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17|回复: 4

大杨树农场局与佟丽华回忆

[复制链接]
这是老知青佟丽华的回忆
~~岁月的潮汐容易淹没人的记忆,可1969年5月17日,是我人生记忆的制高点,不管多么汹涌澎湃的的潮汐永远不能将它淹没。

~~五十年前的那一天是我们终生难忘的日子。初中毕业半年了,每天都在为自己的去向而焦燥不安。当时上山下乡的政策是,出身红五类(革命干部,革命军人,工人,贫农,下中农)去向是地处边疆,边防的农场或农村。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的子女)暂不分配,而两者之间的子女则去相对边防较远的内地农场,我就属于这部分子女中的一员!
~~记得当时同学们都议论说,能去大杨树农场局管辖下的农场是最好的去向,虽然和海拉尔农场局都属于呼伦贝尔农垦总局管辖,可两地气候差异非常大,最高和最低温度较岭西(兴安岭)相差10度左右。再有一个就是听说那里的农场机械化程度高,也就是说上机务的几率要比起它的农场要高,机务就是驾驶拖拉机,能驾驶红色的拖拉机行驶在金色的麦田中,多么诱人哪,发榜的那天,我费挺大的劲,挤进看榜的同学中,发现了我的名字“佟丽华”大杨树农场局,宜里农场。当时觉得自己的命运太好了,真是幸运,如愿以偿。
~~记得出发那天,海拉尔火车站人山人海,我们乘坐的是从海拉尔直达大杨树的知青专列。站台被送行的亲人挤的水泄不通,没有欢笑,没有鲜花,几幅红布拉的横幅写着“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大标语,被挤到了站台的最后面。没有欢笑,没有也听不到歌声,只有眼泪和亲人的嘱托,只有杂乱的心情和无奈的服从。
~~汽笛一声长鸣,列车缓缓地起动了。顿时车上车下哭声一片。
~~“学生”这个名字在哭生中结束,同时一个新称呼“知青”在哭生中诞生。
~~车窗外的景色快速地向后退去,车轮碾压铁轨发出有节奏的金属撞击声,提醒我们应该思考如何对待今后的知青生活,沉重的现实很快让我们在结束了哭泣冷静了下来。
~~飞驰的火车要把我们拉到哪,我们要去何方,宜里农场那个让我们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什么样子。我们这些不
~~经过半天一夜的运行,第二天清晨我们的专列到达了半山大杨树车站。这个车站虽然不大,可挺有气势,从车站到站前广场要下许多步台阶,来到广场才看出车站是建在半山腰的,车站对面的山坡上,大片的白桦树刚刚发出嫩绿的叶子,覆盖着连绵的山峦。
~~很快去甘河,欧肯河农场来的汽车把分配到那些农场的同学们都接走了,只剩下我们去宜里农场的知青。听到有消息说,我们的农场的地是新建农场,没有能让汽车行驶的道路,说是让我等建场指挥部派来的爬犁来接我们。
~~在大杨树等待这两天,是我们这次路程最美好的两天,难得的异乡休闲,把我压在我们心头上的阴霾一扫而光。两天我们逛遍了这个不大的小镇,凡是营业的商店,小卖店都去了,把从家里带来的钱消费在这个小镇一部分。发源于兴安岭東坡的甘河,在镇子的西面缓缓地流过,河套里生长着,山榆,红毛柳,山丁子树和一些不知名的灌木。原生态的自然美景对我们来说都非常新奇,我们第一次这样放松地在这里北大荒欣赏了北国的春天。
~~爬犁终于来接我们了!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爬犁,快有两个解放牌那么大。爬犁的两条滑轨是用两根桦木做的,上面满铺厚后的木板,还垫了些干黄的芦苇,四周也没有象汽车车箱的围板。我们连人带行李都上了爬犁,座在中间的男生座在高高的行李垛上,象是坐在小山上,载了这么多人的大爬犁只能是用链轨拖拉机来牵引。
~~宜里农场在大杨树西南方向大约五十公里,这里属于大兴安岭和嫩江平原的过渡地带,我们经过的地方有河流,有湿地,还有大片的次生林地。一路风景宜人,山坡林地的白桦树柔软的枝条随着春风摇摆,象是在招手欢迎我们。
~~印象最深的是过沼泽地,写是去宜里的第一个下马威,后来知道,这沼泽地叫大酱缸,是进出农场的唯一通道。
~~拖拉机的轰鸣声缓了下来,车停了之后,带队的师傅让我们下车活动活动,沼泽地里生长着大片的塔头,学名称这种地表叫(岛状冻土带),两条履带的痕迹从水中延伸到岸上,这是接我们的拖拉机机来时留下的。沼泽的水面平静,象镜子一样反射着蓝天白云,天上的雁群一会一队,一会一队天北飞去,远处不时有叫不上名字的水禽从塔头上飞起,飞向天空。一点也看不出水下暗藏着险恶,带队的师傅告诉我们,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离开爬犁,拖拉机小心亦亦地驶入了沼泽地,爬犁的下半部完全陷入了水中,拖拉机的链轨象搅拌机一样把水搅浑,铁锈红色的汚水冒着泡泛了上来,离爬犁不远还漂着一具不知是啥动物的尸体,肚子涨鼓得老大,拖拉机吃力地向前爬行,汚水淹没了链轨,就要和驾驶室地面一平了,我们心跳加快紧张不已,后来听老职工讲,在这里行驶,千万不要偏离方向,不然整车都会沉陷下去一直到永冻层,后来发生的一次事件证实了这种地方的危险。~~后来,有个叫袁秀琴的女知青被复蛇咬伤,为了救人,场部派拖拉机送她去大杨树煤矿医院。场部机务连的五台链轨拖拉机陷进去四台,最后只有一台冲了过去,将人送到煤矿医院,才捡了条命。
