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2458|回复: 95

萍踪传书(连载)李敏

[复制链接]
李科敏 发表于 2011-12-18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陆华 于 2011-12-19 18:06 编辑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既然是包工,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之下,我拼命干活以求赶时间完成任务。我先粉刷天花板,其次二度油漆厨房组合餐柜,然后裱糊墙布,最末铺设地板。中国人搞这些玩意有点经验,没想到在北欧能大显身手。连续一个星期,我废寝忘食发疯般的干。老太太感到非常吃惊,除了我的工作效率以外,发现我在整个劳动过程中从不进食,如同一台传说中的永动机,不停运转。一则过于专注,根本想不到吃饭,二则花钱买食物太过浪费,反正下午回到饭店,总能够找到吃的。拿到工资以后,第一件事是从邮局寄了只包裹,是柳太太送给我儿子的衣服,我在其中偷偷夹了数十美金,虽不是大数目,对于远在天涯的妻子,多少是个慰籍。

             于老板恐怕是全挪威最玩世不恭,也是最敢于漠视移民法的华人老板。在整个饭店中,除了我们,还有四个黑工,分别为一个波兰人,一个摩洛哥人和一对斯里兰卡兄弟。

        波兰人原本是华沙体育学院的教师,确有一副运动员的体格,高大茁壮,能说一口流利而带浓重口音的英语。他的性格桀骜不驯,有一种对东方人毫不掩饰的蔑视,除了厨师长以外,对其他中国人从来不称其名。但是,他又必须在中国人手下做最低贱洗刷盘碟的差事,那种不仅单调而且肮脏的的勤杂工作,白人至上的傲慢和现实地位形成巨大的反差,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那被扭曲的内心有多大的憎恨。从他的身上可以发现,欧洲常见的新种族主义社会心理,尽管没有对肤色,生理露骨的歧视,然而认为种族文化有其优劣之分,实际上是旧种族主义的衍生,并非跨文化交流的福音。可笑的是,即使同是白色人种,西欧人骨子里却瞧不起东欧人,对这位新种族主义分子,是个莫大的讽刺。
         他痛恨苏联和布尔什维克,有一次他用锐利的目光看着我,问道,“是斯大林主义的信徒吗?”反问,为何想起来提这样的问题?波兰人一下子沉下脸说,他不能忍受身边的魔鬼。当波兰人说起二战时期苏德两国瓜分波兰和卡廷森林屠杀案中,斯大林下令处决二万名波兰军官的民族恩怨,他的脸上肌肉抽搐,充满极端的仇恨。
         波兰人对我们说,挪威是个人间天堂,自由而且富有,何不设法留下来,何况老板又是民族同胞,必定鼎力相助,不会克扣工资想必当然,成全我们得到正式劳工许可都有可能。对此我们置之一笑,在这方面外国人比我们中国人可要天真许多,或者是我们比他们要世故成熟不少。我们反问他的打算,他说话很谨慎,不过天长日久,总要漏出什么

              他是波兰自由团结工会成员,作为当时世界十大新闻之一,团结工会事件即便在中国也不陌生。团结工会是八十年代波兰自由工会,成员多为产业工人,最高峰超过一千万会员。波兰是典型的苏联式计划经济,大中型企业清一色是国营的。所谓劳资纠纷就是企业工人与政府的矛盾。工人运动也就成为政治运动。这位体育教师十分崇拜出身卑微的团结工会领袖,说起曾是造船厂电工瓦文萨的故事时如数家珍

            这位团结工会会员自称到北欧旅游,遗失了护照,挪威警察答应,如果他能找到住房,即可发给挪威护照,当前他在外打工并不受限制,拼命赚钱争取早日把女友接来。从波兰人那些真言与谎话交互的谈吐之中,除了作为自我优越感十足之白人对他人智商的低估以外,可以从中看得出一些蛛丝马迹,这位波兰同事不过是众多东欧政治难民中的一员,通常人们用这样的手法,取得西方合法居留权

           撇开他的弱点不说,此人的确是个奋斗型的人物。为了及早适应挪威社会,每天工作以后,通常熬夜至天明,挑灯苦读挪威文。他有一种和常人不同的特殊功能,如果手头上没活,即坐在厨房通往餐厅的台阶边,在嘈杂的环境下睁着眼睛打盹,不可思议令人吃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陆华 发表于 2011-12-19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华 于 2011-12-19 18:17 编辑

