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89|回复: 4

我的入党介绍人——刘国润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28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入党介绍人——刘国润
——我熟悉的北大荒人(四)
上海知青唐德华原创
    俗话说,阅人无数,不如贵人相助。我的入党介绍人刘国润便是改变我人生轨迹的贵人,也是我的知己好友。
    说来有缘,我和刘国润竟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我们相识于1969年6月刚成立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3团机炮连。他从13连调来一排三班任副班长,我从11连调入连里当文书。刘国润出身工人阶级,根红苗正,表现又好,来机炮连一年多就入了党,不久被提拔为连副指导员,是我团较早入党和提干的知青之一。同是上海知青,经历相仿的我们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每天枯燥的日常训练之余,就聚在一起聊时事政治、未来人生和政治进步。
    1970年中秋节,司务长老朱从上海寄来一盒“杏花楼”月饼。我们几个上海知青晚饭后在清静的南面广场一角铺上草帘,围坐在一起边吃月饼,边仰望夜空,还不时地用望远镜观月。冷峻的月亮白洁如盘,月亮里一片片阴影犹如神话里清冷的广寒宫。银色月光下,大家默默无语,想着心事。来北大荒已3年,探亲之事仍渺无音讯,何时才能回家看看亲人?茫茫夜色,四周安静得近乎窒息。“是不是想家啦?我从团部得到消息,探亲假明年有可能实施。兵团有几十万知青,估计会分批次进行。”刘国润打破沉默给大家打气,“不过当前战备生产任务很重,大家要加油干啊!”一席话让思乡的知青们有了盼头,沉闷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我有个远亲解放前当过伪职,属于有历史问题的人。我作为亲属,政治上自然受影响,尤其在入党问题上屡次受挫。尽管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但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无论你表现怎么好,总有人拿成分说事。支委会上每次讨论吸收我入党,总有个别人以此为由,说还要考验考验。当时,这些对我打击挺大。我感到沮丧,甚至抱怨。每每遇到这事,刘国润总会找我促膝谈心,肯定我的成绩,指出不足,鼓励我振作精神,再接再厉,接受组织考验,争取早日入党。他的鼓励给了我信心、力量和希望,在漫长的两年多考验期内,我始终以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事事冲在前,处处带头干。有时还自我安慰:组织上没有入党,思想上争取入党。直到1972年12月,我正带领三排在将军岭烧炭,连部突然通知我下山开会,再次讨论我的入党问题。原来是刘国润和指导员老徐在支委会上提议,认为我已基本具备入党条件,且愿意做我的入党介绍人。支部大会上,全体党员一致同意我加入中国共产党。
    政治上刘国润给了我帮助,生活上同样也受到他的影响。时光到了1973年,我们都已二十六七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刘国润身材修长,一表人才,是众多女青年追求的对象。但他有自己择偶的标准,喜欢文静贤惠、懂得生活的女生,认为找对象、谈恋爱、结婚成家,核心是和睦相处过好日子。我觉得很有道理,后来也参照这个标准找到志同道合的妻子。我俩还是同一年结的婚,他是1975年春节,我则是那年的国庆节。
    刘国润性格直爽,敢于仗义执言,因此得罪了个别领导。数次工作调动,条件一次比一次艰苦,他都能服从组织,走上新的岗位,表现出较强的组织观念和党性。最后一次是调到新建连队当副指导员。新建连队一无所有,条件非常艰苦。住的是帐篷,常年阴暗潮湿;副食品全靠外面采购,品种单一且价格高;开荒种地,劳动强度大。自然条件恶劣,夏天蚊子小咬成群,防不胜防;冬天寒风呼啸刺骨,冻天冻地。1978年春节,我回上海探亲时在复兴公园巧遇刘国润一家三口。彼时我已收到大学录取通知,刘国润却落榜了。他爱人准备回上海顶替母亲进厂工作,他仍在农场新建连队。见他情绪低落,作为知己,我劝他千万不能灰心,争取夏天再考一次。“我不像你是重点中学,读高中时成绩就一般,现在扔了十多年,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再捡起来太难。”他有些没自信,“肚里有多少墨水,心里有数。”“我们老高三参加高考的机会不多了,今夏可能是最后一次。再难也要试一试、闯一闯……”在我的劝说下,刘国润有点心动,表示回去后抓紧时间复习,尽力一搏。当年夏天,他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2次考试,如愿考取哈尔滨电工学院政治师资班。4年后大学毕业时,其爱人已回上海顶替母亲,他本人也顺利回到上海,分配在市政府国防工办工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市政府机关机构改革,国防工办与市经委合并,刘国润面临新的工作安排。此时市政府办公厅组织处来了解情况,欲将其作为某副市长秘书的后备人选之一。刘国润考虑再三,认为自己的性格脾气和工作能力都不适合在领导身边工作,婉言谢绝组织上的好意。后被分配到市外经贸委组织处工作。不久,升任组织处副处长。
    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党委组织部工作。一天总局领导找我,说有个上海知青原是垦区的模范人物,现在上海某企业担任领导。因企业不景气,想调换工作,问我有没有办法。我想到在上海市级机关工作的刘国润,便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了那位知青。当时刘国润正在市委党校学习,仍热情接待了这位知青,在详细了解情况后答应帮助联系工作单位。有商调单位得知该知青曾在黑龙江担任过某地委常委,觉得级别太高,不肯接受。刘国润不灰心,苦口婆心劝说:“人家年轻时当过地委常委,说明过去表现好,素质高,现在这已成为历史。”商调单位想想也是,当即同意接收。
    90年代初,上海进一步扩大开放,成立了上海海外公司。刘国润下海经商,曾出任上海独联体集团公司副总裁,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工作3年余。1996年调浦东新区经贸局,后在浦东新区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党委书记,直至退休。
    虽然我和刘国润在同一单位工作时间只有3年多,但共同的理想、追求和爱好使我俩成为终生知己,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真可谓相遇偶然、相识是缘、相知温暖、相随永远。我衷心祝愿他,好人一生平安!
微信图片_20200628094044.jpg
图一:1978年春节,复兴公园我俩及双方的小孩合影
微信图片_20200628094104.jpg
图二:2019年末,我俩旅游时合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20-6-28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俗话说,阅人无数,不如贵人相助。我的入党介绍人刘国润便是改变我人生轨迹的贵人,也是我的知己好友……
欣赏精彩,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28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20-6-28 13:12
俗话说,阅人无数,不如贵人相助。我的入党介绍人刘国润便是改变我人生轨迹的贵人,也是我的知己好友……
...

谢谢大雁的留言,祝天天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28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都是回忆,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28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谢谢建国的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GMT+8, 2020-7-15 15: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