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80|回复: 3

回忆起当年感觉到了一点点悔意

[复制链接]

  
这是我在木材厂五车间的事,当时我已经离开了机修组了,我在车间打更了,一天下班了,我还在车间来回走走,没事就这样走的了机械车间门口,实际上我们机械组正常应该是有人吧,原来是李洪洲,每当是他的班我都在机修组呆着,可是那天是由登仙的班,我就没有在车间呆着,大约是晚上九点半左右,我来看看要睡觉吧!实际上我一般就是车间都下班了就去睡觉了,当我走到机修组闻到了一点布燃烧的味道,我一看就把机修组的门给撬开了,实际上我知道机修组的门用铁丝一钩就可以打开的,我进去一看焊接室都是烟,我就习惯的拿来了一个灭火器,打开了销子,走的跟前看看一个破工作服在地上着了,实际上火也不大,我一时着急就把灭火器打开了,对着那个破衣服喷了一下,我以为喷了一下就可以停止了,可是我没有想到的事,这个灭火器一喷就不停。所以一个灭火器都喷了下去,那是干粉灭火器,喷了一下满天飞,这一下可坏了,整个机修组d到处都是干粉了。

第二天,机修组长张永军来了,他看到机修组这么多粉尘炸了。晚上特意等我上班,说我不知道吗?浇点水就没事,你咋用干粉干啥。
现在想想有点后悔了,当时机械组就有水,用水浇一下就可以灭灭的。干粉灭火器一喷到处都是,那个埋汰呀。张永军后来跟我说打扫了一天,特别是所以的工作服都是干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9-9-17 10: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