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3149|回复: 282

返城后日记《我的1973》

[复制链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19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73年1月1日
      开始了我的1973年的日记。首页仍然是我的《生命之歌》:
           动乱的年代,
           前进的祖国;
           年轻的我们,
           朝气蓬勃!


           千斤重担,
           不过练就了筋骨;
           万阻千难,
           更使我引吭高歌。


           过去,
           从来没有屈服,
           今天,
           也不做奴隶生活。


           死去的,
           让我永远奋斗;
           活着的,
           教会我更懂明哲。


           不再受别人的欺骗,
           也不会盲目地生活;
           要学会洞察一切,
           还要气壮山河!


           不再轻信美言,
           不管他怎样会说,
           要迈出自己的步伐,
           坚持自己心中的原则。


           原则毕竟是原则,
           我们学会了灵活;
           为了前进每一步,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坚强,
           我们的品质;
           策略,
           我们懂得。


           前进吧,
           不要被挡住道路;
           飞奔吧,
           乘着时代的列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0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2日
       新的一年开始了,世界怎样,祖国怎样,新的一页要添上什么呢?
       事情总是十分复杂的,要认识一件事物常常需要很长的时间。况且,当局者迷,人们常常自己欺骗自己,把自己引向遥远的路途。捷径是不能走的,但不走多余的路,或少走多余的路,却是要认真总结经验的。
      本来今天到铁路,又变了,说是10号听信。一而再,再而三,组织上办事尚且如此,何也?可以肯定,政策的问题。原来是要什么工种招什么人,而且各区十分明确,现在要打乱重分,显然是为了走后门方便。乱了,才可以浑水摸鱼呢。真是夜长梦多,就拖下去看吧。
      正好可以抓时间搞学生的鉴定,为结束学校的工作打好基础。晚上还在家里解决两个学生的问题。作为一个教师,全凭一颗心去工作,无论什么学生,都要把他们看成是祖国的未来,将来的希望。不能掺杂个人的私念。只要在这个岗位一天,就要去教育学生,引导他们。一个教师是多么容易变成多元人物,变成说教者啊。要成为一个内外一致、言行一致的人是多么难,多么宝贵啊。可惜,道貌岸然者太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1 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3日
      学校的工作进行得是很顺利的,明天就可以完成学生的鉴定工作。
      等待中时间和精力的浪费是惊人的,我仿佛沉没于利害关系中,过多地看到困难,觉得自己无法奢谈革命了。其实在矛盾的心境中生活,人总要有点精神的,总不能只为自己活着,要弄清楚怎样活着是有意义的高尚的,理直气壮的。要回到有意境的生活中,否则,精神的支柱垮台了,活着的毅力就消失了。现在还是彷徨中,探索中。时间从身边溜走了,要拉住时光,不能再虚度了。
      学习《元旦社论》。今年的任务首先是批修整风,主要还是抓农业,其次是基础工业、原料、材料、燃料、电力等工业。其他行业如教育,只有一句话“继续发展”情况是不清楚的。主要矛盾还是生产,这个问题不解决,人民的生活基础就会动摇。主要是思想的混乱,澄清思想是当务之急。
     晚上练歌,唱的口燥舌干,回到家已经六点了。
     读《金光大道》,这是目前风行的一本书。
                      1973年1月4日
      要走在工作的前面。鉴定已经搞完,开始全面统计学生排队情况,争取明天结束。
      晚上继续练歌,检查节目。我的角色是领唱。真是鬼知道为什么让我干。推辞是不好办的,要坚持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2 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5日
