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70|回复: 7

祖研,你让我说啥

[复制链接]

说不清,就不说,难得沉默;想不透,就不想,难得省心。面对现实,中医我说啥呢?
说不清,就不说,难得沉默;想不透,就不想,难得省心;做不到,就不做,难得清静。路,坎坷难走,需学会担当,心,人人都有,却人人不识。心,生生世世、永永远远跟学随我们,我们却常常忽视它。宇宙间一切万象,人生中一切际遇,莫不是由这颗心所变现、所幻化。不识本心,心随物转,迷障重重;了知自心,境由心转,得大自在。凡圣间的唯一差别,就在于是否有意识、有毅力、有目标的来修正这颗心。
这事我真的说不清,我们木材厂锅炉房的工程师,他说了一个事,当时他得了一种怪病,就是黄病,我猜想应该是我们说的黄疸性肝炎吧!实际上我真的说不清楚,因为当时我很小,我说的这个事是文革前的事,那时候我才几岁,当时他在我家吃饭,说起来自己的病,实际上那时候都是公费医疗,何况他还是我们厂里的宝贝,厂里的领导就让他去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看看,后来不见效,就去了北京了,最后也没有治好,他回来了,一次机会吧,他就去了祖研,结果祖研的一个李大夫看了一下,他说你这个是有点特殊,这个病好治,你回去买几斤黄瓜,你让他们吃瓜,你就吃瓜妞子,就是黄瓜后面的。熬水喝了就好了。就这样他半信半疑的想,我这都一年多了,北京都去了,没有看好,你这不都是骗我吧,就是这样的他回来真的买了黄瓜,把瓜妞子熬水喝了,没有几天苦味道水喝没了,他的病也好了,这个工程师就这样病好了。他是木材厂的赵国赢。
所以我不可能说清楚。
还是这个祖研,文革时期的事,她当时是被改造份子,岁月就是这样,当时她在逆境,所以我说,逆风飞翔的风筝,才能飞得高。只有经历了逆境的磨难,我们才能在人生的旅途中学会勇敢,懂得珍惜。生活,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可怕,面对逆境,我们要相信自己,相信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也一定能够做到。跌倒了,再爬起来。面对人生,笑一笑,你就会发现,原来不是没有晴天,而是我们的愁容挡住了阳光。一个人最悲哀的时候,不是经历了太多的失败,而是一马平川却在阴沟里翻了船,从此一蹶不振。人生无论成败,不要早下断言。
还是我们厂里的职工,他是木材厂一车间的仓库管理员,他还是我家邻居,当时我妈妈说不要和孙金婷家里人来往,他爸爸有结核病,当时是文革时期,我正在上小学。我爸爸说,他爸爸肚子上面都烂了,这回完了,医院都说治不了,当时我爸爸去医院看了一下,回家跟我妈妈说的,木材厂的人都去看了,就这样不知道他们的车间主任刘一尘突然说了句,不行就看看去中医吧!就这样去了中医,他们从省医院直接就去了祖研了,到了祖研,好多的大夫看了一下都说,这个病就是刘娟娟可以治好,这时候刘一尘说:“你们就让她过来看看呀。”这时候大家说,看看啥,她现在就是我们这里的扫卫生的,你看看那个就是,原来这个刘娟娟在这里扫地,这时刘一尘直接找她,她苦笑了一下说:“我不行了,我农不好,我不能再看病了。”刘一尘知道了,原来是这样 这时候刘一尘直接说:“这个好说 ,我找你们领导。”刘一尘直接去找了祖研的领导,别说祖研的领导说,她本来就是大夫,这不是文革时期吗?她家里原来是地主出身,所以红卫兵来了就不让她给平下中农看病了。我们同意,就是这样的,这个刘娟娟来看看,她说这样了你们咋才来呀,这个要清创,刘一尘问她咋清创,她看看说:“就是把这些坏死了的肉清理干净。”这时刘一尘说:“在省医院就是这样做的。”刘娟娟说:“他们用刀吧!那样不行。”刘一尘说:“你看看这个要用啥清。”
刘娟娟说:“我用油,就是把油加热 浇在伤口处。”刘一尘直接说:“我是木材厂一车间的车间主任,这个我说了算,不用通知家属,你看看他这样了,要是晚了就死了,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吧!”这个胆大包天的刘娟娟就这样开始治病了,别说,她第一次清创奇迹就出现了,就看病人有了轻微的反应,大概是油热烫的吧!别说经过几次就慢慢的好了。特别是这回老孙现在86岁了,还活着,他说这个要感谢刘一尘主任,更要感谢刘娟娟大夫。
所以我们说,有些事,不明不白,让人猜不透;有些人,戴着面具,让人看不清;有些理,概念模糊,让人悟不出;有些路,坎坷难走,让人行不通。世态可以炎凉,做人,不要丢掉善良;世界可以混乱,内心,不可以肮脏;有些话,能不说就沉默,藏在心里更适合;有些伤,能不揭就不放下,无声忘记更明智;有些事,可以看透,但不要看破;有些人,可以看穿,但不要戳穿;给事留一个机会;给人留一个空间,给己留一份尊严。予人方便,就是待己仁厚;包容别人,就是宽恕自己。就是当时车间主任胆子大,他给做主了,实际老孙说了,他老婆不敢签字,是刘一尘代替她签字的 。
我丈母娘说过,她说祖研当时看病厉害的原因就是有那些农不好的,后来文革时期,把他们都给打到了,剩下这些人就不太厉害了,实际上我不知道她说的对呀!还是不对,我相信祖研的医疗水平应该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20-2-12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美篇。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2-12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你写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2-12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20-2-12 12:47
拜读美篇。谢谢分享。

当时说祖研很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园林 发表于 2020-2-12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咱们哈市的祖国医药研究所,简称:祖研,这就是中医。有一些西医治不好的病,中医治疗就行。
我记得,香瓜根(香瓜尾巴)煮水喝也治疗黄疸性肝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2-13 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园林 发表于 2020-2-12 21:20
咱们哈市的祖国医药研究所,简称:祖研,这就是中医。有一些西医治不好的病,中医治疗就行。
我记得,香瓜 ...

实际上,中医还是挺好,就是都失传了,我听我的姨夫说过,大夫是患者培养出来的,都不看中医了,所以中医技术就没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刘文喜 发表于 2020-2-13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2-13 06:56
实际上,中医还是挺好,就是都失传了,我听我的姨夫说过,大夫是患者培养出来的,都不看中医了,所以中医 ...

这样说也确实有道理。人们普遍相信西药,相信西医理论,中医确实有邹下坡路的迹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2-13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文喜 发表于 2020-2-13 07:35
这样说也确实有道理。人们普遍相信西药,相信西医理论,中医确实有邹下坡路的迹象。

对呀,这医生主要是靠临床经验,就像机械设计一样,你设计的机器要实际用才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20-2-26 08: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