~~大概半个小时我们终于驶出了沼泽地,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地。
~~出了沼泽地不远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横在前面,这是我们经历的第二个下马威。这条河叫奎勒河,由于是枯水期水位较低,河床距水面还有一米多高,拖拉机是下去了,爬犁的前面悬空了,当拖拉机继续前行,爬犁重心移到前面,在重力作用下,爬犁前部一下扎进水中,尾部向上,一下倒立了起来,上面的人和行李一下都掉在河里,虽然河水不深,可同学们全身湿透,满头,满嘴灌满了泥沙,实实在在地来了个透心凉,虽然不是冬天,可北大荒的五月早晚都要穿棉袄的,还是很冷的,我们的衣服,行李都湿透了,也没有换的,冻得哆哆嗦嗦又爬上爬犁继续前行。经过近一天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宜里农场!我们盼望能有一个暖暖的屋子,没有暖气,有火炉,火炕就行,可是当场部的人告诉我们,那里就是你们的宿舍,我们当时都傻眼了,宿舍是用油毡纸搭建的简易房,门窗挂着芦苇帘子,住的大通铺是用支愣八翘的桦木杆铺成的,上面也铺着芦苇,高低不平,和男生的住处也只隔了一道苇席。这些还是次要的,当我们提出去厠所方便时,带队的领导告诉我们,看到山坡边上的那棵挺粗的榆树了吗,左边的林子是男生的,右边是女生的方便之地!
同时还提醒我们,注意有蛇。没厠所也就罢了,可蛇多可怕呀!男生还好些,女生都是蹲着方便啊。于是女生去厠所要三防,一是防蛇防虫虫,二是防单独如厠,三是防离男生太近。后来真就有个女生被复蛇咬伤,由于离城镇太远,险些截肢丟了性命。听说这个女同学没有回城,在宜里扎根落地五十年了。这是后话。
~~后来知道宜里农场是新建场,我们是第一建场的知青,来了就是老职工了。
~~眼前最要紧的是行李都是湿的咋睡觉啊!所以我们到了农场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晾行李。
~~到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分到宜里农场,哪里是什么兴运。别的农场都有老一代垦荒者打下了基础,各种条件都比我们好多了,虽然我们这里条件差,吃的苦要比其它同学多,在这里我们可骄傲地说,我们就是第一代垦荒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20-1-3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我们可骄傲地说,我们就是第一代垦荒人!
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1-4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雁 发表于 2020-1-3 20:32
在这里我们可骄傲地说,我们就是第一代垦荒人!
点赞!

她是农场的创业者,农场建场她就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1-4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河水不深,可同学们全身湿透,满头,满嘴灌满了泥沙,实实在在地来了个透心凉,虽然不是冬天,可北大荒的五月早晚都要穿棉袄的,还是很冷的,我们的衣服,行李都湿透了,也没有换的,冻得哆哆嗦嗦又爬上爬犁继续前行。很不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20-1-4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0-1-4 10:03
虽然河水不深,可同学们全身湿透,满头,满嘴灌满了泥沙,实实在在地来了个透心凉,虽然不是冬天,可北大荒 ...

他们是开拓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20-1-19 06: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