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07|回复: 12

一滴会飞的水珠

[复制链接]

这是我们的学生提出的问题,他问问水珠能飞吗?就是想用气体带动液体飞。实际上我们知道喷漆的喷枪都是这个原理。所以我们说是可以的,在这里我们说一下水飞的实际例子,冬天来了,我们在亚布力滑雪场看到的造雪机就是空气运动的原理,把水抛出去,但是在冬天的景色里,由于天气寒冷,抛出去的水变成了雪,实际上我们也可以说变成了冰珠。
还有奶粉的制作方法也是把液体的奶粉抛出去,在风的吹动下,变成了粉,(前提条件是加热的风,)就是由于风带走了水。这些都是实际例子,我们经理也说了,要是能够实现水在旋转加速就理想了,这个是我们经理想到的,他提出来枪膛子弹的加速原理,我们经理说子弹在枪膛里飞的时候是受到了一个弹药的推力,还有就是枪膛的来复线的阻力,使子弹旋转起来了,这样一来子弹就在做旋转运动,所以才能够保持直线运动。这个枪膛线理论还真的是我们经理提出来的,我当时画图了,没有参与讨论,这时候我们这里的吕小双参与了讨论。实际上我知道的也不多。听了一下他们的讨论,感觉他们说的挺好。
一滴会飞的水珠这样形容自己,她说:我从命运的角落里醒来,我从沧桑的岁月深处走来,我踏过千山万水而来。我漫无目的地行走,我曾经走过渺无人烟的沙漠,经历过饥渴酷热的重重折磨。我爬过高耸巍峨的雪山,经历过饥寒交迫的威胁。我越过无数的桥梁,踏着无数深浅不一的足迹而来。我曾经在飘摇的风雨里踯躅独行,我曾经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攀登,我从充满困惑和迷途的人生道路上蹒跚而来。我不惧风雨,不怕艰辛,我昂首挺胸,我阔步前行,我遥遥地望见了村庄的影子,我闻到了人间烟火的味道。我远远看见村头的老树,它枝叶茂盛,树梢枝头缀满了簇簇的花朵,花香隐约飘来,我顿时勇气倍增,拼尽全力朝前行走。我遥遥看见树下伫立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正遥遥地向我招手,那荡漾着盈盈笑意的脸庞上,分明泛着隔世重逢的激动。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确定,你我的相逢,早已在前世注定,你苦等了我多少年,我就寻觅了你多少个春秋。
看到这里,此刻。我没事干的时候,也想做一滴会飞的水珠,因为水珠会自由的飞,今天下雨了,上班的路上看到密匝匝雨,雨水把天地间被洗得发亮,在我的眼里看见的是,都是清彻透明的玲珑世界。天晴时刻,成群结队的阳光,带着风的扫帚在原野上奔跑,这轻盈的风,仿佛在进行雨后大扫除。路边,一溜东倒西歪的树叶也从暴雨的余悸中振作起来,开始舒筋展体,在阳光中摊开了绿绿衣服。
一滴水珠牵住了我的目光——一滴圆溜溜、亮晶晶的小水珠,静静地躺在宽阔的树叶上,浑身闪着柔和的色泽。显然,这是暴雨撤退时掉了队的小雨点,片刻前,还和无数同伴一起,对身边的这皮瓜叶进行疯狂践踏。
此刻,精疲力竭的它全没了适才的狂暴,也没有身处险境的恐慌,只是温驯地躺在对手怀里,惬意地呼吸着雨后格外清新的空气和树叶那醉人的芳香。
风停了,雨住了,树林来透过树叶太阳射出来色彩缤纷的阳光,太阳从各个角度,进入这滴水珠内部,寻找暴雨的去向。阳光的努力似乎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它又被水珠从不同的方向折射回来了。无隙可乘的水珠以柔克刚,抵住了尖刀般的阳光,掩藏起那条通往暴雨之家的秘密小径和一片比暴雨更为强大的天空。实际上,此刻我想起来,要是有风多好,风可以吹动着水珠。这不就是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吗?我们经理说过,要水珠会飞,而且还是旋转着飞,吕小双说实话,水珠要是在枪膛里,像子弹上膛的飞多好。
令人惊诧的是,面对这滴掉了队的小水珠,饱经蹂躏的树叶却仿佛被溶化了,竟然像一位母亲原谅自己的孩子一样,原谅了这滴水珠和它的同伴,显出了分外的柔情。这人世间也极难消解的仇怨,在自然界却被消解得如此简捷和迅速,恰如握手和一笑。其中,定有一种不为人知的密码。这密码,就掩映在水珠柔柔的光泽里,闪现在瓜叶明朗的筋脉间。只不过我们被俗世所扰,对大自然的秘密长期忽略、视而不见罢了。
实际上我知道,这是母爱的力量,我昨天下午还说曹小娟,把两个孩子送给我吧!她看看我说:“你想啥了。”实际上我们就是玩笑。可是我觉得她说话里,透着妈妈对孩子的牵挂,这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母爱就是这样神奇。树叶对水珠就是这样的爱,因为树叶把水珠当成了孩子。
