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67|回复: 6

调 动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16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调   动
上海知青唐德华原创
    在职时我曾多次调动工作,其中,从黑龙江调回上海最为难忘。
    1990年夏,已调回上海工作的好友赵国防来信,告诉我闵行恢复建区后需要干部,问我是否有意。我当时在位于佳木斯的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工作。说实话,从1968年下乡到黑龙江,20多年早已习惯这里的生活。故回复说,暂无此打算,过段时间再说。
    1991年春,国家出台政策:知青子女年满16周岁,可将其户口迁回父母下乡前所在城市。当时女儿已15周岁,她幼时在上海生活过4年,对上海有印象。同学中也有不少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杭州等地的知青子女,孩子们之间也有议论。征求女儿意见时,她竟脱口而出:“我要回上海!”这时我才意识到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了。父母和岳父母都年近古稀,需要儿女照顾。再则,中国人讲“叶落归根”,我们夫妻都是知青,在这里无亲无故,待我们百年之后,不是把女儿孤零零留在北大荒了吗?思虑再三,我提笔给国防写信,托他帮忙联系调动之事。
    我和国防相识于省农场总局组织部。我比他早半年入职,又年长他3岁,他尊称我为“老大哥”。共事2年多,我们相处得很好。他回信说:“你夫妇都是上海人,回沪心情更迫切。我会尽力!”我清楚,上海是大城市,户口金贵,要从黑龙江调回上海工作不是简单的事。好友愿意相助,我心里热乎乎的。
    我把随信寄来的干部调动表填好寄回。不久,国防来信问我,是否发表过文章或著作。我长期在机关做干部工作,写得最多的是干部考核材料,还有就是年度工作计划、工作总结等,没有像样的文章。正一筹莫展时,国防又来信提醒:“记得你曾负责编写过《总局组织史》?”我想起在组织部时,曾主编过《黑龙江农垦组织史(1947~1987)》,有20多万字。这不就是著作吗?我马上去邮局寄回这本书。
    办理调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8月,国防来信说,“调动之事进展正常,如顺利,年底前能收到调令”。我暗自欣喜,事情总算有点眉目。上海那边办得顺风顺水,但总局这边“八字没一撇”,能否放我们走还是未知数。9月初我还要到省委党校培训3个月,万一调令下来可耽误不了那么久。
    说来奇怪,不想调动时倒也没觉得什么,一旦动了这个脑筋,恨不得马上就能办好。我分别找了书记和局长,他俩像商量过一样,口径几乎一致。既没说反对,也不说同意,就是书记让我找局长说,局长说这事得找书记谈,没人表态,没个结果。再说,农场总局摊子大、事情多,两个领导不是到省里开会,就是下农场调研,偶尔在办公室也总有人在谈事,想抓空档找领导绝非易事。
    一来二去,事情一点进展也没有。我想,我的调动要上党委会议讨论,可先找其他领导谈,取得他们的理解。几位刚从管理局调来总局任职的领导因为还没来得及搬家,彼时住在将军楼的集体宿舍里,日常生活由行政处负责。作为行政处长,我三天两头到将军楼找老领导们闲聊。过去在组织部工作时,我与这几位老领导就熟悉,有的还是我填写考核材料的,所以与他们唠嗑比较轻松,没什么顾虑。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老领导都对我的情况表示同情,觉得我为垦区服务了24年,也该回上海与父母团聚、承欢膝下了。
    1991年11月初,上海市人事局的调令来了,同意我和妻子两人调回上海工作。但总局这边还是没有说法,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心急如焚,度日如年。众所周知,调令是有期限的,过时不报到就作废了。此时党校培训班已近尾声,主要课程已学完,我决定请假回佳木斯。到家后,我吩咐妻子整理行李,该打包的打包,该送人的送人。自己再去找局长书记说明情况,请求他们高抬贵手。谁知他们还是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松口。
    我在煎熬中度过了一个星期,几乎有点绝望。谁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突然峰回路转。一天,总局党委开会,议程没有讨论我调动的事,居然通过了我的调动。原来是会议行将结束时,书记照例问了声:“大家看看还有什么事没有?”话音刚落,组织部镇部长提出:“小唐调动的事是否议一下?”书记马上沉了脸:“你们看怎么办吧?”“小唐在垦区工作了24年,两口子都是上海知青,现在双方父母岁数大了,需要照顾。上海方面也同意接收,我看就让他们走吧。”“是啊!79年知青大返城时他俩没走,现在有机会调回去也不容易,我同意他们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最后,刘局长发话:“让他们两口子走吧!”书记看大多数同志都同意,就说了声:“就这么地吧!”