              李科敏 你好,你的长篇小说字有点小,下次发稿时,点高级模式。在高级模式里发稿,并选菜单中的5号字,字体就大了。你的文章很吸引人,欣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科敏 发表于 2011-12-26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和问好版主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车上的观光客抚今追昔感慨万分,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先声夺人超过任何民族,祖上的能工巧匠建造了无数的人文建筑,但是由于饱受劫难,能够保存下来的屈指可数凤毛麟角,竟然没有一个都市可以象伊斯坦布尔,完整保留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想到这里人们不禁扼腕长叹。
齐齐格一面熟练地开车,一面和客人们聊天,就像个出色的导游地陪。她饶有兴致地谈着自己的国家和民族。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土耳其和德奥结盟,战败后,土耳其的大片领土被战胜国瓜分,割让了小亚细亚和阿拉伯行省,丧权辱国痛定思痛。此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土耳其牢记历史教训严守中立,果然逃过一大劫难。战后与西方结盟并接受美国马歇尔计划的经济援助,用山姆大叔的能量来复兴自己,借他山之玉谋我发展之路。土耳其是入盟北约组织唯一的伊斯兰国家,同时参加了欧委会和欧洲经合组织,其外交重心在西方,已经向欧共体申请加入会员资格。
土耳其是亚洲和欧洲的地缘结合部,两种迥然不同的文化,社会和经济体制交汇,形成巨大的冲击力。这种在不同文化价值观念矛盾冲突的背景下,进行历尽艰辛的时代变迁,是不少第三世界国家现代历史中似曾相识。
1923年的瑞士洛桑会议确定,土耳其取消苏丹制成为共和国,由凯末尔为第一任总统。从此土耳其在凯末尔的领导下进入现代化进程,这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文字由阿拉伯字母改为拉丁字母,从德国,瑞士和意大利等国借鉴现代西方法律意识,凯末尔政权力推世俗化实行政教分离,废除国教和伊斯兰原教旨的深闺制,妇女禁止带面纱,禁止一夫多妻等等,妇女地位得到提高。提到被尊称为国父的凯末尔,齐齐格眸盈秋水,看来这位年轻的大学生十分崇拜他,就像中国人缅怀孙中山先生一样。只要是为国家社稷无私奉献的政治人物,青史标名留芳万古,人们会世世代代怀念他们,这一点上,看来世界各个民族都是同样的,没有例外。
齐齐格驱车来到了一个安静优雅的港湾,叫做塔拉巴雅湾。这位业余导游倒是十分专业,把客人带到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最漂亮的景点。琥珀色的海湾停泊着数不清的私人豪华游艇,岸边有着各种风格的酒吧和俱乐部,整个地区布满了一栋栋雪白的别墅,建筑风格各异,藏在奇花异木之间依稀可见。沿着海边,极目远眺,天海一色,波光粼粼,海鸥飞翔,一艘巨轮缓缓通过,不远之处就是黑海,再过去便是北约舰队的码头和土耳其海军司令部。
这里是伊斯坦布尔环境保护最佳的地方,郁郁葱葱天然氧吧,是当地顶级富豪云集之处,看来全世界的有钱人都一个样,很会挑好地方落脚。人类社会就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都是亚当夏娃的子孙,同样都是骨头经络支撑的血肉之躯,但有人在辛苦劳作,有人在马路边乞讨,有人在经受战争的劫难……然而这些锦衣玉食的天之骄子却在人间天堂里尽情享乐。
天堂虽然美丽,欣赏之余还得返回现实。齐齐格带客人回到商业区,一路上看到不少街头要饭的,男女老少,还有残障人士,看来千万人口的伊斯坦布尔,确有很多穷人,挣扎在贫困线之下,比比皆是,和大多数人口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一样,这里的贫富悬殊也是够大的。汽车停下找了泊位,大家正打算进入伊斯坦布尔著名的大市场(Ground Bazaar),一大群人蜂拥而上,要帮客人擦拭皮鞋,齐齐格用当地话表示谢绝,二个十来岁的小孩还是尾随不怠,眼泪汪汪的,女主人掏出钱袋,给每个孩子一些分币,欣喜万分的他们走开了。
伊斯坦布尔繁华的马路上,不乏飞驰而过的豪华名车,其中有法拉利,保时捷和美洲虎,土耳其社会一掷千金的暴发户有的是。然而如果把镜头对准社会的另一边,所见风景却是大相径庭,俨然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大都市之通病,伊斯坦布尔同样也无法幸免,城市发展吸引愈来愈多的农村人口进城。在高楼大厦的背后,有着大量肮脏简陋的贫民窟,光线昏暗潮湿不堪,污水垃圾臭气熏天,这些贫苦的外乡人就生活在没有任何卫生设施的棚屋之中。在穷困的人们眼里,使用冰箱之类的家用电器都是一种奢望。