     工作基本全部完成了,如果不是有个别学科的成绩至今不能给我,那么连成绩也都上到学籍薄和通知书上了。这项工作要拖下去,没有办法。
     学生的考试已经全部完成,剩下的是民主鉴定,那是走过场,老师反正是不必看的。再就是毕业教育,要争取完成全过程。
     最近有些失眠,大概是考虑问题太多。但考虑了什么呢?什么都没有考虑。
          1973年1月6日
     一上午无事,帮助语文老师批了一本卷子。下午所有的成绩统计完毕,完成了学籍卡片和通知书的工作。剩下的工作就是民主鉴定的过场,选举三好学生和填写毕业生登记表。日程安排了四天,我看有一天足够了。
    应该接到大华的信了但没有接到。大华出院了没有呢,什么时间回来呢,我怎么给她写信呢?还是等她的信。
    夜静思如澜,万感绕心田。
    人生何如梦,悠然日复年。
    老友分东西,夫妻望眼穿。
    更看今朝事,未卜待来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3 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7日
     星期天。
     上午给父亲洗了两件衣服,之后安排一下要做的事。我买了小肚,爸爸在家炒咸菜,煮鱼酱,弄肉,我去阿妈那里送去一些小鱼。
     下午去道外转一圈。到老袁处,他不休息,见到大婶和妹妹,唠些家常而已。又到俊太家坐一会,看到五嫂和小香,得知五哥到上海出差,大娘去大姐那里了。从那里出来,又到韩昆那里,正巧一个小学同学结婚,在韩昆家里摆了桌子,我于是不得不坐下喝点酒。韩昆的情况很好,姐姐已经从外县办了回来,正在给妹妹剑峰办理呢。大叔是整天忙乎,为了儿女真是别无他求。韩昆已经转正,在机关干技术员工作。关于他的对象,真应该抓紧呢。今天结婚这位是我小学二年级的同学,只是面善而已,已经没有印象,刚刚从兵团调回到十中报到,情形十分像我。
    最后到老朴那里坐会,所谈者不外乎返城、工作一些话题。
              1973年1月8日
    接到大华一月七日来信。她还没有出院,寂寞的生活使她产生种种不满。我立即给她写了回信,对她进行批评和劝解,不知能否安慰她。
    种种新闻,千奇百怪的事情,每天都发生着。我们常常为别人不平,为他人感叹,其实,倘若认真分析自己,不也常常看到评说的影子吗?
    今天学校进行自我鉴定,大多是认真的,少数是糊弄的。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是比较盲目的。正是:
    空想又空想,追求复追求。人间多少事,白把汗来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4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9日
      区下乡办的老栾同志并没有答复我是否可以办理大华的户口问题。据我所知,类似大华这类人区里就有权审批,他显然是在拖延。这种拖延能到何时很难说,但总不能一直拖下去吧。
     发走给大华的信,却又想念起她来。她来信的不满还是有道理的,可我还是希望她谅解我,想着我,坚强起来,勇敢起来。在那遥远的地方,在医院冷清的病房里,她能不想我吗?一切都会变,一切都可以克服,我们遇到的小小困难,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我正在看一本苏联小说《猎人的故事》作者是阿拉米列夫。他的确是别具风格的作家,以擅长写自然景物、猎人生活著称。虽然刚刚读了几章,主人公的经历所揭示的画面,已是十分的清晰而粗犷,让人对大自然的美丽和猎人的勇敢生活寄以无限的向往,对黑暗的沙皇统治感到愤怒。小说简练的对话,明快的语言,给人以快感,就像那自由的猎人生活和风吹云走的蔚蓝的天空。
     但我不能不放下我的书本,太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5 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10日
     我已经正式拿到了铁路分局装卸作业所的调令,分配到三棵树货物处装卸作业所,并且已经报了到。
     我就算一个装卸工了吗?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吗?就要告别两年的教师生活了吗?对新生活的向往,对一切都要试试看的欲望那样强烈地吸引着我,我该大胆地举步了。
     调令的日期是72年12月20日,工资一栏是33元,备注中写着“任装卸工,六个月试用期”字样。我粗略地观察了装卸工的生活,在货场上正有一台汽车装着成袋的白灰,装卸工都成了白色的了。在别的地方的装卸工,也都肮肮脏脏。我就要加入这个队伍了,甘心情愿让工资由38元变成33元,由坐板凳变成扛大个了。这种变化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呢?对于我已经无所惊讶了,都是自然而无可非议了。
