人生,借酒盛情,现在我们的年龄都已不盛酒量,望战友们注意身体,多多保重!祝你圣诞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罗帆 发表于 2014-12-25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谢各位赏读。恭贺各位圣诞快乐!
    二、谢羙丽版主注视了!在下有礼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罗帆 发表于 2015-1-19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程是美丽的 发表于 2014-12-24 18:58
罗帆战友,你好!那青涩的年代渐行渐远了,无论是欢欣还是苦涩,经过岁月的沉淀,都变成了值得珍藏的回忆! ...

渐行渐远了,无论是欢欣还是苦涩,经过岁月的沉淀,都变成了值得珍藏的回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雪城知青 发表于 2015-1-21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雪城知青 于 2015-1-25 09:14 编辑

     罗帆兄的文笔、才情,在哈北网可以大展您文采飞扬的诗文。希望有机会借北网活动之时,一睹仁兄未曾谋面的风采。期待,祝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罗帆 发表于 2015-7-5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渐行渐远了,无论是欢欣还是苦涩,经过岁月的沉淀,都变成了值得珍藏的回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罗帆 发表于 2018-2-26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渐行渐远了,无论是欢欣还是苦涩,经过岁月的沉淀,都变成了值得珍藏的回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1-14 10:30 , Processed in 1.14843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