贫富悬殊和分配不公历来是不少社会的顽疾,长期在收入分配较平等的,也就是基尼系数较小的西欧社会生活,使齐齐格有了触目惊心的两地比较,她已经到了有思想的年龄,告诉客人自己的衷肠和心曲,担心在世界民族之林的竞争之中,自己的民族老是得不上名次,在滚滚向前的时代潮流中被冲刷到下游。这位锦瑟年华的土耳其姑娘的社稷忧患意识,令中国的同龄人肃然起敬。她问起客人老家的情形,齐齐格从来没有去过中国,对于她而言,这个东方古国充满神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科敏 发表于 2011-12-26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版主的提示操作,无奈字号一直保持3号,无法调成5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陆华 发表于 2011-12-27 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科敏 发表于 2011-12-26 00:33
按照版主的提示操作,无奈字号一直保持3号,无法调成5号。

               我想你的文章可能从你的QQ空间转来,文章经过网上传递会有乱码,选字型就要费点事。如果在Woad文档里从新排版,把乱码符号去掉,就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科敏 发表于 2012-1-2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华 于 2012-1-2 20:18 编辑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如果说,波兰人有当年开发西部的移民精神,那么摩洛哥青年阿卜杜勒却是另一类型的非法移民。阿卜杜勒是来自西非的摩洛哥王国,隔着直布罗陀海峡与西班牙相望,是距离欧洲门户最近的非洲国家。阿卜杜勒是年仅二十岁的英俊男子,黝黑的肤色,完美的体魄,一双充满男性雄风的眼睛天真无邪,在看到迷人的女人之时,会迸发出毫不掩饰的原欲光芒。
以性解放闻名于世的北欧,男女之欢就像更换衣著一般随意,北欧的性关系极其自由开放,连一向前卫的美国人都甘拜下风。酒吧邂逅的一夜情成了常态,青年男女春宵一度之后,不留姓名电话号码比比皆是,这里根本没有钱钟书的“围城”现象,没有了城墙,也就没有男女进出城之矛盾和困惑。云雨后Say goodbye,不带走一丝彩虹,是欧洲男女潇洒走一回人生观的典型表现,既然没有感情和婚姻的羁绊,种族肤色就更不是障碍,欧洲女子以有色人种做伴侣为时髦,在非洲裔男子那儿,不少北欧姑娘找到了异国雄风的乐趣。
因此阿卜杜勒如鱼得水。他洗碗得来的辛苦钱,无疑都花费在风月场泡女人上面,不过是心甘情愿。他出身不算富贵,但是绝不贫穷,父亲是摩洛哥一个小城市警察局长,各路孝敬的外快不少。阿卜杜勒受过些教育,英语说得不错。他告诉我们,在他的国家,人们既憎恨富人,同时又瞧不起穷人。摩洛哥不是工业化国家,是非洲大陆的一个穷国,不过由于同是王国的原因,持该国护照到挪威有三个月的居留权,不需签证。打黑工赚钱,逾期不归,只要不被发现,就像这里河流上到处可见的野鸭子,随波逐流,自由自在。
另外一对斯里兰卡兄弟,表情木讷然而生性善良,属于那种身体短小的棕褐色人种,说的英语,很难辨别音节,他们是斯里兰卡南部闹独立的泰米尔邦难民,是为了逃避政府军和“猛虎”军事组织之间连年战火,逃到外部世界来了,是典型的“太阳和风争斗,殃及农夫”的翻版。斯里兰卡兄弟是虔诚的佛教徒,和我们初次见面时,双手在面部合十。
斯里兰卡兄弟告诉我们,点头和摇头的意思和其他民族相反,点头是表示“不是”,摇头则表示“是”。吃饭是用右手拿起食物食用。他们来自经济落后的贫穷地区,融入先进的西方社会,难度要比前二种人高得多。当斯里兰卡兄弟得知,我们差一点去了他们灾难深重的国家,步做豆腐的上海老乡之后尘,怎么也弄不明白,我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眼睛睁的老大,吃惊得直点头,同时又宽慰的直摇头,庆幸我们最终没有去成。