    党委会一结束,镇部长打电话让我马上过去。我猜想,现在让我去组织部,十有八九与调动有关,赶紧三步并两步跑到三楼。看到我喘着粗气敲门,镇部长笑了:“小唐,你调动的事总局党委同意了,赶紧把关系都办了。”“好!谢谢部长!”我当即办好行政关系、党员关系、工资关系等,下午和爱人又去派出所办好户口迁移手续。
    调动手续办妥,就忙着和大家告别。黑龙江人热情豪爽重感情,临回上海前的一个星期,几乎天天两顿酒。直到临行那天早上,大学同窗、组织部同事小李还非得请我们一家吃饺子,说是东北习惯“上车饺子下车面”,图个吉利。
    我在总局机关工作了10年,从一名大学毕业生到国家干部,从科员到处长,每一点进步都离不开总局领导的培养。我和妻子挨家挨户与领导们告辞。党委书记王锡祿很是感慨:“当初,我和文举局长不同意你们走,是因为你们在垦区锻炼得不错。今后的路还很长,有了北大荒的历练,相信你们定会走得更远更好!”临别时,书记赠我一本纪念册,扉页题字“千锤百炼已成钢,万水千山再登攀”。局长刘文举语重心长与我握手告别:“行政处摊子大,这个家不好当。你去了管得不错,机关财务把得紧,我很放心。以后常回来看看,这里也是你们的家。”党委副书记邓灿赠我一幅裱好的条幅,上书“鹏举轻千里”。这时,我才恍然大悟,领导不同意我们离开垦区,是舍不得,是一种爱。
    1991年11月20日,我们启程回沪。小小的佳木斯火车站挤满送行的人群,足足有一百多人。我想起24年前,上海北火车站也是人山人海欢送我们下乡。不同的是,当时是欢送一列车人,如今是来送别我一家人。眼前的一幕深深地感动着我,我的眼睛湿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16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总局机关工作了10年,从一名大学毕业生到国家干部,从科员到处长,每一点进步都离不开总局领导的培养。我和妻子挨家挨户与领导们告辞。党委书记王锡祿很是感慨:“当初,我和文举局长不同意你们走,是因为你们在垦区锻炼得不错。今后的路还很长,有了北大荒的历练,相信你们定会走得更远更好!”临别时,书记赠我一本纪念册,扉页题字“千锤百炼已成钢,万水千山再登攀”。局长刘文举语重心长与我握手告别:“行政处摊子大,这个家不好当。你去了管得不错,机关财务把得紧,我很放心。以后常回来看看,这里也是你们的家。”党委副书记邓灿赠我一幅裱好的条幅,上书“鹏举轻千里”。这时,我才恍然大悟,领导不同意我们离开垦区,是舍不得,是一种爱。
    1991年11月20日,我们启程回沪。小小的佳木斯火车站挤满送行的人群,足足有一百多人。我想起24年前,上海北火车站也是人山人海欢送我们下乡。不同的是,当时是欢送一列车人,如今是来送别我一家人。眼前的一幕深深地感动着我,我的眼睛湿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20-6-16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随信寄来的干部调动表填好寄回。不久,国防来信问我,是否发表过文章或著作。我长期在机关做干部工作,写得最多的是干部考核材料,还有就是年度工作计划、工作总结等,没有像样的文章。正一筹莫展时,国防又来信提醒:“记得你曾负责编写过《总局组织史》?”我想起在组织部时,曾主编过《黑龙江农垦组织史(1947~1987)》,有20多万字。这不就是著作吗?我马上去邮局寄回这本书。
为黑龙江农垦事业作出不小贡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17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6-16 19:19
我在总局机关工作了10年,从一名大学毕业生到国家干部,从科员到处长,每一点进步都离不开总局领导的培养 ...

谢谢建国的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17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20-6-16 22:23
我把随信寄来的干部调动表填好寄回。不久,国防来信问我,是否发表过文章或著作。我长期在机关做干部工作, ...

谢谢大雁的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园林 发表于 2020-6-18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是献了青春又献子孙啊,比大批知青在北大荒又多停留十多年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6-18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园林 发表于 2020-6-18 14:04
这真是献了青春又献子孙啊,比大批知青在北大荒又多停留十多年啊。

谢谢园林姐的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GMT+8, 2020-7-15 05: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