     学校方面还没有正式告退,但知道的已经不少。学生们两天后就要毕业了,该做的工作基本上全部完成了,就剩发通知书了。我也算是尽了一份心,对得起孩子们了。
     关于教师的汇演,我无法力辞我的角色。换了一个人,大家都不同意,领导也注意了,只有担到底了。今天已经通过检查,只有13号一天,坚持一下吧,算是告别教育界的演出吧。
     读完《猎人的故事》第一篇“暴风雨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6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11日
       装卸工和运转的“钩子手”们在三棵树车站的党委办公室进行学习。主持我们学习的竟是一个69届的毕业生,由装卸作业所派来的临时工作人员。最初的内容还是生动的,车站的姜书记讲了话,看得出是一个成熟的干部,虽然外表上只是像个工人。他讲了形势,谈了年轻工人的改造,提了几点要求。不过,这些汇聚到这里来的人的思想却不是学习能够解决得了的。除了33元的装卸工,就是20元的钩子手,大都拉家糊口,人们的思想怎么能踏实呢?很多人住在道里、道外、甚至是顾乡,到这里上班要有多大的困难啊。一个钩子手孩子才两个月,每月20元工资,岂不是开玩笑一样吗?让大家谈自己的思想,谈什么呢,他们的境界能高起来吗?困惑,不解,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做。尽管,人们不得不说几句高调,也仅仅是百般矛盾的痛苦自白而已。
      不管怎么样,我是要在这里实验一番。也许不合理的东西要把我气得发疯,我也不怕,倒十分的高兴。此刻,我想了很多······
            1973年1月12日
     上午用很少的时间把学生打发回家,之后去车站听取站长的讲话,主要是铁路的性质和特点与对我们的要求。下午,到学校把最后的工作全部完成,并练了最后一次节目。
     又读了两篇《猎人的故事》欧丽嘉和马尔铁诺夫的美丽爱情故事深深地打动我们的心。伴随主人公踏遍丛林观光俄罗斯大好河山的足迹,他们的爱情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没有嫉妒,苦闷,脆弱,只有健康和热烈,最后情节的安排更富有戏剧性。为欧丽嘉所言“假如我要爱就永远爱下去,一直爱到死”而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桂宝 发表于 2014-6-26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当教师去当个力工,这样的事不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4-6-27 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1973年1月13日
       上午参加太平区文教系统的文艺汇演,十二中的大合唱是第一个节目,实在是滥竽充数。所有的节目水平没有超过文化大革命中的,就艺术而讲也没有超过文革以前的。
      下午去车站,已经无法学习什么了,便参加一点劳动,把院子里的积雪清除了。剩下的时间就到处看一看,逛一逛。大家的心情是想了解环境,看到光明。但光明何在?只看到无数的“为什么”大家的心里都没有底啊。在人生的选择上,有多少曲折的路,这是决定命运啊,稍有不慎就要铸成终生的大错啊。
      晚上妹妹回来,是放假了,在家可以呆一个月。
           1973年1月14日
      今天是旧历12月11日,母亲去世两周年,我和两个姐姐一个妹妹给母亲上坟。
      白茫茫的原野上没有风,天气晴朗。在东风阿什河水的东侧有一片平坦的大地的边缘,母亲在坟墓中安息着。两年过去了,母亲的容貌,她留给我们的恩情,永远萦绕着我们的胸怀。那简单的供果,飞舞的纸钱,妈妈是不会享受到的,那不过是安慰着我们的心。那伤心的哭声,也救不回妈妈,她永远离开了我们。在人世间,妈妈尝受了多少苦,她对我们慈母的心肠是何等的温暖,而我们对妈妈怎样?我们在继续活着的时候,有多少时候想着妈妈?今天的日子好过多了,妈妈却失去了。可妈妈的精神,我们是不能丢掉的。她将激励我们正直地生活下去,争取健康美好的将来。
      下午学校会餐,也许这就是我和同志们的告别宴会吧。
       接到大华一月十一号的来信,说了好多温暖的话。她准备回来,不一定哪一天,因为车总是晚点,不让我去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0-16 04:16 , Processed in 1.250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