在严厉禁止非法黑市工人的挪威,对于一向谨小慎微的华人社会而言,芙庐饭店成了云集黑工的一角。但是好景不长,某天波兰人领了薪水,突然不辞而别。就在第二天饭店出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科敏 发表于 2012-1-8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华 于 2012-1-25 09:05 编辑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小甑想了一会儿,然后代表大家回答,普遍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贫富悬殊更不是社会主义。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同时也强调,是为了带动大家一起富裕,共同走富裕之路。中国的改革开放时间尚且不长,若干年后回过头看走过的历程,或许会更加有说服力。她说,有机会一定请齐齐格到自己家乡一游(多年以后小甑实现了诺言。二十一世纪初,齐齐格成为二个可爱孩子的母亲,不过并不妨碍职业妇女的身份,她已是一家德国大企业的高管。)
有着硕大无比的拱顶的大市场,囊括几千家商店,就像日后中国浙江义乌商品市场,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市场,其规模在欧洲无疑是头把交椅。大市场的主干道和蜘蛛网般的分支纵横交错,占伊斯坦布尔十来个街区,约三万平方米,风格完全是土耳其特色。生活在伊斯兰世界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仿佛是阿里巴巴传说中市井生活的外景,充满中东的集市风情。据说这个商场已经存在了几百年,经营金银首饰和地毯的商店不计其数,来自欧亚的商品源源不断涌入这个巨大的集散地。
在西亚和巴尔干地区,和其他民族相比,土耳其人有经商的天赋,除了坐店的商人,还有各等小贩沿街揽客,卖什么的都有,一种异域世界的诡谲感觉,如同《天方夜谭》中的场景再现。有一个穿着长袍的走过来,努力推销他的一大堆琳琅满目的商品,其中有一些假冒的名牌手表,看来世界上有着不少角落,具有自己的游戏规则。知识产权意识在这里显得十分淡薄,西方始终不把土耳其看作有着共同价值观的欧洲国家,也就不奇怪了。齐齐格提醒客人,在这儿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而且必须讨价还价,开口至少杀价一半,否则一定会充当冤大头。这可是第三世界常见的潜规则,见怪不怪。
在大商场齐齐格见到了熟人,是一个来自德国的女同学,和她一样是土耳其海外侨民,她们亲热地行了家乡的贴面礼。事后齐齐格告诉小甑,这位找到夫婿的同窗是回国举行婚礼,尽管已经欧化,不少土耳其侨民的年轻男女,还是选择同族婚姻。说到海外生活,齐齐格打开了话匣子。
齐齐格是三岁就跟随爹娘到德国侨居,后来父母返回土耳其打理产业,她就继续和兄长们留在那儿,是典型的在西欧长大的德籍土耳其人,如今在欧洲的土耳其后裔已达到八百多万,其中很多人在侨居国出生,生长和受教育,之后在当地企业工作,西欧已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而第一代移民从事的职业大多是体力劳动,或者是简单重复的工作,语言不通远离社会主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得出齐齐格是个早熟和懂事的女孩,她说,跑到西欧客居他乡,还不是因为国家贫穷,出于无奈。
土耳其人大规模移民德国始于二战结束。纳粹德国发动的战争导致五百多万德国人丧生,并且杀害和驱逐了几百万犹太人,东西德国分治再次导致了西德人口减半,一片废墟的德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来重建社会。自那时起大批的土耳其劳工涌向西德,成了功不可没的外国民工。如今土耳其后裔已成为德国各界一支生力军,不可小觑。
齐齐格的兄长到德国的初期,都是苦力的干活,时间久了以后,一个哥哥经营了Kebab,是专卖土耳其肉夹馍的烤肉店,巨大的烤肉吊裹满牛肉或鸡肉,烤熟的肉用锋利的长刀一片片削下来,配以番茄、洋葱和生菜等,夹在芝麻厚饼中间而成;另一个哥哥成了开杂货铺的小老板,常年卖各种土耳其食品和蔬菜。开快餐店和开出租车的很多是土耳其人。这些是第一代外国移民标准的生活轨迹和奋斗历史。
或许是具有亚洲人血统的原因,土耳其民族有很强的家庭凝聚力,通常以大家庭为单位生活在一起,并且在侨居国形成土耳其人集聚地,同时具有很高出生率。超过三百五十万土耳其后裔构成了德国人口的重要部分,如果经济产生问题,当地人就会怪罪移民侵占了工作机会和德国优越的社会福利,同时责备移民与侨居国主流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格格不入。
