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6|回复: 4

家,就是掩体

[复制链接]
山丁树 发表于 2020-2-10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医院
就是前线
医护人员
就是战士

就是掩体
我们
也是战士


1. 家是掩体



已经成为掩体
因为
“战争”来得特殊和惨烈

自从
第一个人
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病毒就在人间蔓延肆虐

正在成为真正的掩体
因为
我们在掩体里向敌人还击

自从
我们知道了
宅在家就是最好的阻断方式
我们的家
就具有
分割围剿的战略意义

呆在家里
我们可以让病毒停止流动
呆在家里
我们可以让病毒现形被捕

这是一次
真正意义的
全民战争
没有人可以置身其外

是参加战斗
还是帮助敌人
战场上
识别的标志
就是口罩

但是
我很焦虑
我的口罩
已快用完

节前
口罩就已售罄
没有口罩
我会被敌我双方同时抓住

2. 弹尽粮绝



算算时间
已有8天没去买菜
肉蛋虽然还有
蔬菜却只剩白萝卜一枚

我思考着怎么“预算”这个萝卜
先把中段切下
去皮生吃可当水果
剩下的放肉红烧
还可加一些粉条

我知道
时间在我们这边
坚持越久
我们的局面越会转好

我们已经逐步掌握主动
众多“方面军”已经云集武汉
生命保障系统有了改善
科研成果已用于临床试验

这种改善
也包括掩体中的坚守
是我们这些百姓
阻断感染
挡住了
病毒的增援

看到了自己的价值
我决定坚守到弹尽粮绝

萝卜吃完还可以炒饭
炒饭吃完还可以泡面
没有蔬菜了
可以吃点维生素片
什么都没了
带上口罩
再出去买菜

每天都有人出院
每天都有好的消息
战争的转折正在走近
我们期盼着大反攻的到来

3. 陌生之感



凭窗望去
看到的外界
冷寂暗淡

路上行人绝少
往日拥堵的三环
车辆
寥若晨星
像个小小的甲虫爬行
路面显得
从未有过的宽阔

小区已关上大门
对返回人员
测体温
作登记
筛查可能的感染

一天一次倒垃圾
晚上六七点
三部电梯全开
坐电梯的
却只有我自己

似深夜出行的感觉
从未有过的
静悄悄的
傍晚

隔壁的邻居
已有多日不见
只有物业打来的电话
询问着最近出去了没有
身体是否安好

在熟悉的环境中
有了刺眼的陌生
但是
很快也就习惯

我知道
最严密的防控

已经沉到了底层

战争已到关键时分


4. 感动中国



大家都在家里干啥
广播电脑
还有
手机电视

群里的消息铺天盖地
信息爆炸导致信息疲劳
但是
有些事情
还是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个6岁小女孩
爸爸被收治隔离
她和妈妈在家观察
一人一屋

小姑娘靠着床
带着口罩抽泣
妈妈在门外
哭着叮嘱女儿
不要靠近门口

女儿只是抽泣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却意识到了异常严重
边抽泣
边乖乖点头答应妈妈

小姑娘
承受了她这个年龄不应承受的磨难
她并不看着妈妈点头
可能是怕面对妈妈的眼睛
看到妈妈的伤心的眼泪

她想依偎到妈妈怀里
却又不敢靠近
她是怕妈妈为难
多么懂事的孩子

天真的童心
被铁幕般的现实
无情地隔绝
一个幼童
如何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残酷的
撕咬和煎熬

此情此景
让人心痛
挥之不去
痛到心碎

医院前线
穿着防护服
戴着眼镜口罩
看不见面容的医护人员
在争分夺秒
与死神赛跑

患者对于他们的感激
往往含着深深的歉意
他们深怕连累他们
说一句发自肺腑的话
让白衣天使暖到心房

一对多日未见的医护夫妻
在隔离区走廊相遇
防护服让他们没有认出彼此
只是凭着声音才相互确认
一个短暂的拥抱
又匆忙分别而去

金银潭医院的院长
步履早就蹒跚
他知道迟早会坐轮椅
所以
他要透支这仅剩的时日

他的做法近乎自残
用加速燃烧生命
来“热敷”那渐冻的下肢
好让自己
多做一些
以后坐着不能再做的事情

他对搭档说
我下楼时有些不稳
可能的话你来扶我一把

本来没人知道他的病情
只说是
膝盖处有些病痛
实际上
他已经患上了
不可逆的渐冻症

但是
驰援的医疗队来了
他的秘密守不住了
因为他要和医疗队对接
需要用常人的速度走路
和楼梯的上上下下

频繁地往来
他不能像常人一样
这会显得慢待人家
于是
他公开了自己的病情
以求得对方原谅

他用超常的坚韧
在前线猛烈燃烧着生命
仿佛期盼着
他的生命
以最完美的状态结束

这完美里
包含着
他对驰援战友的歉疚
这完美里
也包含
他对生命意义的诠释

写到这儿的时候
电视里正在播放
北京医疗队的一员
在看女儿的录像

小姑娘的生日
以往爸爸都会陪在身边
但是今年
爸爸却在千里之外的武汉

小女孩
表达了对爸爸的思念
眼圈红
泪打转

爸爸也有深深的愧疚
但表情更多的是刚强坚毅
因为他在这里
只能是
一名冲锋的战士
只能深藏
怜惜儿女的情怀

还有给医院赔本送餐的
“小姐姐”老板
还有给医院送饮料的
附近市民

一个小伙子
把一包口罩放到派出所
便头也不回地离去
追出来的民警
望着远去的背影
不知所措
最后
向着见不到背影的远方
庄重地敬了个
长长的军礼

内罗毕飞往广州的航班
座位上没有乘客
是一箱箱防护用品
这是海外赤子的捐助

灾难面前
我们见到了
比平日里
更多感动

我们的眼泪
经常会流淌
我们的眼圈
经常会湿润

不是我们感情脆弱
是因为
危难时刻
我们对祖国
总会有赤诚的倾诉
我们的情感
也总会像
潮水般
涌动

武汉的战斗
异常惨烈
但是武汉人民
没有退却
集香木自焚
用炼狱般的磨难
和壮烈的牺牲
来换取
全人类的安康
重生一个新的
凤凰
武汉

有了这样的悲壮
上天也会慈悲
鬼神也要让路

武汉
湖北
中国
必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2-1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我们还要在掩体里等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2-10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就是掩体我们也是战士。家就是我们的岗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山丁树 发表于 2020-2-11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2-10 13:12
看来我们还要在掩体里等待。

也可以顺着交通沟,去超市弄点给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山丁树 发表于 2020-2-11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2-10 14:41
家就是掩体我们也是战士。家就是我们的岗位!

我们是在“宅灭”敌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20-2-24 23: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