风吹过来了。风是从左边吹来的。风将树叶柔柔地翻卷,树叶止不住地整个儿斜向另一边。瓜叶上的水珠便再也不能安稳了,尽管它使劲粘着叶面,却抑不住身子慢慢地由圆变扁变细变长,朝树叶的边缘滑过去,眼看就要滑出去了,风却停了。风又从右边吹来了,树叶和水珠于是又朝另一个方向倾斜和滑动。风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不停地吹拂着。树叶上的水珠像摇篮里的孩子,被左右推搡着晃来晃去。我想,如果风大些、再大些,这滴水珠会不会借着风势扑地飞了起来呢?它原本就是雨的孩子,天空的精灵,风是它最可靠的归途。水珠紧挨着的另一片树叶上,看,又一滴小水珠。
水珠顺着树干一路看下去,不断地有水珠映入眼帘……不仅是树叶上、路旁的草叶上,到处都躺伏着明晃晃的小水珠。一旦风吹草动,它们就会凌风而起,接二连三地飞向天空,像一群群美丽的小蜜蜂,带着大地的体温在空中漫步。
此刻,我仿佛看见,水珠静静地栖息在大地上,对天空飞翔。
这些会飞水珠,带着她们的理想飞跃着,就像我们经理说的,我的孩子要飞了。
可是我知道,曹小娟,和吕小双她们还是像树叶一样罩着他们宝贝。她们说,我的宝贝还小,等等再飞吧!
是呀!水珠会飞了,我们多高兴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26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建国的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秋兰 发表于 2020-6-26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建国老师美文佳作,向你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26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26 20:40
欣赏了建国的美文.......

我也是有感而发,我们这几天一直讨论这个水珠的飞的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26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兰 发表于 2020-6-26 20:57
拜读建国老师美文佳作,向你学习。

谢谢你,向你学习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26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兰 发表于 2020-6-26 20:57
拜读建国老师美文佳作,向你学习。

你是我的姐姐,又是我哥哥一个农场的,我哥哥就是逊克军马场四分厂的,我哥哥是董建祥,他在大平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20-6-26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风大些、再大些,这滴水珠会不会借着风势扑地飞了起来呢?它原本就是雨的孩子,天空的精灵,风是它最可靠的归途。水珠紧挨着的另一片树叶上,看,又一滴小水珠。
欣赏拜读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27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20-6-26 22:28
如果风大些、再大些,这滴水珠会不会借着风势扑地飞了起来呢?它原本就是雨的孩子,天空的精灵,风是它最可 ...

对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27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20-6-26 22:28
如果风大些、再大些,这滴水珠会不会借着风势扑地飞了起来呢?它原本就是雨的孩子,天空的精灵,风是它最可 ...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来也 发表于 2020-7-1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建国美文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GMT+8, 2020-7-15 15: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