齐齐格说,土耳其政府在八十年代开始紧缩开支,庞大的海外移民每年向祖国的亲人汇款,这些子民的血汗钱使土耳其能够大幅度降低财政赤字,这和穷人孩子外出打工挣钱,养家活口为父母分忧是一个道理,或许这是一个通俗的比喻,青田小组成员听了表示赞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科敏 发表于 2012-1-16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华 于 2012-1-25 09:01 编辑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第二天晚上,我和大成都在班上。老板令大成在地下室挖通一陈年通风洞,我则负责将清除出的垃圾运到地面。时逢斯里兰卡兄弟休假,厨房里除了大师傅们以外,只有阿卜杜勒在工作。我拖着大箩筐从电梯出来,通过曲曲弯弯的地下室,来到通风洞边,一面和大成说笑关于地道战的故事,一面清理狼藉的场地。突然酒吧挪威女招待跑下来,气急败坏地说,“你们在这里设法躲一下,千万不能上去。饭店里都是移民局的探员,正在到处搜查黑工。”然后一溜烟跑开了。瞬间,我们的处境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像当年被日寇堵在地洞里的游击队。
我们先躲在米垛后面,继而又藏在堆积如山的罐头食品箱夹缝之中,惊慌失措仍感不安全。地下室属于饭店的一部分,难免有人下来搜索。这时候恨不得能够钻到地缝里去。就在最后的一刻,我们向电梯狂奔而去,乘着它直上九重天到了顶层。却没有想到这是一家银行的办公楼面,铁将军把门早已经收市打烊。按理应该有另外的消防出口,谁知通向大厦另一侧的楼梯,竟被一扇铁门锁得死死的,我们闯入绝径成了瓮中之鳖,这无疑是一大失策。
挪威王国极其富裕,电费通常忽略不计,公共照明从不关闭,四周亮堂堂的,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突然发现一闪一烁的电子猫眼,才意识到整个楼层,是在银行警报系统的监控之中。现在若要退回地下室已经没有可能,惊魂落魄的我们只好趴在冰凉的,照出人影的光滑大理石地板上,连口大气都不敢出。
那天夜里,移民局警察抓住了阿卜杜勒,当即戴上手铐带回外事警察局。同时被捕还有台湾的蔡师傅,是因为他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明,当然事后很快给放了出来。蔡师傅曾经和阿卜杜勒关押在一起,据他说,当移民官员通知次日遣返的决定时,可怜的摩洛哥青年掉下眼泪。关于移民局突袭的原因,有二种版本的说法,第一个版本是有着白人阴暗心理的波兰人,伺机报复自以为使他蒙受屈辱的华人社会;第二个版本是阿卜杜勒自己酿下的祸根,他曾经在医院检查身体,无意中把芙庐饭店的地址报了上去。当医生得到其性病化验呈阳性的报告时,通知了公共卫生当局,由于电脑中查不到黑户口阿卜杜勒的档案,因而惊动了挪威移民局。
这里要说明的是,挪威是完全的高福利国家,医疗保险涵盖全民,看病就诊包括开刀住院,都是全部免费,出示个人医保号码即可,所有公费医疗机构不设收费窗口。如果外国人在挪威期间得病,就地免费医治便是。据说,很多来自第三世界的病人利用这个漏洞,以访问旅游之名,跑到挪威接受这种不花钱的治疗。在这次黑工围剿中,我们得以逃脱,完全靠的是运气。于老板担心再失去硕果仅存的两个劳动力,考虑安全的原因从此缩短我们的工时,工作时段改为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条件是必须完成原先的工作量,并且薪金相应缩水。我们的工作场所固定在地下室,外面再加上一枚大锁,没有老板亲自召唤不得露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科敏 发表于 2012-1-22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华 于 2012-1-25 08:59 编辑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土耳其是移民输出国,在欧洲众多外来移民社区之中,土耳其移民社区是规模最大的,人数也是最多。在这一点上,土耳其与中国相似,但是还是无法相比,前者仅仅是同一区域内部的迁移(如果土耳其算作欧洲国家的话),后者却是辐射整个世界,五湖四海每个角落均有踪迹(中国人大规模海外移民,应该是始于近代史,各种文献表明,原因无非是天灾人祸),况且海外华侨达数千万之多,是土耳其等国望尘莫及。想到这里,中国来的年青客人们显得有点迷惘,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后来青田小组到达了西欧,看见大量的土耳其移民和他们的生活现状(实际上也是生活在欧洲所有外来移民的缩影),证明了齐齐格所言不虚。不过他们还是挺羡慕土耳其兄弟的,土耳其和西欧近在咫尺,种族和文化毕竟相近;人种相差甚远的中国移民却要远渡重洋,面临各种巨大的文化冲突。
二战以后为了重建欧洲,西方诸国大量吸引土耳其民工,请神容易送神难,大多数外国劳工最终选择留在西欧,对当地就业和治安的影响愈来愈大,同时一旦入籍即可获得国民待遇,享受西欧宽泛优厚的社会福利,在鼓励生育的负出生率的侨居国,生育孩子多多益善,光是领取国家对子女的丰厚津贴,就可以悠哉悠哉过上好日子,在土耳其移民中大有人在。久而久之,种种的这一切,都会使当地人产生反感。
冷战后东西方的矛盾让位于宗教和移民的矛盾,土耳其紧邻中东地区,如果土耳其入欧盟,也就意味着欧洲向伊斯兰世界洞开,这是西方要好好掂量的问题。说到这里,看来美国教授亨廷顿的论断,或许是个会被证实的预言:冷战后的世界,其冲突根源不再是传统的意识形态,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主宰全球的将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当然这都是后事。
齐齐格领着大家来到一家地毯商店,很大也很阔绰挺气派,前台是洽谈生意的门面,后台是地毯作坊。众所周知,土耳其的地毯闻名天下。客人刚一上门,笑容可掬的老板快步迎上来,同时吩咐伙计送茶倒水,非常殷勤。接下来一群土耳其织娘出现了,为尊贵的客人表演羊毛地毯的手工制作,看着看着,小甑脑海中浮现“作秀”这个词,她甚至想不出更加恰当的字眼,来形容巧夺天工的技法,看来“作秀”原始的词义应该没有贬低的意义。同时有个气度非凡的经理,用英语为客人介绍土耳其地毯悠久的历史,然后带人们到陈列大厅欣赏各种纯毛的制成品,让大家看的眼花花。
离开大市场,齐齐格驾车爬上陡峭的坡道,上了旧城区七座山的第一山,平坦的山顶上建有极富盛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它是伊斯坦布尔标志性建筑,从这座城市的任何角度都可以看见其金灿灿的尖顶,和宽阔的橙色外墙。各种蘑菇形的屋顶,众星拱月地烘托出主建筑拱门上硕大的园顶,非常壮观。高大无比的教堂大厅让人瞠目结舌,所有的窗户均由彩色玻璃点缀,连同地面上的图案都是用彩色大理石镶嵌而成,华丽奢靡,以此来凸显神圣罗马帝国的荣耀。这样一个用巨大石块建成的教堂,难怪千百年来坚固如初,逃过历史上一次次的战争浩劫。
第二天早饭毕,年轻的女主人继续充当向导,开车陪伴中国客人游玩。离开旅馆之前,意大利来了电话,那边的人告知青田小组,需要在伊斯坦布尔等待西欧的签证,不过未必成功,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土耳其介于贫穷的亚洲国家和欧洲发达国家之间,其东面与南面邻国都有经济麻烦和社会问题,据说全球十几条经济移民路线,适合暗渡成仓的伊斯坦布尔属于其中的一条,所以西方各国在土耳其的使领馆提高签证门槛,也是在情理之中。如果不尽人意,只能进入东欧再做打算。 后来果然派人送来了巴尔干地区国家的另纸过境签证,当然这是几天以后的事了。
齐齐格去过不少地方,她很骄傲地说,伊斯坦布尔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确实并不夸张。接下来的日子,她几乎每天带领异国的朋友在市区闲逛,不亦乐乎。
他们来到闻名遐迩的蓝色清真寺,位于伊斯坦布尔旧城区的中心。齐齐格说,Blue Mosque是它漂亮的英文名字,Sultanahmet Camii(苏丹何密清真寺)才是原名。蓝色清真寺年代不算太长,是回教最顶级的建筑师MehmetAga建于十七世纪,小圆顶,中圆顶和大圆顶,金字塔似地叠加,成莲花状,别具匠心。按规矩唯有麦加的清真寺才能有六个尖塔,由于当年苏丹何密一世的威仪,蓝色清真寺也就破例有了相同等级。从清真寺外部看,使人感觉到一种宗教的神秘和空灵。每逢星期五中午,人们都会涌到里面作祷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陆华 发表于 2012-1-25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科敏 发表于 2012-1-22 00:24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1-14 11:24 , Processed in 1.20410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